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镇魂碑 第106章:奇怪的客户

镇魂碑 第106章:奇怪的客户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奋这家伙一如既往的喜欢唠叨,又迫于田永铭的压力,当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但说出了狡先生对我进行悬赏通缉,甚至还说出了搜捕的大概范围。

    现在是白天,柳下鬼和一些吃人村民们不敢随意出现,但是那些邪人们却没有这个顾忌。被人魂果的悬赏所吸引,起码有十几个邪人分散在喀喇沁左翼,利用各种秘法来抓我。

    秦奋这家伙也是其中之一。

    说秦奋想要抓我,其实是有点抬举他了。这人本事不大,却喜欢贩卖消息,类似于江湖上百晓通一样的人物。

    他寻思着若是运气好提前找到了我,还可以把消息卖给其他人。

    人魂果他是不敢想的,但三十万现金却不是个小数目,足够他挥霍很长时间了。

    只是秦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竟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在街头上吃馄饨,更想不到田永铭这个胆大包天的养魂人竟然还敢回到喀喇沁左翼。

    却说我恍然大悟,也知道这地方留不得了。正想跟田永铭打个招呼,赶紧跑路的时候,却听到车声阵阵,两辆黑色的皮卡车一前一后,正在飞快的朝馄饨摊这边冲过来。

    透过车窗玻璃,我正好看到狡先生那张阴沉到了极点的人脸。

    秦奋这家伙奸猾的很,看见车辆冲过来,身子一缩,就软倒在了地上。田永铭急忙伸手去抓,却不成想抓了一个空,五指叉叉,只留下了秦奋的一件外套。

    与此同时,秦奋尖叫道:“快来人啊!这边!这边!”

    话音未落,皮卡车已经狠狠的撞在了馄饨摊上。

    只听咣当咣当的声音不断传来,简易的摊位瞬间被皮卡车撞的四下横飞。狡先生一脚踹开车门,指着田永铭喝道:“抓起来!”

    车门打开,六七个汉子从里面钻了出来,摩拳擦掌的朝田永铭给围了过去。

    这六七个汉子都是身强力壮,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一个个手里还带着甩棍,管制刀具。他们杀气腾腾的样子瞬间吓坏了周围的路人,一些人尖叫着钻进了附近的商铺,另一些人则头也不敢抬,压根儿就不想管这些事。

    田永铭倒是不笨,劈手就砸出一碗馄饨,然后撒腿就跑。开玩笑,对方这么多人,又有狡先生这种亦正亦邪的家伙,他不跑难道要留下来等死?

    首当其冲的一个汉子被馄饨砸在脸上,登时血肉模糊,烫的哇哇怪叫。但是剩下的人却毫不畏惧,一脚踹翻旁边碍事的馄饨老汉,撒腿就追。

    我看的目瞪口呆,卧槽,狡先生厉害啊!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追砍田永铭!还有没有王法了!

    虽然我就在馄饨摊上,可我在凶坟里面一晚上,折腾的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吃馄饨的时候犹如饿死鬼投胎一样狼吞虎咽。

    但也正因如此,竟然没人把眼前这个流浪汉跟堂堂阴阳店铺的掌事人联系在一起。

    哪怕是秦奋跟我同桌吃饭,哪怕狡先生开车撞了馄饨摊,愣是没有把我认出来。

    他们只看见了放火烧村的另一个罪魁祸首,田永铭。

    却说田永铭怪叫一声,撒腿就跑。这一跑下去,动静顿时闹的更大了,除了狡先生和他手下的汉子之外,一些徘徊在附近的邪人们也闻讯而来。

    开始的时候,还只有五六个汉子追杀田永铭,但是三五分钟之后,又有两辆车急速的撞了过来。

    田永铭两条腿就算是再厉害,也跑不过四个轮子,但是这家伙腿脚灵便,在镇子里面绕来绕去,时不时的还翻墙窜地,愣是跟追兵们跑了个平分秋色。

    狡先生自恃身份,并没有鸡飞狗跳的去追田永铭,而是自顾自的坐在了馄饨老板油腻腻的凳子上,点燃了一支烟,在那沉默的等待。

    我不敢离他太近,又担心田永铭真的被人给抓住,于是就悄悄的后退了一步,想办法先接应田永铭一下。

    这家伙毕竟是为了救我才返回喀喇沁左翼,我若是这样一走了之,哪里对得起他?

    不成想我才后退了两步,就看到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疾驰而来,开始的时候我大喜过望,还以为狡先生倒行逆施,终于惊动了执法部门。

    可谁成想那辆车停在狡先生面前之后,里面就钻出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

    那胖子没穿制服,长得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狡先生,脸上陪着笑说:“狡先生,这是谁又惹着您老人家了?”

    狡先生冷冷的看了那个胖子一眼,说:“我的事你也想管?”

    胖子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急忙说:“哪里?哪里?只是您的人闹腾的动静是不是有点太大了?要不,我让所里的同志们接手如何?”

    狡先生勃然大怒,顺手抄起一个馄饨碗就砸在了胖子脑袋上,然后破口大骂:“王胖子!行啊!老子的事情你也想管?”

    虽然这是一个空碗,但是狡先生暴怒之下用的力道着实不小,砸在王胖子头上,顿时冒出汩汩血流。

    王胖子身后的两个男子脸上豁然变色,纷纷向前走了一步,但是王胖子却急忙拦住了他俩。

    “干什么!狡先生这是跟我开玩笑呢。一点小伤,大惊小怪什么!”

    他虽然疼的嘴角直抽,但是脸上却仍然陪着笑脸,说:“狡先生说笑了,您的事我怎么敢管?只不过您抓人的动静的确是有点大,不如让我们配合一下?也好师出有名,对不对?”

    狡先生冷冷的说:“让你的人封锁整个镇子,抓一个带着黑伞,年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这青年脖子上有三道纹身,很好辨认。”

    顿了顿,狡先生又说:“若是让他跑了,老子就砸了你的派出所!”

    王胖子急忙说:“狡先生说的这是哪里话。这种罪大恶极的逃犯就应该被捉拿归案!您先等着,保证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的。”

    他冲身后的男子说:“听到了没?通知所里的弟兄,准备抓人!一个手持黑伞,脖子上有三道纹身的青年!”

    那两个男子不敢说话,匆匆的开车离开。倒是王胖子陪着笑靠近了狡先生,说:“狡先生,您放心好了,这人既然还在镇子里,我保证他插翅也难飞!”

    顿了顿,他又小心翼翼的问:“却不知道这人做了什么坏事?”

    狡先生哼了一声:“昨天晚上,他烧了我的村子!”

    王胖子脸上豁然变色,然后恶狠狠的说:“纵火犯!还是深更半夜放火!等同于杀人!这等穷凶极恶的家伙,一定会把他捉拿归案的!”

    我在旁边听的火冒三丈,卧槽!这就是纵火犯了?

    姥姥的!他狡华云大摆吃人宴的时候,你他娘的怎么不吱声?这不摆明了穿一条裤子吗?

    不过这个王胖子的出现,却让我心中警铃大作,原本以为狡先生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买卖,平日里偷鸡摸狗,有什么事都得藏着掖着,轻易不敢离开狡王村。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狡先生在这个小镇上,好像是爷爷一样的存在。

    他敢大张旗鼓的让手下抓人,折腾的小镇鸡飞狗跳,也敢拿着馄饨碗,对这位貌似官面上的小头目,说砸就砸,丝毫不带手软的。

    偏偏砸完了,王胖子还得擦掉血痕,陪着笑脸说话,生怕惹怒了狡先生。甚至为了讨好狡先生,不分青红皂白,立刻下令让所里的人参与抓捕活动。

    就算这地方是一个乡下小镇,但是能做到这种地步,足以说明狡先生的厉害了!姥姥的!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公道了?

    这件事好像越来越不简单了。

    起初的时候,我还以为狡先生只是一个喜欢吃人,懂得一些奇门异术的邪人。但是一把火烧掉了狡王村之后,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还在养鬼。

    后来发现狡先生竟然对官面上的人也是说打就打,这一件接一件,足以说明我这次真的摊上大事了。

    脑子里思索着,却听到镇子里警笛大作,到处都是凶神恶煞的汉子和穿梭来去的警车。小小一个镇子,几乎所有的出口全都被封锁了起来。

    穿着制服的公务人员在挨家挨户的搜索,长得奇形怪状的汉子们却游荡在镇子的出入口。在这种阵仗下,哪怕田永铭再厉害,估计也得歇菜。

    更何况被蒙在鼓里的民众们还以为是在抓捕逃犯,一个个的配合无比,看见了陌生人的踪影,就会立刻打电话通知警方。

    在这种情况下,华山养魂人或许敢对邪人们下狠手,却不敢得罪在编的派出所警员。

    我见狡先生铁了心想要抓他,心中也不免有点发愁。这下我俩都被堵在了镇子里,以狡先生对我俩的恨意,只怕非得要揪出来不可。

    正在发愁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抬头一看,只见田永铭站在一栋楼房顶端,纵身一跃,手里的金刚伞瞬间打开,犹如降落伞一样轻飘飘的从天而降。

    在他身后,两个刹不住脚的邪人大呼小叫的也跳了下来,但是他们手里没有金刚伞,哇哇怪叫着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登时摔的七荤八素,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有人大喝道:“站住!”

    田永铭充耳不闻,仗着金刚伞减缓冲力,双脚刚刚踏在地面上的时候就就急速狂奔,才跑了半截,手里的金刚伞左右一抡,打的两个邪人鼻青脸肿。

    趁着这个机会,田永铭已经冲到了镇子的出口位置。

    镇子外面就是荒芜的丘陵地带,只要进了荒野,就算是对方有车也开不进来。到时候除非狡先生或者其他高手亲自追来,否则的话田永铭还真有机会脱险。

    谁成想他刚刚冲到村口就愣住了,一个打着双闪的豪华车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村外。

    领头的那辆车上已经下来了几个人,正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个杀出重围的华山养魂人。

    坐在馄饨摊上的狡先生霍然起立,歪着头对王胖子说:“今天有客户来看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