奇书小说网 猎妖高校 第二百四十章 强势的主猎手

猎妖高校 第二百四十章 强势的主猎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生活中,大部分事情都讲究一个节奏。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个意思。

    在前几首舞曲上,郑清没能与伊莲娜出现突破性的进展,后面的舞会在他看来就变得乏善可陈了——无非是插科打诨、就着不同舞曲蹦蹦哒哒。

    即便郑清挖空心思想要做点什么,奈何今晚的气氛渐渐变的有些诡异,所以他终究放弃了种种臆想中的打算。

    时间就这样在年轻巫师们的脚步声中,不紧不慢的流逝了。

    舞会后半程的时候,张季信带着宥罪猎队的其他几位猎手,在会场边缘找到了年轻的公费生。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宥罪的主猎手挥舞着胳膊,嚷嚷道:“我们找了你老大会儿,连伊莲娜都不知道你在哪里……你不是跟她跳舞吗?”

    “很明显,他被自己的舞伴抛弃了。”辛胖子嘿嘿笑着。

    “胡说八道!”郑清睁大眼睛,辩解道:“伊莲刚刚跳舞的时候崴了脚,要休息一下…我只是出来溜达一圈,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点心给她带回去。”

    “了解,了解。”胖子连连点头,一副懂你的样子。

    郑清沮丧的低下头,没有继续搭腔,而是恶狠狠的揉着一朵喇叭花的花瓣。

    这朵喇叭花随着藤条缠绕在一根粗大的石柱上,正在根据学生会的要求播放小夜曲。

    但是在年轻巫师的蹂躏下,可怜的喇叭花声音都变的稀碎了——如果它像河童一样有一口尖牙,恐怕早就不管不顾的咬将上去了。

    郑清并不懂花言藤语。

    他仍旧为今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行百里者半九十,有的事情就差临门一脚,但没办成就是没办成。他知道无论现在说什么,胖子总能找到合适的字眼嘲笑他,索性闭上嘴,不浪费那份力气。

    每当这个时候,年轻的公费生总是无比怀念自己丢在宿舍里的某张契约——如果有那张契约在手,某只胖子肯定不会这样放肆的。

    但他的这份怀念并没有持续很久。

    张季信打断了他的遐思。

    “你们今晚还有巡逻任务吗?”宥罪的主猎手急吼吼的问着,枣红色的脸膛在灯火虫的光辉下显露出几分紫意。

    他说的是郑清因为开学初打架而领到的那份惩罚性任务——每周六晚上十二点之后在临钟湖夜巡,持续一个学期,学期末根据校工委的评价再做进一步安排。

    而今天恰好是周六。

    “你忘了吗?因为明天有比赛,老姚前几天帮忙协调了一下,校工委把我的巡逻任务安排到了昨天晚上……你早上不是还念叨我没有参加昨天的训练,落下了好几种战阵吗?”郑清翻了个白眼,对于自家主猎手的记忆力深表堪忧。

    连带着,他对于宥罪猎队的前景又少了几分信心。

    “是吗?哦,哦,对。”张大长老愣了一下,继而飞快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继而他精神一振,脸上露出几分喜色。

    与之相反,站在旁边的其他几位猎手都显出几分无可奈何的神色。

    “你应该说自己今晚要巡逻的。”林果在旁边嘟囔着:“我刚刚跟他说今天还要继续巡逻……现在好了,自由活动的时间又完蛋了。”

    “没有一丁点默契。”胖子幸灾乐祸的瞪了郑清一眼。

    年轻的公费生无辜的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懵逼。

    “既然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张季信拍着手,将诸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正好,今晚大家都在,明天就是新生赛了,我们今天抽时间再走一遍战阵……哦,还有你那头米诺陶,也拉出来让大家见见面,不要上了猎场后没看到对手先把自己人吓了一跳。”

    说着,他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公费生:“没问题吧?”

    郑清摸了摸怀里的梅林勋章,环顾左右,脸上露出几分恍然的表情。

    难怪大家都不太高兴的模样。

    任谁在跟姑娘们跳舞的时候被拖去做那些枯燥的训练,都不会高兴的。

    一边想着,他的目光扫过其他几位猎手。

    萧笑臭着脸,站在人群最外层,郑清注意到博士原本的西瓜头今晚刻了缝,似乎还打了发蜡,做了一个干干净净的三七分头——虽然个头没什么变动,但这幅打扮让他顿时成熟了许多。这个风格很能说明问题。

    郑清立刻知道,今晚被张季信从女伴手中借走的人不止自己一个。

    蓝雀倒是一如既往,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甚至都没换礼袍,仍旧披着那件天蓝色的星空学院院袍。但即便如此,也并没有降低他对女生们的吸引力——就像现在,仅仅在舞会边缘站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有四五个女生笑嘻嘻的走过来邀请他跳舞。

    丑人的世界总有各种各样的阻碍,英俊的脸蛋在哪里都畅通无阻。

    年轻的公费生对此表示无法克说。

    至于林果,虽然年纪小,但却有一颗躁动的心。那些女巫来邀请蓝雀的时候,他倒是跃跃欲试,然而蓝雀一个手掌按在小男巫的脑袋上,即便他再躁动不安,也无济于事。

    所有人中,似乎也就只有辛胖子看上去有些没心没肺,兴高采烈的模样——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胖子看到其他人被张季信从女伴身边拖走,有些幸灾乐祸罢了。

    毕竟他是宥罪猎队唯一没有找到女伴的男巫。

    “迪伦呢?”郑清左右找了几圈,甚至还抬头在树杈上寻觅了半晌,终于确认道:“猎队是不是还少一个人?”

    “他有事,不能来。”张季信迟疑了一下,最终摇摇头:“明天的新生赛估计他也不能参加了……好在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寻猎手。”

    说着,他满意的看了蓝雀一眼。

    蓝雀垂着眼皮,抱着剑,倚靠在一根栏柱上,似乎快要睡着了。

    “什么事,竟然能让你放弃自己的寻猎手!”郑清立刻露出几分感兴趣的模样。

    “这个月的十五与下元节是同一天。”萧笑阴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对于普通的月下生物来说,这种日子就像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兴奋剂一样令人着迷。但是对于混血种来说,这样的日子并不那么容易……因为他们的自控能力相对较弱,很容易出现某些狂躁症状。”

    “总之,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如果你打算买点上好的牛胸肉去校医院看他,那是明天之后的事情了。”张季信不耐烦的打断博士的解释,看向郑清,提醒道:“那么,今晚的训练……”

    “但是我之前跟伊莲说……”郑清绞尽脑汁,试图用比较委婉的口吻拒绝张季信的提议。

    但他没注意到,宥罪猎队其他几人脸上都不约而同露出一丝怜悯之情。

    “伊莲娜那边我已经帮你请假了。”红脸男巫不耐烦的挥挥手,仿佛在赶走一只扰人的苍蝇:“很高兴,她同意借给我们你今天晚上剩余的时间……”

    郑清顿时张口结舌,作声不得。

    “没见过你们这样的,”许久,年轻的公费生终于缓过神,小声抱怨道:“随随便便把第三方的时间给借走了……”

    “怎么,你有意见?”宥罪的主猎手怪眼一翻,虎着脸问道。

    郑清深深叹口气,缓缓的摇了摇脑袋。

    “这就对了!”张季信满意的点点头,强调道:“你是宥罪的队长,平日在训练上一定要以身作则,尤其像今天这种时候,最能考验一个队长是否合格……总的来说,你做的中规中矩。”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