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恽夜遥推理 第九百六十章双重镜面杀人调查篇第二十六幕

恽夜遥推理 第九百六十章双重镜面杀人调查篇第二十六幕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好,我先走,你记得保持联络。”

    “没问题。”

    两个人很快分道扬镳,颜慕恒没有说出他对超市楼顶的怀疑,因为那还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不值得去影响谢云蒙和恽夜遥安排好的计划,如果真的有什么,可以直接告诉小左,让小左传达给他们。

    小冰并没有走远,颜慕恒不消几分钟就找到了她,两个人一路吵吵闹闹离开小区,在路边找到一家不起眼的旅馆,门面有点像咖啡厅,价格也不贵。

    安顿小冰住下之后,颜慕恒结完账警告她不许乱跑,等自己回来,就匆匆离开了旅馆。小冰也很安于现状,根本没有再提起手机的事情,住进房间就趴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接下来,颜慕恒一路小跑进入超市,来到顶层停车场,稍微观察了一下四周,找到正对园景苑的那处平台边缘,就开始仔细检查。

    果然,上面有淡淡的摩擦痕迹,像是望眼镜支架留下的痕迹,还有一个烟头,地上的灰尘上面,也留下了半个脚印,应该是男人皮鞋留下的。

    颜慕恒拿自己的鞋底比划了一下,脚印比自己的稍微小一点点,但绝对可以确定是个男人留下的。

    “看来他在这里站了挺长时间。”

    一边自言自语,颜慕恒一边用短信询问莫海右:“小左,你有空吗?我发现了点奇怪的事情。”

    几分钟之后,莫海右回信:‘什么事情?’

    ‘我发现园景苑对面的超市楼顶,正对现场的地方有一个人站过的痕迹,灰尘上留下了一对脚印,边上还有烟头,这个人应该站了很久,我怀疑他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现场。’

    ‘我们假设现场真的有一具尸体,而观察的人就是凶手,那他这样做有什么必要呢?杀了人等待尸体被发现吗?’

    ‘说说现场里面,有没有什么你觉得奇怪的地方?’莫海右问。

    ‘是冰箱,冰箱居然放在房间里,里面冰层结的很厚,但很干净。冰箱门口堆着很多腐肉,都是超市买的那种冷冻肉,化冻之后腐烂的,地上有血,还有人躺过的痕迹,谢警官判断死者从书桌位置爬到冰箱那边,然后把冰箱里的冷冻肉拿出来,任其腐烂,以吸引邻居的注意。’

    ‘但从我现在的位置看过去,我现在在超市顶上,虽然看不清楚房间里的东西,但感觉只能够看到窗户内侧,墙壁挡住的部分应该是看不到的。’

    ‘我记得书桌正对着窗户,按照我的推断,站在这里的人只能看到书桌周围,看不到冰箱位置,还有扔在地上的小猫杯子,内侧发黑,里面被人下过毒药,冰箱上面有一个杯底痕迹,以小猫杯子的杯底正好吻合。’

    ‘房间里地上有脚印吗?’

    ‘有很多,但都是同一个人在地上爬行时留下的,集中在血迹附近,可我现在发现的脚印不同。’

    ‘……’

    电话另一头的莫海右陷入了沉思,颜慕恒耐心等待着,好一会儿,莫海右才说:“现在我只能做出初步推断,正不正确,还要看事后警员带回来的详细报告。尸体有可能被凶手带走了,冰箱前面的腐肉也不是被害人拿出来的,也许是凶手临时在超市买的,回去处理尸体的时候扔在那里。”

    “所以我认为想要引起邻居注意的不是被害人,而是凶手,他转移尸体的目的也不只是为了掩盖罪行,这就很危险了,应该还有第二现场,一定以此地有什么特征是相同的,而且一定在你们调查无面人经过的某一个地方。”

    “不会是陌生的地方,所以告诉小遥和谢警官,你们调查的时候注意一下,我猜第二现场很快就会暴露出来,千万不可以武断下定论。我会联络小谢,让他在警员汇报的时候提出来,不过,我希望最好是我们先找到,这样子对付警官的判断也有好处。”

    “我知道了,”颜慕恒回答:“我马上出发与谢警官会和,小左你等我们的消息。”

    “好,挂了。”

    这边让颜慕恒离开超市,路边正好一辆公交车停靠站,他想也没想就跳上了车,这个城市里公交车的行驶方向他都很熟悉,比等待出租车要节省时间多了。

    ——

    医院里

    陆金燕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她怎么也睡不着,咬着嘴唇,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情景,在流浪狗收容所里面的会面,以及自己藏在床底下的画,还有那个想掐死他的人承诺过的事情,甚至还有顾午拖欠自己的那几个月工资。

    该不该把那个人供出来?照理说来,他都想要自己的命了,早就该供出来,但供出来之后呢?陆金燕用力收紧牙齿,嘴唇下面出现了一道红痕。

    供出来之后就代表自己的希望也破灭了,那多年以来的梦想怎么办?真的让警察把她藏在家里的东西都搜出来,然后告诉他们那些东西代表的意义吗?不,陆金燕想起自己在顾午家里受了那么多年的气,干了那么多年的粗活,她就不甘心。

    她还想要最后搏一搏,反正自己也没有杀人,只要警察不知道她的目的。幸运的话,最好在抓捕那家伙的时候他突然死掉,自己就可以享受未来了。

    想到这里,中年女人闭上眼睛,放松了牙齿,嘴里嘀嘀咕咕的,好像真的在祈求上苍好运降临一样。

    就在她半梦半醒之间,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警察拿着一些东西走进来,全都是从她家里拿过来的,有日用品,有换洗衣服,还有一些打开了封口的袋子,和几副用牛皮纸包住的画。

    看到那些画,陆金燕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但她控制住了表情,只是呆呆地看着警员把东西搬进来。

    警员问她:“这几幅画是你的吗?”

    “是的。”

    “我们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所以给你留下了,其他东西除了日用品之外,我们都带回警局去了,调查下来与案子无关,都会原样帮你送回家里,没问题吧?”

    “没事,你们查吧,画是父亲留下的,谢谢你们帮我带过来。”

    “画上有署名,是你父亲的笔名吗?”

    “是的。”

    “那没什么事情了,你好好休息吧。”

    “谢谢。”陆金燕闭上眼睛,用被子蒙住了头。

    等警员离开之后,她才偷偷把头钻出来,目光一直盯着被牛皮纸包起来的画,她想要过去拆开牛皮纸看一看,可是没有勇气,只能兀自在心里担忧。

    那些话是从顾午家里带出来的,她的鉴赏水平其实要比顾午高得多,但这并不代表画就是值钱的,警察也不是傻子,画值不值钱他们能判断出来。

    ‘送过来了,应该就是代表没事了吧!’陆金燕在心里感叹,回不回家无所谓,家里的东西不送回来也无所谓,但只要这些画在她身边,她就能安心。

    但前提是,牛皮纸里包着的必须是她想象中的那几幅才行。

    仔细思考家里还有没有父亲留下的其他画,比如相同大小的,或者画框可以拆下来的那种,应该是没有了,陆金燕确定。

    ‘那就只可能是我藏在床底下的那几幅,不要再想了,听天由命吧。’

    第七百三十八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九幕

    从陆金燕的反应来看,警员送来的画就是她帮助犯人的关键所在,但具体怎么解析,我们还要进一步探究。如果得不到画背后隐藏的秘密,陆金燕应该是不会说实话的。

    夜晚的医院开始安静下来,病房门外护士和医生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怕吵醒病人。陆金燕一个人藏在被窝里,一直在偷偷的看着那些画。

    她想让自己安心,可是没有办法,不解开牛皮纸包看一看,无论她怎么安慰自己,都没法安心。

    警员就在门外,陆金燕怕他们发现什么,特意把画带过来,就是为了监视他的行为,目光不自觉从画上面移到了门缝上,缝隙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外面的光线。

    在光线掩映下,黑色影子不断晃动着,陆金燕越来越害怕,嘴唇也干的时候要裂开一样。猛的咽了一口唾沫,她把头藏进被窝里面,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与某个人的会面,陆金燕脑子里突然之间反映出了一点什么,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针对那个与他会面的人,而是另一个。

    黑暗的被窝裹住了头部,如同隔开危险的屏障,陆金燕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以及心脏砰砰乱跳的声音,热量在她的身体内部凝聚,烦躁情绪让耳朵嗡嗡作响。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没有办法好好思考,更正确的来说是好好回忆,脑海中的人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其他细节特征都没有办法比对,陆金燕不仅暗暗咒骂一句,以发泄情绪。

    好半天之后,睡意渐渐笼罩上大脑,她终于放弃继续思考,准备先睡一觉,第二天早上再想办法解决。

    “算了,强迫自己也没用,明天希望他还能来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