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六百零七章 人生的又一个拐点

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六百零七章 人生的又一个拐点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慧芬毕竟是弟媳妇儿,老林虽然一点都不馋她的身子,但对其死活还是非常放在心上的,于是一通电话打到徐毅光那儿,姿态放得相当端正,说话客客气气,半点不见林主任平时视正处级以下为阿猫阿狗的作死气焰,听得徐毅光几乎要怀疑老林和叶慧芬有一腿。

    一通电话,三两句话能讲清楚的事情,老林为了强调事情的严重性,添油加醋瞎编了很多他自己脑补的内容,说是西郊街道的人带着一群凶徒打砸了沙场,让徐毅光务必要加强警惕,最好是带一群特警去市环保局救人,免得干不过对方。徐毅光当然不是老林这种提干时间都不满一年的官场菜鸡,很沉稳地说了句我先了解完情况再跟你联系,说完就挂了电话。

    老林逼逼半天,说得口干舌燥,去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出来,扔给林国华一罐,自己立马打开来顿顿顿一阵狂饮。一口气喝下大半罐后,抬起袖子一擦嘴角,又皱眉问林国华道:“怎么好端端的,市环卫局找到你头上去啊?你真没跟人闹矛盾啊?”

    林国华急了,大喊道:“我……我能跟人闹什么矛盾啊?你还不懂我是什么人?”

    林淼听了这话,不由微微点头。

    林国华这个小阴逼,除非自己完全不用担责任,否则绝对没胆子干出背后害人的事情,而且就算是害人,充其量最多也就占人家一点便宜。至于砸人饭碗,毁人前程之类的事情,他一来没这个胆子,二来没这个脑子,绝对是干不出来的。平时小心翼翼守着他那点小产业,每个月高高兴兴看银行账户里的钱一点点往上涨,那就天下太平了。所以他躲着别人都来不及,哪儿还会有主动迎上去,莫名其妙跟人闹矛盾的道理?

    “你没跟人闹矛盾,人家干嘛要弄你啊?”老林的脑子还没完全转过弯来,坐在沙发上分析道,“难不成是看我们赚钱没带上他,今天过来敲竹杠了?没理由啊,想要钞票,可以坐下来谈的嘛,这么一上来就抓人算几个意思……”

    “会不会是阿玲的仇家啊?”江萍突然插了句。

    老林脑子明显不清楚地眼睛一亮:“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林淼看着这俩大龄神童,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你们这分析问题的水平,真是活该被金德吉玩儿死啊……

    “爸……”林淼想开口。

    老林立马打住,作深沉状道:“等下!你先别说话,让爸好好想想!这个事情很复杂!”

    但林淼憋不住,大声道:“复杂个屁啊!明显就是冲你来的!这都看不懂吗?!”

    老林一怔,随即就很笃定地摇摇头,信誓旦旦道:“不可能!不是爸吹牛逼,现在整个东瓯市,有几个人敢动我?官儿小的,他没那个胆子,官儿大的,他动我有什么好处啊?还是那句话,想要钱,可以坐下来谈的嘛!有钱可以一起挣,我们又不是不给!

    你说有人冲我来?谁啊?最上面两个,老牛,明年保证调走,临走前他弄我一下,图个什么?老王,每天坐在一起喝酒的,我们家的生意就是他家生意,他脑子有病啊?再下面几个,谁敢动我,那就是动老王,他疯了吗?”

    林淼对此时东瓯市的权力格局,其实还不是特别清楚。

    但老林这几句话,多少还是有道理的。

    林淼不由暗想,林国华的沙场背后肯定有林国荣罩着,这个道理,别说官面上的人,就算是街边扫马路的老大爷也绝对不可能不明白。而今天抓人的市环保局,虽然是个清水衙门,可一把手好歹已经爬到那个高度,知道的肯定要比一般的老百姓更多——他肯定不仅知道林国华是老林的亲弟弟,必定也清楚,老林是王建新的人。而江海船务运输公司和江海货运公司的股权成分复杂,封掉沙场,抓了叶慧芬,自然就意味着,很可能会同时得罪王建新。

    那么对方有没有可能是明面上弄老林,背地里却是冲着王建新去的?

    可是纵观东瓯市,谁有这个胆子和能力呢?

    林淼脑子里瞬间飘过一个身影,但又无法确定。

    如果是老彭指使的,为了一块地,就这么公然跟王建新撕破脸,真的得不偿失啊。王建新都57岁了,虽然看起来还年轻,但最多再干三年就要退休,老彭难道连三年都等不了?

    不至于性子这么急啊……

    再说了,王建新也不是一个人,得罪了王建新,还有罗万洲和张开呢?

    罗万洲虽然是外地空降下来的,可今年翻过去,也才43岁,万一以后就在东瓯市扎根苦干了,你老彭顶得住。再者算老彭的年纪,小月月他爷爷,退休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

    诶?!

    难道是想趁他爹离开岗位之前,再趁机狂捞一把就走?

    不是没有可能啊……

    林淼越想越复杂,半天没说话。

    房间里安静了整整十来分钟,突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淼淼,你饿不饿啊……?”晓晓拉了拉林淼的袖子。

    林淼瞬间回过神来。

    妈蛋!我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啊!想这些干嘛?

    眼前对自己家来说,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两件,第一,帮林国华把叶慧芬先弄出来,第二,想办法把沙场被封的问题解决掉,毕竟现在这个沙场最大的股东是江洋,不能让舅舅丢了饭碗!至于更深层次的麻烦,自然有王对王、将对将,旗鼓相当的棋手,会把这盘棋下完,自己家这种勉强能算个卒子的,第一优先考虑,应该是自保才对。

    这破事绝不能再往更深处搀和了,筹码不足,分量不够,玩不动,也玩不起。

    “先吃饭!”林淼大喊一声,“妈,你和晓晓晚上还去练琴吗?”

    江萍闻言,抬手看看时间,连忙道:“哦哦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晚上7点还要过去的!阿荣,叫上来吃还是下去吃啊?”

    “你先带孩子下去吃吧,我等下再下去,这个事情我还得认真想想。”老林很深沉的样子,感觉已经完全把自己代入了地方最高形态政治斗争的棋手角色,很是没有自知之明。

    林淼现在没工夫劝他,打算等晚上江萍和晓晓出门,屋里只剩爷儿俩的时候,再跟老林聊一聊“林氏家族”目前的江湖定位,让老林稍微把脑子放清醒一点。

    可正要出门,门铃突然又响了起来。

    晓晓跑过去开了门,顿时惊喜一喊:“舅舅!”

    “诶~”江洋把晓晓抱起来,走进屋里。

    林国华转头望去,和江洋互相一点头。

    按股份算,江洋现在就是林国华的老板。虽然林国华每逢夜半时分想起来都会很不爽,但面对面的时候,还是相当守规矩,并且跟江洋相处融洽的。

    “姐夫,沙场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江洋走到老林跟前,又把晓晓放了下来。

    晓晓心里暗暗一叹,看来又要晚几分钟吃饭了……

    果然只有在没饭吃的时候,肚子饿得最快……

    老林对江洋点点头。

    江洋又来了句:“还有个事情,何强今天下午,突然跟我说要退股了,想把本金拿回去。”

    江萍好奇问道:“何强是谁?”

    “何超盈的侄子都不知道?”老林一听到江萍的声音,再次进入了烦躁状态,不过现在房间里人多,没有进一步表现出来。

    这时江洋又补充道:“是我们房开公司的股东。”

    林淼闻言,不由得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

    江海房开的股东一共有12人,目前他自己占股15%,江洋占股1%,其余剩下的,王建新的二儿子王梁占股最多,达到了25%,另外几个人,全都是张开、罗万洲、宫昌吉、梁艳红、丁少仪、王岚、何超盈他们的家人亲戚,占股或多或少,其中份额最少的正是何超盈的侄子何强,貌似连3%都不到。这么个明显是抱着“多挣一份工资”的小家子心思来的家伙,想退股其实也说得过去,好歹也是大几万块钱,拿去买个门面,以后收房租也不错。

    只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提这个要求,那就稍微有点不大对劲了。

    “他怎么跟你说的?”林淼不由问道。

    江洋皱眉道:“他说有人逼他退股。”

    老林立马追问:“谁啊?”

    “不知道。”江洋摇头道,“我也莫名其妙的,就他那丁点股份,退不退都没区别啊!不过就是时间这么巧,我们接下来马上要跟老彭他们竞标……姐夫,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就是老彭让人做的?”

    “老彭?”老林的眉头紧紧锁起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林淼生日那天,和王建新握手的那个中年人的身影。好像东瓯市里能搞自己的人,真的不止牛书记和王建新啊……

    林淼先给舅舅点个赞,能一眼就看到老彭身上去,江洋已经的判断力已经很不错了。反正按林淼自己的想法,思来想去,能在这背后搞事的人,除了老彭,也没别人了。

    一边是刚要崛起的东瓯市新贵势力,一屁股上了桌,不但要吃蛋糕,还要抢夺分蛋糕权利的王建新,一边是盘踞东瓯市几十年,深耕厚植,已经把好多块蛋糕吃进肚子,并一直暗中掌控着分蛋糕权利,同时提防他人插手进来的老彭一家。

    这两边没开干之前,林淼对自己一家的定位是卒子。但这两家一旦真要开干的,林淼觉得,老林从卒子变炮灰的可能性,绝对能提到90%以上。毕竟以老林现在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万一被戳中死穴,老林必死且不用说,老林背后的王建新,估计也得陪着脱掉一层皮。

    所以这明显风雨欲来的……要不我们也退股?

    先看他们神仙打架,打出个结果再说?

    林淼突然怂怂地想道,可再一转念,突然又觉得不对!

    他前世那会儿,东瓯市可没老彭这号人物啊!?

    莫非就是这次的斗争,直接把老彭给斗垮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只要不出事,只要能咬住牙挺老王到最后,那收益能有多大?

    林淼想得心脏砰砰跳。

    是根据现在的局势做最安全的选择,还是相信无法百分百确定的历史走向?

    是要富贵险中求,还是要小富即安,到此为止?

    太突然了……

    突然就站在了人生的又一个拐点上……

    林淼内心挣扎,浑然忘了他只是一个需要喝奶的孩子,很多事情,他现在根本说了不算。

    铃铃铃,铃铃铃!

    电话突然响了两声。

    老林忙拿起来,那头传来徐毅光的声音。

    话筒的声音很大,满屋子的人都能听清楚。

    “你们过去交罚款吧,人可以放了,沙场没办法。”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