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来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剑来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袭青衫走过了兰房国,一路北游。

    兰房国盛产名贵兰花,一国如狂不惜金,家底厚薄,几乎只看此事,也觉得匪夷所思,只是当他听说北俱芦洲的四位十境武夫,其中一人就在大篆王朝之后,便有些明白了。

    北俱芦洲如今拥有四位止境武夫,最年老一位,本是德高望重的山下强者,与数位山上剑仙都是至交好友,不知为何在数年前走火入魔,被数位上五境修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合力拘押起来,毕竟不能放开手脚厮杀,免得不小心伤了老武夫的性命,那老武夫因此还重伤了一位玉璞境道门神仙,暂时被关在纷纭,有说已死,死于与一位宿敌大剑仙的生死搏杀中,只是大篆王朝遮掩得好,也有说去往了茶花洞此人与狮子峰有些关系,名字应该是个化名,李二。

    大篆王朝还有一位八境武夫,相对容易见到,是位女子大宗师,是一位剑客,如今担任大篆周氏皇帝的贴身扈从,但是此人前程不被看好,跻身远游境就已是强弩之末,此生注定无望山巅境。

    简而言之,在这里,江湖武夫嗓门最大,拳头最硬。

    陈平安如今对于落魄山之外的金身境武夫,实在是有些琢磨不透了。

    当初想要向宋老前辈问剑的青竹剑仙苏琅,是第一个。

    苍筠湖龙宫向自己偷袭出拳的,是第二个。

    渡船之上铁艟府小公子魏白身边的廖姓扈从,第三个。

    陈平安其实挺想找一位远游境武夫切磋一下,可惜渡船上高承分身,应该就是八境武夫,但是那位气势极其不俗的老剑客,自己拿剑抹了脖子。头颅坠地之前,那句“三位披麻宗玉璞境,不配有此斩获”,其实也算英雄气概。

    先前在金扉国一处湖面上,陈平安当时租借了一艘小舟在夜中垂钓,远远旁观了一场血腥味十足的厮杀。

    似乎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围剿,先是一艘停泊在湖心的楼船上发生了内讧,数十人分成两派,兵器各异,其中十余位大概能算金扉国顶尖高手的江湖人,约莫是些五六境武夫,双方打得胳膊头颅乱飞,随后出现了七八艘金扉国军方的楼船战舰,高悬明灯,湖上光亮如昼,将最早那艘楼船重重围困,先是十数轮劲弩强弓的密集攒射,等到厮杀双方武夫撂下十数条尸体,余下众人纷纷躲入船舱躲避后,军方楼船以拍杆重击那艘楼船,期间有身负伤势的江湖高手试图冲出重围,不愿束手待毙,只是刚刚掠出楼船,要么被弓弩箭雨逼退,要么被一位身穿蟒服的老宦官当场击杀,要么被一位年纪不大的女子剑客以剑气拦腰斩断,还有一位身披甘露甲的魁梧大将,站在楼船底层,手持一杆铁枪,起先没有出手。

    一些个佯装负伤坠湖,然后尝试闭气潜水远遁的江湖高手,也难逃一劫,水底应该是早有精怪伺机而动,几位江湖高手都被逼出水面,然后被那魁梧武将取来一张强弓,一一射杀,无一例外,都被射穿头颅。

    在金扉国军方战船靠近后,陈平安就已驾驭一叶扁舟悄然远去。

    最后一幕,让陈平安记忆深刻。

    那女子剑客站在船头之上,不断出剑,无论是漂浮水上尸体,还是负伤坠湖之人,都被她一剑戳去,补上一缕凌厉剑气。

    估计最后湖心楼船就没能活下几个。

    能活下来的,极有可能都是朝廷的内应。

    陈平安最后看到有三人走上了那艘战船顶层,向那位身披甘露甲的魁梧武将抱拳行礼。

    陈平安闭上眼睛,继续小炼斩龙台。

    修行一事,真正涉足之后,就会发现最不值钱又最值钱的,都是光阴岁月。

    至于那桩江湖事,陈平安从头到尾就没有出手的念头。

    这法,据说这位皇帝老爷坐到龙椅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横刀在膝,然后命人将那管着皇室九族名册、玉牒的几位勋戚喊到大殿上,按照谱牒上边的记载,一页页翻开,从已经自缢身亡的先帝皇后之外,喊出一个名字,大殿之外就要掉一颗脑袋,将前朝余孽杀了个干净,大殿之外,一夜之间血流成河,但是最后仍然有一条漏网之鱼,是前朝先帝的幼子,被宫女带着逃离了皇宫,然后在忠心耿耿的臣子安排护送下,又侥幸离开了京城,从此流亡江湖,杳无音信,至今没能寻见,所以这么多年,江湖上经常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灭门惨案,而且多是大门大派,哪怕有些明明是死于仇杀,可各地官府都不太敢追究,就怕一不小心就越过了雷池,触及京城那位的逆鳞。官府束手束脚,金扉国本就崇武,各地武将更是喜欢打着剿匪杀寇的幌子,用一拨拨江湖人的脑袋演武练兵,正儿八经有家有业的江湖人士,自然苦不堪言。

    江湖总这么乱下去也不是个事,所以金扉国的江湖名宿、武林宗师十数人,还有原本势同水火的魔道枭雄七八位,都难得暂时一起放下成见,打算私底下碰头,举办一场宴会,当然不是要造反,而是想着与其让皇帝老爷睡不安稳,害得朝野上下风声鹤唳,不如大伙儿略尽绵薄之力,帮着皇帝陛下挖地三尺,将整座本就浑浊的江湖掀个底朝要去树上挑一处树荫浓郁的地儿,更隐蔽些,不然就不许他毛手毛脚了。

    男子笑着答应下来,年轻女子便抓住情郎肩膀,想要一跃而上。

    身上有一张驮碑符的陈平安环顾四周,屈指一弹,树下草丛一颗石子轻轻碎裂。

    男女吓了一跳,赶忙转头望去。

    陈平安站起身,一掠而走。

    行行行,地盘让给你们。

    陈平安去往此山更高处,继续小炼斩龙台。

    不过那对男女被惊吓之后,温存片刻,就很快就赶回索桥那边,因为峥嵘门上上下下,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雪白一片。

    然后涌到大门那边,似乎是想要迎接贵客。

    陈平安举目远眺,山野小径上,出现了一条纤细火龙,缓缓游曳前行,与柳质清画在案几上的符箓火龙,瞧在眼中,没什么两样。

    应该是有大队人马,在今夜登山拜访峥嵘山。

    其实陈平安在昨夜就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数位类似斥候的江湖武夫,鬼鬼祟祟,躲躲藏藏,似乎是在查探地形。

    陈平安想了想,站起身,绕远路去了山崖畔,尽量远离山门那边的灯火,后退几步,一掠而去,一手抓住峥嵘山所在孤峰的峭壁之上,然后横移攀援而去,最后悄无声息躲在索桥底下附近,一手五指钉入石壁,身形随风轻轻晃荡,一手摘下养剑葫饮酒。

    索桥一头,峥嵘门门主林殊脸色微白,湖上一战,受伤不轻,至今尚未痊愈,但是赌大赢大,一桩泼,正是此刀,彻底砍断了前朝龙脉国祚。

    索桥一端,大将军杜荧依旧披挂那件雪白兵家甲胄,以刀拄地,没有走上桥道。

    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剑客,背负长剑“避月”,这把剑,是她师父的心爱之物,陪伴着师父渡过了炼体、炼气六境的漫长岁月,直到跻身炼神境后,师父才将它赠予关门弟子的郑水珠,之前四位师兄师姐,都无此荣幸。赠剑之时,郑水珠才刚刚六岁,双手扶剑,剑比人高,不苟言笑的师父见到那一幕后,开怀大笑,但是早慧的郑水珠在当时,就发现四位同门师兄姐的眼神,各有不同。

    郑水珠此刻环顾四周,山风阵阵,对面建造在孤峰上的小镇,灯火辉煌,夜幕中,它就像一盏飘浮在空中的大灯笼。

    至于那位御马监蟒服老宦官则轻轻搓手,虽然白发苍苍,但是肌肤白皙细腻,容光焕发,毕竟是一位金身境武夫,被誉为金扉国京城的夜游神。

    论境界论厮杀,老宦官其实都要比郑水珠要强出一大截,只不过这一路远游,南下北归,老宦官始终对这个年轻女子毕恭毕敬,五境的体魄、修为,却可以使出相当于六境的剑气、杀力,这就是高门传承的好处,是行走江湖的护身符,而她师父的名字,更是一张保命符,以及在大篆诸多藩属、邻国肆意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郑水珠杀人,只要不是别国的将相公卿,便无人计较。只不过郑水珠是头一次离开大篆京城,加上有秘密任务在身,所以远远不如她四位师兄姐那么名动四方。

    三位贵客停步,林殊便只好留在原地。

    杜荧突然说道:“我负责搜寻前朝余孽已经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江湖门派百余个,年纪相当的,都亲自过目了一遍,加上官场的,邻国江湖的,甚至还有不少山上仙家势力的,从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年复一年,一直找到如今弱冠之龄的男子,我一个沙场武夫,还顶着个镇国大将军的头衔,竟然沦落到在江湖走了这么远的路,有家不可回,很是辛苦啊。就算是亲爹找那失散子女,都没我这么辛苦的,你说呢,林门主?”

    林殊抱拳道:“大将军劳苦功高!此次大将军更是运筹帷幄,彻底铲平了江湖势力,相信大将军这次返回京城……”

    杜荧挥挥手,打断林殊的言语,“只是此次与林门主联手做事,才猛然发现,自己灯下黑了,林门主这座峥嵘山上,我竟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亲自搜寻。”

    林殊瞬间就满头汗水。

    杜荧笑道:“当然了,安插在林门主身边的朝廷谍子,早年是有过一场仔细勘验的,两个相互间没有联系的精锐谍子,都说没有。”

    林殊如释重负,高高抬臂,向京城方向抱拳,沉声道:“大将军,我林殊和峥嵘山对皇帝陛下,忠心耿耿,苍是半座江湖,就是一座峥嵘门都管不好,我收拢麾下有何用?”

    杜荧以刀尖指向桥对面大门口,缓缓道:“还有一个,是个一直与朝廷谍子相依为命的年轻人,那谍子之前是你们小镇的学塾先生,年轻人还算个读书种子,他与你独女互有情愫,偏偏你觉得他没有习武不得十几二十年后,就是金扉国某地的封疆大吏了。”

    林殊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这个忘恩负义的狼崽子,当年他爹娘早逝,更是那卑贱至极的挑粪人家,如果不是峥嵘门每月给他一笔抚恤钱,吃屎去吧!”

    那个御马监老宦官双指捻起一缕鬓角下垂的白发,尖声尖气道:“这些都是小事儿,根脚另外一位谍子的密报,你们峥嵘门还有高人坐镇,很多年了,只是藏头藏尾,隐匿得很好,至今还没有露出马脚,有些棘手。”

    林殊愕然。

    郑水珠皱眉道:“杜将军,咱们就在这儿耗着?那个前朝余孽在不在山头上,取刀一试便知。若是真有金鳞宫练气士躲在这边,多半就是那皇子的护道人,一箭双雕,斩杀余孽,顺便揪出金鳞宫修士。”

    队伍当中,有一位木讷汉子手捧长匣。

    杜荧笑道:“万一那金鳞宫神仙境界极高,我们这百来号披甲士卒,可经不起对方几手仙法。就算敌不过我们三人联手,一旦对方带人御风,我们三个就只能瞪眼目送人家远去了,总不能跳崖不是?”

    郑水珠转头看了眼那捧匣汉子,嗤笑道:“咱们那位护国真人的大弟子都来了,还怕一位躲在峥嵘山十数年的练气士?”

    大篆王朝,同样是负责护驾的扶龙之臣,郑水珠她这一脉的纯粹武夫,与护国真人梁虹饮为首一脉的修道之人,双方关系一直很糟糕,两看相厌,暗中多有争执冲突。大篆王朝又地大物博,除了北方边疆深山中的那座金鳞宫辖境,大篆的江湖和山上,皇帝任由双方各凭本事,予取予夺,自然会不对付,郑水珠一位原本资质极佳的师兄,曾经就被三位隐藏身份的观海、龙门境练气士围攻,被打断了双腿,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沦为半个废人。后来护国真人梁虹饮的一位嫡传弟子,也莫名其妙在历练途中消失,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

    脸上覆有面皮的汉子神色冷漠,瞥了眼郑水珠的背影,这个小娘们,一向眼高于顶,在京城就不太安分守己,仗着那个老婆娘的宠溺,前些年又与一位大篆皇子勾勾搭搭,真当自己是钦定的下任皇后娘娘了?

    杜荧问道:“林门主,怎么讲?”

    林殊脸庞扭曲,“年龄符合的山上年轻男子,杀!但是我有两个要求,那个欺师灭祖的弟子,必须死,还有那个恩将仇报的贱种,更该死!我峥嵘门处置叛徒的挑筋手法,不敢说金扉国独一份,但是教人生不如死,还真不难。”

    杜荧摇头道:“前者是个废物,杀了无妨,后者却野心勃勃,才智不俗,他这些年寄往朝廷的密信,除了江湖谋划,还有不少朝政建言,我都一封封仔细翻阅过,极有见底,不出意外,皇帝陛下都看过了他的那些密折,书生不出门,知晓的就是这种人吧。”

    林殊强忍怒气,脸色阴沉道:“大将军,此人今年……约莫二十四五,也算接近二十岁了!”

    杜荧哑然失笑,沉默片刻,还是摇头道:“今夜登门,本就是以防万一,帮着林门主清理门户,扫干净登顶江湖之路,我可不是什么滥杀的人。”

    御马监老宦官笑眯眯道:“见机行事,又不着急,今夜有的热闹看了。”

    杜荧看了眼索桥,“我这会儿就怕真有金鳞宫修士伺机而动,等我们走到一半,桥断了,怎么办?”

    老宦官点点头,“是个大麻烦。”

    那捧匣的木讷汉子淡然道:“杜将军放心,只要对方有胆子出手,桥绝不会断,那人却必死无疑。”

    杜荧笑道:“仙师确定?”

    那汉子点头道:“我们国师府不会糊弄杜将军。”

    一位从一品的镇国大将军,又是金扉国皇帝义子,死了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毕竟金扉国新君上位,本就是大篆王朝国师府的谋划。而一位手握重兵的叛乱武将,跟一位名正言顺穿上龙袍的藩属国君,双方身份,截然不同,前者,大篆国师府可以随意借刀杀人,想杀几个就几个,后者却是一个都不能碰。

    杜荧收刀入鞘,大手一挥,“过桥!”

    就在此时,峥嵘峰之巅的小镇当中,有老者抓住一位年轻人的肩膀,御风飞掠而走,老者身上有光彩流转,如金色鱼鳞莹莹生辉,在夜幕中极为瞩目。

    杜荧仰头望去,道:“果然是阴魂不散的金鳞宫修士,看来是坐不住了。”

    杜荧身后那位捧匣汉子已经一掠而去,化作一抹虹光,是一位大篆王朝以厮杀著称的国师府金丹修士,更是护国真人的首徒。

    对方金鳞宫修士应该是一位龙门境修士,又带人一起远遁,而持刀汉子本就高出一境,手中宝刀更是一件承受万民香火的国之重器,一刀遥遥劈去,那金鳞宫修士迅速掐诀,身上金光熠熠的法袍自行脱落,悬停原处,蓦然变大,好似一张金色渔网,阻滞刀光,老者则继续带着年轻人远离那座峥嵘峰。

    大篆国师府金丹修士那一刀,直接将那件法袍一斩劈开,御风身形骤然加速,刹那之间就来到了那金鳞宫老修士背后,近身又是一刀,老修士想要竭力将手中那位年轻人抛出,后者身上多出数张金鳞宫浮游符箓,能够让一位凡俗夫子暂时如同练气士御风,只不过老修士也清楚,这只是垂死挣扎罢了,谁能想到金扉国不但找到了峥嵘山,甚至还来了一位大篆国师府金丹修士。

    手腕微微拧动,那柄原本供奉在武庙多年的镇国宝刀微微变换轨迹,一刀过去,将那老修士和年轻人的头颅一起劈砍而下。

    老修士在临死之前,炸开自己所有气府灵气,想要拉着一位金丹修士陪葬。

    那持刀汉子后掠出去,悬在空中,刚刚尸首分离的金鳞宫老东西与那年轻人一起化作齑粉,方圆十数丈之内气机絮乱,然后形成一股气势汹汹的剧烈罡风,以至于身后远处的崖间索桥都开始剧烈晃荡起来,桥上有数位披甲锐士直接摔下,然后被杜荧和郑水珠使出千斤坠,这才稍稍稳住索桥。

    木讷汉子低头凝视那把宝刀的锋刃,点了点头,又微微皱眉,御风返回索桥,轻轻飘落。

    杜荧压低嗓音问道:“如何?真是那余孽?”

    汉子点头道:“血迹不假,但是龙气不足,有些美中不足,一定程度上会折损此刀的压胜功效。不过这也正常,国祚一断,任你是前朝皇帝君主,身上所负龙气也会一年年流逝。”

    杜荧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死死攥住一条铁索,意气风发道:“老子总算可以挺直腰杆,返回京城当个名副其实的镇国大将军了!”

    那汉子小心翼翼将宝刀收入长条木匣,难得脸上有些笑意,道:“杜将军不光是在你们皇帝那边,大功一件。”

    汉子直接将木匣抛给郑水珠,收敛了笑意,“在咱们郑女侠这边,也是有一份不小香火情的。”

    郑水珠脸色狐疑,皱眉道:“冯异,你不直接带回国师府?”

    显而易见,她是担心这位金丹修士自己拿着宝刀,去大篆皇帝那边邀功。

    那汉子都懒得与这个娘们废话。

    那条极其难缠的黑蛟试图水淹大篆京城,将整座京城变成自己的水底龙宫,而自己师父又只是一位精通水法的元婴修士,怎么跟一条先到底还是需要这小娘们的师父,凭借这口金扉国宝刀,才有希望一击毙命,顺利斩杀恶蛟,国师府诸多修士,撑死了就是争取双方大战期间,力保京城不被洪水淹没。了,大战拉开序幕后,真正出力之人,大半救国之功,肯定要落在郑水珠的师父身上,他冯异就算是护国真人的首徒,难道要从这小姑娘手上抢了宝刀,然后自己再跑到那个老婆娘的跟前,双手奉上,舔着脸笑呵呵,恳请她老人家收下宝刀,好好出城杀蛟?

    林殊两腿发软,一手扶住铁索。

    那余孽果真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杜荧笑道:“行了,你林殊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皇帝陛下效命,向京城传递密报,这次在湖上又帮我一锅端了正邪两道高手,今夜更是了解了一桩陈年恩怨。”

    林殊笑容尴尬,听闻杜荧这一席宽心话,既松了口气,又不敢真正放心,就怕朝廷秋后算账。

    杜荧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就由着林殊提心吊胆,林殊和峥嵘山这种江湖势力,就是烂泥沟里的鱼虾,却是必须要有的,换成别人,替朝廷做事情,卖力肯定会卖力,但是就未必有林殊这般好用了。何况有这么大把柄握在他杜荧和朝廷手中,以后峥嵘山只会更加服服帖帖,做事情只会更加不择手段,江湖人杀江湖人,朝廷只需坐收渔翁之利,还不惹一身腥臊。

    杜荧犹豫了一下,“今夜就在峥嵘山落脚。”

    林殊小声问道:“那些年龄符合的年轻人?”

    杜荧有些犹豫。

    大篆国师府的金丹汉子扯了扯嘴角,随口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林大门主看着办。”

    林殊眼神狠辣起来。

    一行人走过索桥,进入那座灯火通明的小镇。

    山崖间,陈平安依旧纹丝不动。

    峥嵘峰山顶小镇内,峥嵘门大堂内,满地鲜血。

    林殊面无表情坐在主位上。

    大篆王朝国师府木讷汉子,郑水珠,金扉国镇国大将军杜荧,御马监老宦官,依次落座。

    对面是峥嵘门数位林氏长辈,然后是林殊独女,和林殊的所有亲传弟子。他们都不敢正眼望向对面。

    因为门主林殊先前死活不愿意坐上主位,还是对面那位女子剑客面有不悦,让林殊赶紧落座,林殊这才战战兢兢坐下。

    大堂之上,二十岁上下的男子,已经死了大半。

    郑水珠满脸冰霜,转头望去,“杀这些废物,好玩吗?!”

    国师府冯异微笑道:“说不定还能钓上一尾金鳞宫大鱼。”

    距离峥嵘门大堂还有一段距离路程的地方,

    一位接替老书生成为学塾夫子的年轻男子,冷笑不已,站起身,一跺脚,从地底下弹出一把长剑,持剑走过学塾大门,行走在大街上,径直去往那座是非之地。

    金鳞宫与大篆王朝关系恶劣,双方就只差没有撕破脸皮而已。

    既然此间事了,他也不介意顺手宰了一位大篆金丹练气士,如果没有看错,那年纪轻轻的女子剑客,更是那八境婆姨的心爱弟子,死了这么两人,尤其是失去了那口压胜水蛟的宝刀,偏偏杜荧不死,足以让金扉国皇帝焦头烂额,注定无法向大篆周氏皇帝交待了。

    山崖那边,陈平安松开手,任由身形往下飞速坠落。

    临近峭壁底部,这才伸手抓入峭壁之中,阻滞下坠速度,飘然落地后,缓缓远去。

    这极有可能是一场布局深远的狩猎。

    虽说人人皆各有所求。

    但是一旦真正现身,步入其中,境界越高,说不定就死得越快。

    陈平安不会掺和。

    逃离京城的前朝余孽,金扉国篡位皇帝,搅乱江湖的义子杜荧,投诚朝廷的峥嵘门林殊,暗中保护皇子的金鳞宫修士,大篆八境武夫,国师府金丹修士。水淹大篆京城的水蛟。

    大篆王朝的某位十境武夫,与之结下死仇的大剑仙。

    陈平安就此远去。

    那位金鳞宫首席供奉的金丹剑修,眉心处被洞穿出一个窟窿,又是一抹虹光一闪而逝,体内金丹被瞬间搅烂。

    临终之前,深藏不露的金丹剑修骇然瞪眼,喃喃道:“剑仙嵇岳……”

    尸体很快消融为一摊血水。

    对面的山头之上,一位矮小老人双手负后,“小小金丹,也敢坏我好事?下辈子如果还能投胎转世,要学一学那位年轻人,两次逃过一劫了。”

    一瞬间。

    矮小老人就来到那一袭青衫客身边,并肩而行,笑道:“外乡人,是怎么察觉到不对劲的?能不能说道说道?还是说从头到尾就是凑个热闹?瞧你年纪不大,行事十分老道啊。”

    陈平安手持行山杖,依旧脚步不停,微笑道:“老先生只管用大鱼饵钓大鱼,晚辈不敢趟这浑水。”

    矮小老人摸了摸脑袋,“你觉得那个前朝余孽死了没有?”

    陈平安说道:“应该是仙家手腕的偷梁换柱,身上流淌龙血,却非真正龙种,林殊确实是忠心前朝先帝的一条硬汉子,无论如何都要护着那个读书种子,杜荧一行人还是被骗过了。那位金鳞宫老修士,也确实果决,帮着瞒,他们的小打小闹,都是个笑话了,反正金扉国前朝龙种不死更好,那口压胜蛟龙之属的宝刀,差了点火候,是更好。所以原本那位峥嵘门真正的隐世高人,只要待着不动,是可以不用死于老先生飞剑之下的。”

    “老老实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逃过一劫。”

    矮小老人说完之后,沉默片刻,啧啧称奇道:“有意思,有点意思。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那头戴斗笠的青衫客,停下脚步,笑道:“老先生莫要吓我,我这人胆儿小,再这样杀气腾腾的,我打是肯定打不过老先生的,拼了命都不成,那我就只能搬出自己的先生和师兄了啊,为了活命,么得法子。”

    矮小老人放声大笑,看了眼那年轻人的模样,点点头,“贼而精,该你活命,与我年轻时候一般英俊油滑了,算是半个同道中人。若是最后我真打死了那老匹夫,你就来猿啼山找我,如果有人拦阻,就说你认识一个姓嵇的老头儿。对了,你这么聪明,可别想着去给大篆周氏皇帝通风报信啊。得不偿失的。”

    陈平安叹了口气。

    还真是那位传说中的猿啼山仙人境剑修,嵇岳。

    陈平安转头望向那座孤峰之巅的明亮小镇,突然问道:“老先生,听说大剑仙出剑,能快到斩断某些因果?”

    矮小老人想了想,“我还不成。”

    两两无言。

    老人突然摇摇头,说道:“你这小子,运气也太差了些,这都能碰着我两次,差点死了三次。真是越看你越忍不住遥想当年啊。”

    陈平安笑了笑,“习惯就好。”

    老人挥挥手,“走吧,练剑之人,别太认命,就对了。”

    那个青衫游侠还真就大步走了。

    矮小老头摸着脑袋,望着那年轻人头上的那支玉簪子,眼神复杂,轻轻叹息,他先前所谓的真是可惜了,是说那个胆敢真正逆我当年近水楼台,稍微见过南边那场变故的一点端倪,才会觉得有些眼熟,即便如此,不凑近细看,连我都察觉不到古怪,但是万一呢?可不是所有剑修,都像我这样不屑欺负晚辈的,如今留在北俱芦洲的狗屁剑仙,只要被他们认出了你身份,多半是按耐不住要出剑的,至于宰了你,会不会惹来你那位左师伯登岸北俱芦洲,对于这些不知句难听的,杜荧之流看待林殊,你看待杜荧,我看待你,又有谁知道,有无人在看我嵇岳?多少山上的修道之人,死了都没能死个明白,更别提山下了。疑难杂症皆可医,唯有蠢字,无药可救。”

    年轻人抱拳道:“老先生教诲,晚辈记住了。”

    嵇岳摆摆手,一闪而逝。

    陈平安远离峥嵘峰,继续独自游历。

    江湖就是这样,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风雨。

    进入梅雨时节。

    陈平安干脆就绕过了大篆王朝,去往了一座临海的藩属国。

    山崖栈道之上,大雨滂沱,陈平安燃起一堆篝火,怔怔望向外边的雨幕,一下雨,天地间的暑气便清减许多。

    雨霖霖,声声慢,柳依依,荷圆圆。山青青,路迢迢,念去去,思悠悠。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