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大道朝天 第十三章火星上的课题组

大道朝天 第十三章火星上的课题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山祖师当年与那位少女祭司配合,清除了那些处暗者与叛变的神兽,接引了数十名朝天大陆的飞升者,稳定并且推动了星河联盟高速发展了近千年。

    在做完最初的那些事情之后,他便来到了祖星开始隐居。与暗物之海的战争、对飞升者的接引,与祭堂方面的配合,所有的事务他都交给了李将军、曾举以及陈崖等人处理,他自己再也不理世事,直至井九到来。

    这几百年他在祖星做什么?回到人类文明的祖屋,挖掘那些被埋在地底几十万年的秘密,想要知道人类的童年是怎样的,继而为人类寻找到未来的道路?

    当然,这肯定是他想做的事情,但不见得是他做的全部事情。

    现在人们终于知道,原来他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借助那位少女祭司与整个星河联盟的资源,把太阳系变成了一座剑阵。

    难怪这里一直是所谓禁地,就连那些飞升者不经准许也不准靠近这里。

    “那我们是怎么到了……这颗火星上来了?”玉山睁大眼睛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青山祖师如何建得这般大的剑阵,但既然是阵便要守阵法。有阵枢、阵基就应该有阵眼,有死门便要有生门。”童颜说道:“夜哮大人看破了生门所在,才能带着我们来这里。”

    沈云埋、元曲、玉山包括童颜都学过青山剑道,但远及不上尸狗对青山剑阵的天然灵觉。听着这话,众人不免有些心悸,如果不是带着一位青山老祖宗在这里,只怕这时候他们已经随着那艘黑色战舰一道,被这座剑阵斩成了碎片。

    玉山担心问道:“那艘船也进来了,前辈们应该也不知道这座剑阵的存在,不会有事吧?”

    童颜说道:“剑阵已成,便是主阵者也无法擅动,按道理来说入者必死。”

    沈云埋微嘲说道:“有陈崖与恩生这两条忠狗,他不见得忍心动杀机。”

    苏子叶问道:“接下来怎么办?既然这颗火星是生门所在,是不是出路也在这里?”

    尸狗低沉而温暖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座剑阵没有出口。”

    听到这句话,崖边再次安静。

    有生门不代表能够离开,这是朝天大陆修道者皆知的道理。

    但朝天大陆基本没有出现过这种阵法。因为这种内外绝对隔绝的死阵,有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主阵者的位置。

    主阵者若在阵外,要控制阵法运行,便要与阵内发生联系。

    有联系便有通道。

    若主阵者在阵内,那么这座死阵岂不是也把他自己关在了里面?

    如果说是普通阵法,还可以强行破之,但像这座横亘整个太阳系的超大剑阵——青山祖师布阵就花了数百年,难道还要用数百年解阵?

    谁都想不到,青山祖师居然就真的这样做了。

    “为何祖师要这样做?”元曲神情茫然问道。

    沈云埋说道:“这是自囚。”

    自囚?这是什么意思?

    “他把自己囚禁在太阳系里,便可以把整个世界囚禁在之外的宇宙里。”沈云埋的声音毫无情绪波动,“我们这些来探监的人,也没有办法离开。”

    这句话有些哲学上的意味。可青山祖师为什么要把太阳系变成有去无回的牢房?然后把自己囚禁在里面?

    “因为他怕我来杀他。”

    沈云埋举起粗壮的机械臂,对着天空里的蓝色星球,像是随时准备发射武器。

    崖边的气氛很是压抑紧张,但听着这话大家还是忍不住有了反应,纷纷表示不耻。

    “祖师把太阳系变成了一座剑阵……这与神迹无二,他会怕你?”

    “你是不是古典小说看多了,以为所有的弑父都会成功?”

    “你要说祖师是怕师叔还差不多,就凭你?”

    听着这些话,沈云埋很是恼怒,说道:“不管是怕井九还是雪姬,还不是怕!”

    童颜用手指搓了搓眉毛,疲惫说道:“能以星系为剑阵,有资格谁都不怕。”

    沈云埋冷哼一声说道:“那你说老头子为什么要把自己囚禁起来?”

    童颜缓缓站起身来,扶着腰望向那颗蓝色的星球,然后转头望向另外几颗行星,沉默了会儿后忽然说道:“他是想再开辟一个朝天大陆。”

    听到这句话,包括沈云埋在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隐隐觉得可能真是这样。

    太阳系变成一座宏伟至极的剑阵,隔绝内外的所有联系,便等于从宇宙里分离出去。

    当然不是真的朝天大陆,是类似的存在。

    青山祖师是想要为人类再开辟一个避难所?还是只想把人类文明的这间祖屋保留下来?

    沈云埋面无表情摇头说道:“这座剑阵再强大,也只能挡住我们这个宇宙。”

    是的,从柯伊伯带出现的那些无形剑意生成的效果来看,这座剑阵不见得能挡住暗物之海。

    “时间还多,一切皆有可能。”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此前谁能想到一个星系会变成一座剑阵?”

    “我不明白。”雀娘轻声说道:“就算以后这座剑阵能够挡住暗物之海,但三百多年后,别的地方怎么办?难道祖师打算不管人类,就自己一个人活着?”

    “一个人的天长地久?”沈云埋嘲弄说道:“还真是他做的出来的事。”

    “不,他想熬死井九,至于雪姬那边不知道他是何想法。”童颜说道。

    苏子叶声音微冷说道:“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被困在这里?”

    雀娘轻轻把飘起的发丝理到耳后,说道:“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不是青山祖师的问题,而是他们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形发生。

    只要雪姬与井九还活着,肯定会来太阳系杀祖师,到时候极有可能被这座太阳系剑阵杀死,或者像他们一样被囚禁在这颗红色的星球上。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们必须想办法破开这座剑阵,去往祖星提前杀死祖师。问题在于生门并非出口,是生死之间的所在,这座壮阔至极的剑阵遮住了天空,他们能去哪里?

    这座横亘太阳系的剑阵真的无法打破吗?

    不,没有绝对无法打破的事物。

    井九的耳垂都曾经崩落过一小块,更何况宇宙里别的东西。

    想要打破一个坚硬的事物,需要先知道这个事物是由什么组成的。

    想要破掉这座太阳系剑阵,便要弄清楚剑阵的运行规则,知道青山祖山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黑狗趴在崖边,静静看着远方那颗已经由蓝转白的恒星。

    童颜说道:“开始吧。”

    沈云埋嗯了一声,操控着机器人从尸狗身边离开,走到崖石之间,伸手展开了一张光幕。

    与太阳系防御系统相关的资料画面出现在光幕上,紧接着,很多数学工具也以各种形式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雀娘祭出数十面很小的铜镜,分别安置在山口的四周,布成一座阵法。

    没有天地灵气的荒芜世界里忽然多了一些清新的意味。

    沈云埋欣赏地看了她一眼,便开始了自己的授课。

    与黑色战舰里的那些课程不同,今天他讲的是太阳系防御系统的历史,以及这个世界里的天体运行规律。

    比他的声音更快,那些相关数据在光幕上不停转换。

    雀娘与童颜站在光幕前认真听着,偶尔问两句。

    苏子叶站在稍微远些的地方,看着光幕上的那些线条与函数微微皱眉,不知道听懂了多少。

    元曲与玉山站在更远的地方,确定自己帮不上忙,视线早已投往了火星上的那些风光。

    只有彭郎从头至尾就没有看光幕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想。

    没过多长时间,童颜与雀娘便得出了与沈云埋相同的结论,稍待片刻后,苏子叶也点了点头。

    这座横亘太阳系的超级剑阵,必然是建立在原先的星系防御系统之上,但能量本源与运行规律则是完全不同。

    能够摧动这座剑阵、隔绝宇宙的力量,只能是太阳与各天体之间的引力。这些引力纽带形成的某种超空间通道,把青山祖师的神识乃至剑意,尽数散于星系之间,然后引发某种粒子散射……问题在于,如此高的能量等级释放是如何实现的?

    沈云埋站在光幕前,操控机械臂快速地写着各种算式与方程,提出了多种可能,很快便都被童颜否定。

    接着他又想出了另外一种思路,又被雀娘找到了其中的问题。

    时间缓慢地流逝,远方的太阳却仿佛没有动,火星表面的稀薄空气仿佛凝固了。

    光幕上的文字与数字不停出现,然后被抹掉,就像是大学课堂上的讲台。

    沈云埋站在讲台前,像极了一位教授,只不过做的所有推论都被下面的学生提出了质疑。

    他的笔迹越来越潦草。

    童颜与雀娘提的意见越来越少,但建议越来越多。

    不知道过了几天,光幕上的那些潦草数字文字都没有了,只留下了一个看着简单、实则极其复杂的函数,或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函数猜想。

    就算是元曲与玉山,都能从这个函数的形态上看出一些意思来。

    这不代表成功。

    推演到了现在,沈云埋与童颜、雀娘都已经非常确定,如果拿不到数据的准确变化,想要平空推演这座大阵的运行规律,那必然找到一种全新的推演手段,用现代的语言来说就是数学工具。

    问题在于,就算他们是这个宇宙最聪明的几个人,又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开创出一种全新的数学工具。

    现在他们连方向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灵感。

    苏子叶忽然走到光幕前,挥了挥衣袖。

    看着这幕画面,正准备请假离开的元曲与玉山吓了一跳,以为他是等得不耐烦了,想要胡来。

    好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光幕上的那个复杂至极的函数还是安静地存在着。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则有些神奇,数千朵类似魂火的事物,从苏子叶的手指间散出来,落在了光幕上。

    那些魂火依循着光幕上的推演过程开始不停闪动,变得越来越明亮。

    崖畔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紧张,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处。

    忽然,那些魂火都消失无踪了,只留下了一朵烛光般的小金花。

    “你们用的这些数式……或者说公式不能说不对,但应该差了三个,不,至少是两个非常重要的点。”

    苏子叶收回仅存的那朵小金花,有些疲惫地说道。

    “不错,我觉得这个问题里……还有一个问题。”

    童颜看着光幕上的那些数字,也发现了那个问题。

    那颗太阳静静处在星系的中间,八大行星围绕着它转动,无法完全静止。如果青山祖师想要让这座大阵长时间、至少超越几十万年时间存在,阵眼就不可能是其中的某颗行星,那么这座太阳系剑阵的阵眼在哪里?

    也许那就是这个函数里缺失的数字。

    “如果老师在就好了。”雀娘轻声叹道。

    玉山听着这话连连点头。

    在她们想来,不管这个函数多么难解,甚至初始条件都不完备,但只要给井九一些时间,一定能算得清清楚楚。

    “阵眼在动。”崖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说话的人是彭郎。

    沈云埋正准备嘲弄几句,忽然沉默。

    如果阵眼真的在不停运动,又不是八大行星,那会是什么?

    一颗小行星?还是一颗非常不起眼的陨石?

    缺少关键数值,又找不到合适的数学工具,还剩下一个方法,那就是直接观察,然后进行模拟计算。

    童颜调息片刻,毫不犹豫抬头向着夜空里望去。

    这一眼望见的是真实。

    只是瞬间,他的脸色就变得苍白无比。

    雀娘服下一颗仙丹,也勇敢地望向了夜空。

    十余息后,她收回了视线,唇角溢出一道鲜血,迎着沈云埋的视线,带着歉意摇了摇头。

    又过了十余息,童颜也收回了视线,喷出了一口鲜血。

    玉山扶住了雀娘,替她输入仙气治伤。

    元曲扔了一瓶药给童颜。

    沈云埋嘲笑说道:“看小说只知道下棋会吐血,原来观星也会?”

    苏子叶面无表情说道:“你有本事看一眼?”

    谁都没有本事看穿这座横亘星系的大阵,更不要说看到大阵里的能量流动方向与大概数量,找到不停运动的阵眼。

    “我去看看。”

    彭郎站起身来,右手落在了剑柄上。

    尸狗缓缓站起身来,变成了一座黑山,与黑暗的宇宙融为了一体。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