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猎妖高校 第七十二章 情人节

猎妖高校 第七十二章 情人节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鉴于苏大美女的警告,寒假剩余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郑清基本都老老实实维持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早上在青丘会馆做早课,然后通过步行街的门廊系统直接进学校、去图书馆写作业。下午从图书馆出来后,再直接回青丘会馆。与伙伴们的联系,也多是在图书馆里窃窃私语或者用纸鹤解决,没有再参加任何一场新的狩猎活动。

    当然,在这期间,波塞冬都被他随身带在身边。

    寒假这段时间,波塞冬一直住在青丘会馆,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公馆里的嬷嬷女仆们都很宠它,各种零食美味可着劲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让它足足重了五斤。以至于郑清放假回来见到它的第一眼,险些将它当成一头小白猪。

    猪自然不可能一直让它当猪的,身为巫师界第一大美女家的小狐狸,波塞冬的毛长的分了叉都是一种罪孽,更何况胖成猪!

    就算是一头可爱的、漂亮的小猪也不行!

    所以,寒假归来的这段时间,郑清除了写作业之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小狐狸锻炼身体。即便是帮辛胖子在北区做调查,以及为基尼小屋的科尔玛学姐炼制魔法阵的时候,他都没有放下这件事。

    有了苏施君的监督以及郑清的督促,波塞冬的后半段寒假过的相当辛苦。

    只不过这份辛苦并没有白费。

    到了寒假倒数第二天,郑清从青丘公馆搬回九有学府后苑学生宿舍的时候,小狐狸已经基本恢复了放假前的体型。这不由让人感叹基因的强大力量,有苏施君的基因,控制体型似乎完全没有那么困难。

    寒假的倒数第二天,是一个周六,也是二月十四号。

    这是一年中第一大学的年轻男女巫师们最喜欢的日子之一。因为这一天,有另外一个名字——情人节。

    虽然距离开学还有两天时间,但学校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注册报到了。毕竟假期每个星期都会有,而情人节却不是。

    这些年轻的巫师们需要抓住每一个讨好心上人的机会,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多一点色彩,为他们年轻的生命多沉淀一份宝贵的回忆。

    与白丁们相比,巫师们的情人节花样显得更多一点。

    毕竟大家都是巫师,都会魔法。

    比如男巫们可以从帽子里、袍子下面、甚至书包、口袋里随时抽出一捧新鲜的玫瑰花,送给女巫。每朵花都足够新鲜,而且还会带着露水——个别豪气的巫师还会在花蕊里藏一只歌咏小精灵,捧出花的时候,小精灵也会适时唱起动听的小曲儿。

    再比如,学生会以及社联的相关社团,在这一天会雇佣很多水宁芙或者花精子,在校园里四处流窜,看见成双成对的男女巫师,就会冲过去给他们撒一堆花瓣,增添气氛。这是笼络年轻巫师们的好机会,每一个学生组织都不会错过。

    还有食堂里敞开供应的美味蛋糕、水果沙拉,以及傍晚时分的情人晚会等等,都是不容错过的好环节。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一天,不论男女巫师,都需要格外警惕异性递给他们的食物、饮料、乃至于任何一种带着奇怪味道的东西——比如香包或者手帕。

    因为这些东西里很有可能会混有迷情剂,或者恒定了类似的魔法效果。

    在绝大部分巫师看来,这一天是充满幻想、充满魅力的一天,倘若某位巫师希望借助魔药或者魔法的效果达成自己小小的心愿,而他她们的手段又没有被对方察觉,那么这就算是一段浪漫的邂逅。

    如果在平日,随随便便给其他巫师下药,是不合法的。

    当然,对于郑清来说,他绝对没有这方面的危险。

    因为二月十四号一整天,年轻的公费生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宿舍里,没有出门。自然也不会有被人下药的风险。

    辛胖子倒是满心希望有哪位女巫给他下药,但根据萧大博士的推测,这种可能性非常低,非常低。

    “那些年轻的小女生只是对爱情有点盲目,又不是真的瞎了!”博士在评论胖子的愿望时,用词非常尖刻:“她们怎么会分辨不出一头野猪与你之间的区别呢?”

    倘若在平日,听到萧笑这样的评论,郑清总会不吝大笑几声,作为声援,与博士一起挤兑挤兑辛胖子。

    但是今天,郑清并没有发笑。

    事实上,他的心思完全没有在宿舍里,自然也就没有听到旁边那段‘有趣’的对话。

    此刻,郑清正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双手高举,手心里有一个悠闲的小精灵,正扑闪着翅膀,顺着他的指缝爬来爬去,玩儿的不亦乐乎。

    年轻的公费生正仔细打量着她们的每一个动作,以及她们脸上每一点细微的表情。

    他完全看不出来她们身上有什么‘打破规则的力量’或沾染了什么‘打破规则的力量’。就像他照镜子的时候,从自己身上也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但苏施君在青丘公馆里的那番话,那句未竟之言,却像一根钉子似的,死死扎在他的心底最深处。

    这段时间,每当静下心,他总会不由自主咀嚼那番话,想要从中找出一点线索,或者找出她那番话里的某处谬误。

    但令他感到悲哀的是,女巫的那番话,似乎是唯一可能的解释。

    萧笑与辛胖子担忧的对视了一眼。

    作为同伴,年轻公费生的异常他们很容易就察觉到了。但郑清不开口,他们也不好直接询问。

    停了片刻,在萧笑目光的鼓励下,辛胖子决定直接开口询问。

    “你跟伊莲娜分手了?”胖子的问题总是这么直接。

    萧笑立刻把头撇过去,假装不认识胖子,只不过他的耳朵却高高竖起,捕捉着郑清床铺上传来的每一个字眼儿。

    郑清虽然躺在床上心不在焉,但不代表他没有长耳朵。

    伊莲娜三个字很轻易的就攫取了他的注意力。

    然后他思考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胖子的问题。

    “你是皮痒了?”年轻公费生语气有些不善:“今天问这种问题,你是打算去校医院住几天吗?”

    辛胖子耷拉着眼皮,咕哝道:“但我看你既没有跟伊莲娜出去约会的打算,也没有给她送礼物的打算……你给她送节日礼物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