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镇魂碑 第163章:第六个参赌人员

镇魂碑 第163章:第六个参赌人员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气冰冷,电光灼热。在冷热的不断交替之下,这座屹立了几十年都不曾动摇的准军事堡垒,第一次承受不住高温和低温的极端变化。

    石块在龟裂,墙体在颤抖,时不时的还有硕大的石头崩塌下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咣当咣当的碎裂声。

    我看的目瞪口呆,周围的驱魔人也满脸骇然,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有人忍不住低声说:“那是寂灭死气!是从无法轮回的残魂身上提炼出来的!这玩意儿天生至阴至寒!对活人伤害极大!雷剑先生,怎么能抗得住?”

    天地之间不得超度的亡魂很多,这些亡魂无法轮回,无法转世,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游荡下去,等到魂魄越来越弱的时候,就会永远的消散在天地之间。

    人死留尸,慢慢腐烂于大地。亡魂消散,留下的就是寂灭死气。没有意外的话,这股死气会慢慢消散于天地之间,如同被大地腐烂的尸体一样。

    可如果有厉害的驱魔人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出手收集这一股寂灭死气。寂灭死气可以带走活人阳气,侵蚀活人三魂七魄,甚至连厉鬼都不得逃脱,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夺命的必备利器。

    阴客人因为常年寻找两个残魂,所以接触过的寂灭死气数不胜数,闲来无事,倒也收集了不少。现在跟雷剑先生一场赌斗,毫不犹豫的就用了出来。

    寂灭死气尚未害到雷剑先生,却因为乍冷乍热,让观测站的坚硬石块都产生了物理变化。大家都知道,一块石头用火焰烧灼,再放入冷水里浸泡,再烧灼,再浸泡,没几次就会变酥,用手一掰就能成为两半。

    现在寂灭死气为冷,雷剑的电流为热,作用在墙壁上就是类似的效果。

    我看的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旁边焦急的等待。

    忽然间却听到车声阵阵,人声鼎沸,原来是从赌局废墟里赶来的驱魔人到了。

    只不过在驱魔人身后,还跟着为数不少的邪人,其中三个邪人分别穿着一件对襟小袄,一件红色连衣裙,还有一件灰白色的马甲。

    这三人双眉倒吊,身上鬼气森森,赫然是被三个厉鬼凶衣给附身了。也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在太阳底下活动自如。

    我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用目光严厉的禁止对方靠近。好在这些驱魔人和凶人们也都算是守规矩,眼看第五场赌局已经开始,于是就各自围绕在其中,不靠近,却也不远离,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摇摇欲坠的观测站,还有那弥漫的到处都是的寂灭死气。

    在赌局结束之前,不管是万魔坑的邪祟还是阳世的驱魔人,都不敢贸然冲上去。

    正在那心急如焚的时候,却听到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于耳,抬头看去,才发现观测站大楼的根基已经被冷热交替所腐蚀,承受不住石块的重量,发生了大规模坍塌现象。

    别看大楼只有三层,可是用材着实不少,这一坍塌,石块轰然掉落,登时砸的烟尘四起。尘土和黑气笼罩的区域,两柄雷剑的电光第一次熄灭了。

    我看的心中一紧,手上的指甲都差点戳破了掌心,雷剑先生不会就这么被砸死了吧?

    坍塌接连不断的发生,到处都是滚落的石块和弥漫的黑气,我一颗心都吊在了嗓子眼里,不由自主的抓住了镇邪短棍。

    不能去救人!绝对不能去!现在胜负未分,我若贸然行动,赌局就算是输了!

    雷剑先生,你一定要撑住啊!你若是败了,咱们就输了四场了!

    可能是我的祈祷产生了作用,只见寂灭死气之中雷光骤起,划破漫天烟尘。紧接着我听到雷剑先生一声长啸:“阴客人!你还不服输?”

    阴客人的声音狂热无比:“我的前路,无人能阻!哪怕你是雷剑也不行!”

    却见两个人影陡然窜起,直接暴露在了阳光之中。远来是他俩踩着坍塌的石块,已经冲到了废弃墙壁上面。

    众人急忙抬头去看,才发现雷剑先生衣衫褴褛,气息紊乱,手里的双剑光芒都暗淡了下去,而且我还注意到,他的一条胳膊似乎受了伤,软软的垂着,不敢过分用力。

    站在对面墙壁上的阴客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身上焦黑一片,扎着头发的头绳也断了,以至于披头散发的好不狼狈。

    最主要的是他手里的匕首都变成了麻花状,也不知道雷剑先生到底是怎样弄成的,亦或是他用匕首格挡从天而降的巨大石块所造成的?

    双方大眼瞪小眼,各自站在墙壁上恢复体力。但是大楼很快就再次崩塌,而且还是阴客人站立的那一面墙壁。

    阴客人的眉毛倒立,英俊的面孔早已经变得狰狞扭曲。只见他一步迈出,顷刻间就站在了雷剑先生面前。

    缩地成寸术!

    我忍不住惊呼一声,之前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阴客人的缩地成寸术已经修炼到家了,一步迈出,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对手面前。

    当初那七八个寻仇的凶人,就是活生生被阴客人给捅死的。现在他用在了雷剑先生身上,却不知道雷剑先生能不能抗得住!

    却听到雷剑先生暴喝一声:“你的缩地成寸术还差得远呢!”

    只见他双剑相交,正电荷和负电荷碰撞之下,瞬间爆发出一团电光。只听一声刺啦刺啦的电流声,紧接着两人飞快的后退,再次停在了相对完好的墙壁上。

    我仔细看去,发现雷剑先生胸口上多了一个窟窿,鲜血哗啦啦的往外喷出。但是阴客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半边身子都被电流给烧焦了,手持匕首的那条胳膊甚至都变成了焦炭。

    雷剑先生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他哈哈大笑:“若你的缩地成寸术有蒋先生一半的水准,估计我早就死在你手里了!”

    阴客人毫不客气的说:“若你的两柄雷剑乃是劫雷所化,恐怕我现在也没活路了!”

    雷剑先生喝道:“再来!”

    阴客人回道:“再来!”

    双方再一次战成一团,只见电光闪烁,黑气滚滚,原本就崩塌的观测站,再次被寂灭死气所包围。

    而且跟之前不同的是,寂灭死气的范围之内,还夹杂着无数湛蓝色的电光。

    我正看的着急,却看到旁边的驱魔人们发出一阵不安的骚动。有人低声叫道:“好家伙!那是什么?”

    “暴风雨?不像啊?倒有点像是邪云?”

    “是邪啊!没错了!万魔坑又来了了不起的邪祟!”

    我顺着他们指着的方向看去,立刻看见一片张牙舞爪的黑云占据了西方的半边天空。那一片黑云急速扩展,翻翻滚滚的朝着这边蔓延过来。

    没错!这是邪云!

    邪云之所以形成,是因为邪祟身上的邪气太过于浓重,以至于影响到了天地间的阴阳气息,导致邪气上升,形成邪云。

    邪云的大小能代表邪祟的强弱。越是强大的邪祟,能形成的邪云就越多。

    就我们头顶上这一片邪云,简直占据了半边天空,可想而知到底有多强大了!

    那片邪云的扩展速度极快,顷刻间就遍布我们头顶。此时的天空中已经呈现出一种极其怪异的状态,以我们头顶为界,西边是漫天黑云,邪气冲天,而东边则是温暖的阳光,照的邪云们不敢靠近。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副网络插画,叫天堂和地狱。

    邪云笼罩的半个世界就是地狱,而太阳洒下的另外半个世界,则是天堂。

    却说邪云一起,那些凶人邪祟们欢呼雀跃,但是驱魔人们则神色不安,面面相觑。我眯着眼睛朝远处看去,只见邪云下面,一个穿着黑袍,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影正在慢慢走来。

    这人走的速度很慢,但是每走一步,邪云就扩张一线。眨眼间邪云就掩盖住了太阳的光芒,让整片荒漠都变成了黑乎乎的阴天。

    我见周围的驱魔人们人心惶惶,厉声喝道:“是万魔坑哪一位到了!”

    云层下面,那个全身黑袍的男子忽然停下脚步,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说:“我叫玄尸,第六场赌局的出题人!”

    我勃然大怒:“现在第五场赌局尚未分出胜负!你敢插手这场赌局?”

    那个全身黑袍的男子冷漠的说:“我只是来看看赌局的结果。”

    我气的七窍生烟,王八蛋!你若真的只是看看赌局结果,一个人悄悄的过来就是了,干嘛还要释放身上邪气,勾引邪云笼罩天地?

    要知道雷剑先生和阴客人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任何外在因素都有可能导致这场赌局的结果。

    你大张旗鼓的过来,说是不插手赌局的事,难道背地里还不是想压制雷剑先生?

    当下我就怒道:“收起你的邪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人微笑道:“哦?你要对我不客气?你想怎么做?”

    他嘴里说着,邪云的笼罩范围却越来越大,连天边最后一抹蓝色都几乎要消失不见。我懒得跟这家伙废话,抽出镇邪短棍,向前疾走。

    那个叫玄尸的家伙距离我大概五十多米,但是我速度极快,顷刻间就已经冲到了他身边。只不过距离的越近,我就越觉得周围阴冷的厉害。

    等到他身前四五米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手脚都变得不听使唤了。

    这种阴冷对付普通人或许有效,可我的镇邪短棍里面藏着至阳至刚的太阳真火,只见棍子微微泛红,手柄处的琉璃吊坠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刚刚的寒冷和不适感瞬间消散。

    然后我张口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

    话音刚落,镇邪短棍已经带着一溜火花,直接落在了那人的头顶上。

    那人歪着脑袋看了我一眼,竟然不闪不避,直接用脑壳去硬抗。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这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脑瓜顶上。

    但是下一秒我就惊呆了,因为这家伙用脑袋挨了我一棍子,不但没有任何疼痛的样子,反而对我咧嘴一笑,说:“现在的驱魔人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我倒吸一口凉气,卧槽!这家伙的脑袋怎么这么硬!

    要知道镇邪短棍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是本着降妖除魔而去的。棍子不但材质特殊,上面还铭刻了无数辟邪符文,后来又有于不仁的太阳真火藏匿其中,一棍打出,不管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全都得歇菜。

    就我出道以来,用镇邪短棍不知道打过多少阴魂厉鬼,僵尸邪祟了,还真没遇见一个能硬抗的主。

    但是现在我却遇到了!而且他竟然还用自己的脑瓜顶来硬抗!

    这一棍子打的我手腕都疼了,可他偏偏就像是修炼了铁头功一样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