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诸天谍影 第六十八章 真-散伙

诸天谍影 第六十八章 真-散伙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间回到之前,当三藏师徒还在小白龙背上观看梦境,寻找着突破口时,整个结界突然巨震,然后碎裂。

    小长安崩溃了,小天庭崩溃了。

    无数梦境,化作梦幻泡影,一一散去。

    最后留下的,却是关于大雷音寺的篇幅。

    盛况反反复复播放,依旧挽留不住里面的佛陀菩萨,天人五衰,一一寂灭。

    “师尊!”

    三藏看着,眼中露出悲恸。

    他知道,这些寂灭的不仅是梦,还是如来的果位。

    如来正在走向寂灭。

    三藏自然想要阻止,可理智告诉他,佛不比寻常生灵,正是在死亡中追求生机与轮回。

    如来寂灭于此,将来还是有涅槃重生的机会,假如强行打断,任由其疯魔,那才是真正绝了机会。

    邪王也是这么想的。

    嗯……

    于是乎,所有梦境全部消散,外界的青牛清晰地看到,那倒扣如碗的硕大结界,终于如暴晒在烈日下的冰雪,消融一空。

    “结束了吗?”

    “这场劫难过去,这支团队怕是再无畏惧了吧?”

    青牛不禁发出感慨。

    不得不说,没了佛门天庭的帮助,传经团队一路上遭遇的磨难,是真的惊心动魄。

    尤其是这小长安之劫。

    所幸最终还是结束了,三无大师首先漫步而出,然后是三藏师徒。

    只是相比起进入之前,精气神十足的传经团队,此时的他们好似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每一位的眉宇间,都露出思索之色,仿佛历经人世沧桑,需要沉淀。

    但明明真实的时间,才过去了一天不到。

    “怕是这一场传经之劫,怕是还未真正过去啊!”

    青牛微微摇头,语气里无悲无喜,竟也似得道高僧。

    老君出函谷关,化胡为佛时,就坐在他的背上。

    因此对于西方佛门,青牛有一份别样的感悟。

    至于传经能不能成功,他是无所谓,成了恶心玉帝,不成佛门衰落,再无与道门抗衡的可能。

    好像无论怎么样,都是不错。

    当然,照目前看来,怕是难了。

    小长安的劫数影响,没有结束,反倒是更加深入了心灵,不断拷问他们的内心。

    一场似梦似真的模拟,将未来摆在面前,当经历了那些后,还希望才重蹈覆辙吗?

    包括三藏在内,每一位都陷入了思考中。

    接下来的日子里,传经团队再也没了之前的欢声笑语,一个个沉默地往前走着,小白龙也化作白龙马,驮着三藏跋山涉水,邪王和青牛则默默远离,让他们独处。

    终于,前方浪涌如山,波翻若岭,师徒一行抵达了弱水三千,流沙河界。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据说连仙槎都不愿意到此,佛门莲叶也浮不起,想要过这流沙河,显然不能如通天河一般,打造船只通过了。

    于是乎,三藏考虑之后,决定……

    飞过去。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可就在这时,一向默默走在最后的沙僧,突然将挑着的佛经放了下来。

    “沙师弟,你做什么?”

    佛经落地的声音太大,前面纷纷转头,猴子莫名其妙。

    沙僧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三藏看着他,察觉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但还是道:“悟净,说吧,我不怪你!”

    沙僧望着三藏,缓缓跪下:“师父,我怕是不能陪你,去长安传佛了!”

    他将决定说出,不理猴子震惊的注视,反倒是畅然了许多:“我的心愿,从来不是传播佛法,是要做一位护卫者,保护师父一路不受磨难,以弥补当年被玉帝所贬之责!可我并不能守护师父,是师父一路上护着我们,我更不认同佛门,这样的假象,我进行不下去了!”

    沙僧叩首,行师徒大礼,末了抬起头,发出了一个疑问:“我修的是什么道?念的是什么经?”

    三藏听明白了那个“我”字,代表着沙僧问的是自身,而非真正的佛法,不禁沉默。

    下一刻,沙僧双手合十,释然一笑:“我修的无情道,念的是铁石经!”

    说罢,他双手一分,一步一步向着流沙河走去。

    身上的金光褪下,狰狞的肌肉将僧袍撑开,头发渐渐变得赤红蓬乱,獠牙从嘴边探出,如剑刃一般,手持宝杖,凶威赫赫。

    他大吼一声,声音里前所未有的畅快自在。

    从此以后,佛门少了一位金身罗汉,八百里流沙河多了一位主人。

    一条水道,铺了开来,延伸向对岸。

    这是沙僧最后为三藏所做的事情。

    “沙师弟!”

    猴子直到沙僧走进流沙河中,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说离开就离开了?

    “猴哥,随沙师弟去吧!”

    拦住他的,却是八戒。

    看着这呆子,往日里嬉皮笑脸,色欲熏天的神情不在,竟主动扛起了沙僧放下的佛经,猴子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这份预感,很快得到了实现。

    过了流沙河,就是乌斯国界。

    而来到这里后,八戒却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在前面带头引路。

    目标地点十分明确,直指高家庄。

    眼见着目的地越来越清晰,猴子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他:“呆子,你去那村庄作甚,莫不是里面有你的老相好?”

    八戒看着猴子,露出了笑容:“猴哥真是明察秋毫,是的,我要与她相会,这些年她一定等我等得很辛苦……”

    笑容里既有重逢的甜蜜,也有分别的苦涩。

    猴子呆住:“为什么连你也……”

    “我下界来,本就不是为了当和尚的,虽然净坛使者的油水,让我有些怀念……”

    八戒舔了舔舌头,解释道:“猴哥,还记得天竺国的玉兔儿吗?还记得那时我与你说,是广寒宫翠娥仙子告发我,才使得玉帝将我贬下界来,投了猪胎吗?”

    猴子点头:“当然记得。”

    八戒道:“俺当时问那些兔子,才知翠娥早已下界,后来反复推算,才明白了她的一番苦心,是天庭不允私恋,特意下凡结成连理,不料俺老猪运道不好,成了这副模样……”

    猴子明白了:“这么说,那翠娥仙子正在这村庄中?”

    八戒努了努猪嘴,猴子看了过去,就见一位人比花娇的姑娘,正在村口眺望,当看到八戒的一刹那,不仅没有为那凶恶丑陋的外形吓住,反倒目光盈盈,激动地挥起了手。

    猴子明白了:“所以,你也要走了吗?”

    “猴哥,保重!”

    八戒来到三藏面前放了佛经,一如沙僧那时拜下,行师徒大礼,同时扪心自问:“我怕的是什么魔?畏的是什么妖?”

    这是对这一段传经之路的总结,也是对小长安的拷问。

    三藏看着八戒,有些欣慰。

    这看似最不成器,实则心中自有一杆秤的徒弟,也悟了。

    自从沙僧离开后,他也想了许多,修行并非只在佛门之中,这些徒儿能有自己的理解,作为师父,应该给予祝福。

    三藏的态度慰藉着八戒两难的心情,他的泪水由衷地流下,自问自答:“怕的是心中魔,畏的是情中妖,师父,保重!”

    “去吧!”

    三藏露出不舍,轻轻拍了拍他的猪头,八戒褪下僧袍,一步步向着高家庄走去。

    他再也不压制自己的欲望,耳如蒲扇显金睛,獠牙锋利如钢锉,纠纠威风欺太岁,昂昂志气压天神,高喝一声,声音里前所未有的幸福美满。

    从此以后,佛门少了一位净坛使者,乌斯国界高家庄多了一位女婿。

    队伍里少了两个,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猴子牵着白马,白马背上驮着佛经,一路往南瞻部州边界而去。

    终于,出了乌斯国界,抵达了海岸边。

    海面一望无际,想要穿越大洋,对于普通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如果有小白龙的话,又算不得什么。

    可白龙马也将佛经放下。

    猴子麻木了,就见小白龙化出人形,来到三藏面前拜下,双手合十,问出了自己的问题:“我求的是什么果?了的是什么心?”

    三藏默然。

    小白龙寻找的是振兴龙族之法,入佛门也是看上了佛门的大兴,可最终他明白了自身所求,不在此道,自己回答了心中的答案:“我求的是寂灭果,了的是三世心。”

    寂灭是灭敌,三世是因果,小白龙将佛门之行完全当成了一场战斗学习,倒是受了天龙纹身的影响。

    无分对错,各自有各自的理解。

    在感情方面,小白龙倒是最为洒脱,飒然一笑,双手合十:“多谢师父一路栽培!”

    说罢,他纵身而起,化作一条大威白龙,蜿蜒高飞,向着四海而去。

    长啸一声,声音里前所未有的清晰明悟。

    从此以后,佛门少了一位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四海多了一位真龙。

    最后,陪伴三藏的只有猴子。

    哦对了,还有如小山一样的佛经。

    猴子瞅了瞅三藏,三藏瞅了瞅猴子,师父俩神情微妙,无招胜有招。

    作为徒弟,最终还是由猴子无奈地挑起佛经,顿时一咧嘴,留下了感恩的泪水:

    “沙师弟,这一路,辛苦你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