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镇魂碑 第398章:一件凶衣

镇魂碑 第398章:一件凶衣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仔细想想,白骨将军乃是此地大将,手下多是没有身体,只有骨骼的孤魂野鬼。这根白骨幡如此诡异,说不得也有孤魂野鬼藏匿其中。

    他在设立白骨幡的时候早就防备着我,我若是赢不了他,自然一切安好。我若是侥幸赢了,这根白骨幡立刻拔腿就跑,去找白骨将军。

    反正规定的是谁先拿到白骨幡谁就赢,我就算跑的再远,白骨幡在他手里,我也一样是一败涂地!

    眼看白骨幡越跑越远,我胯下的小马儿却咆哮一声,撒腿就追。这小马儿不愧是能化作鬼魂的存在,这一发怒起来,登时就越追越近。

    白骨幡上的骨骼们叮叮当当的碰撞不停,上面的骨头吓得嚷嚷叫:“好凶!好凶!那个活人追过来了!”

    “兀那骨马!大家都是一路阴魂,何必帮助活人来追我们!”

    “白骨将军!救命!”

    骨头块们在那胡乱嚷嚷,那两根旗杆却丝毫不停,速度贼快。

    我把镇邪短棍放在左手,右手却在腰间摸出了一条红绳,红绳两端绑着两个铁八卦。掂在手里抡了两下,窥准了旗杆奋力一甩。

    红绳打着转朝前面飞去,瞬间追上了旗杆。铁八卦带着惯性让红绳扭曲在一块,把两根旗杆绑的结结实实。

    旗杆迈不出步子,一个狗吃屎就跌在了地上,只疼的幡儿上的白骨们哇哇怪叫,哭爹喊娘。

    小马儿配合的很,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去。冷不防黄沙弥漫,白骨将军的战刀又砍了过来。

    我见白骨将军犹如狗皮膏药一样死缠不休,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寻思着这里是白骨将军的地盘儿,若是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指不定就要输掉了这一场赛马。

    不如直接弄死他,这白骨幡就算是跑的再快,他也赢不了我!

    既然主意已定,我反倒不急着去抢白骨幡,而是转过身来,恶狠狠的朝白骨将军扑去,嘴里怒骂:“今日先斩了你这个祸害!看棍!”

    白骨将军也不再用言语惑我,露出狰狞的表情:“好!咱们就手底下见个真章!”

    我骑着小马儿,白骨将军则是步战。我俩在黄沙之中杀的昏天黑地,难分难解。一会儿钻进黄沙之中,一会儿又从黄沙中钻出来。

    忽然有几具白骨快步迈出,想要去抢夺被红绳缠住的白骨幡,只不过他们才跑出两三步,邓伯川就抛出了一个圆形的碟子。

    那碟子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几具白骨的人头就咕噜噜的掉在了地上。

    邓伯川暴喝一声:“不怕死的尽管过去!看我们五个人,能不能把你们这群孤魂野鬼斩杀殆尽!”

    被邓伯川的气势所迫,白骨们传来一阵不安的骚动,它们群龙无首,又忌惮邓伯川的威势,顿时谁也不敢动。

    却说邓伯川震住群鬼,秦重却低声问道:“老邓,这小子行不行?那只鬼将还是很凶恶的。”

    邓伯川脸上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倒是阴不阳淡淡的说:“若是小家伙赢了,咱们就陪着他继续往前走。若是小家伙输了,准备杀光这里的白骨吧!”

    几个护道人在那低声商议,却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戛然而止,只留下黄沙弥漫,狂风呼啸的声音。

    不管是护道人还是白骨幡,亦或是鬼兵鬼将,全都屏息凝视,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里面的争斗停止了,自然只有一种可能:我和白骨将军分出了胜负。

    邓伯川神色淡然,但拳头却紧紧握着。片刻之后,黄沙之中就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了一个人,这人全身骨骼有细密的裂纹,像是被重击过的样子,正是鬼兵鬼将的首领,白骨将军。

    看到白骨将军,对面的鬼兵们陡然爆发出一声欢呼。邓伯川等人的心却迅速的沉了下去。

    阴不阳声音微微颤抖:“小家伙输了?”

    秦重恶狠狠的挽起袖子:“就算是输了,好歹有尸体和魂魄留下!老道招魂!我去抢他的尸体回来!”

    这家伙是个暴脾气,说干就干。但是邓伯川却急忙拦住了他,说:“等等,先别急!”

    秦重呸了一声,正想发怒,却听到一声马嘶从黄沙中传来,那匹小马儿驮着一个手持短棍的年轻人从黄沙中钻了出来。

    这个年轻人,自然就是我了。

    白骨将军的确是很强,不管是力气还是骨骼的坚硬程度,都要比常人厉害了多。

    只不过邪祟毕竟是邪祟,被我用善恶紫金葫芦震慑,压的他本领发挥不出,又用镇邪短棍敲碎了他全身骨骼。

    他自知要输,为了保住性命,才转身就逃。只不过才逃了几步,骨骼就不断的崩裂,以至于身上的骨骼全都是细密的裂纹。

    我骑着系小马儿慢悠悠的追了过去,等追到白骨将军的时候,才兜回马头,站在了白骨将军面前。

    白骨将军双眼呆滞,慢慢的举起战刀,只不过战刀才举了一半,就咔嚓咔嚓的碎裂,成了一堆白骨碎片。

    我意味深长的说:“白骨将军,您的确是很强。但被困万魔坑这么多年,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关于灵魂秘法的研究数不胜数,您不是败在了我的手里,而是败在了自己手里。”

    白骨将军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想要说句话。只不过动作幅度过大,脑袋上的骨骼轰然破碎,紧接着是脖子,脊椎骨,还有肋骨,大腿骨……

    顷刻间,刚才还威风赫赫不可一世的白骨将军,就这样全身骨骼碎裂,成了一堆粉末。风沙吹过,这堆粉末瞬间就被吹的四面八方,不知所踪。

    邓伯川看呆了,其余的护道人也看呆了,那群鬼兵鬼将,更是长大了嘴巴,眼睛之中的鬼火胡乱闪烁。

    谁也没想过我竟然把白骨将军给干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尖叫道:“杀人啦!杀人啦!”

    却是倒在地上的白骨幡,那些小骨头块们发出的声音。

    我催动小马儿,顷刻间就到了白骨幡面前,顺手抄起白骨幡,就恶狠狠的对那几块骨头吼道:“闭嘴!”

    白骨幡上的骨头立刻住嘴,一言不发。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些骨骼大部分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骷髅头,想来就是这些孤魂野鬼借助骷髅头才发出的声音。

    我朝四周环视了一眼,昂然道:“这场赛马,谁先拿到白骨幡就是谁赢了!你们的白骨将军,怕是永远也拿不到了。”

    鬼兵鬼将们阴沉着脸,双眼之中鬼火闪烁,却是谁也没人说话。我见它们神色不善,就对邓伯川等人暗暗比划了一下。倘若这群鬼兵鬼将翻脸,说不得就得让护道人来动手了。

    护道人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防备这种事发生。

    双方的气氛忽然变得微妙起来,忽然间有声音尖叫道:“这位活人老爷既然赢了!你们就应该遵守诺言!怎么着?还想对活人老爷动手?”

    又有人冷笑:“白骨老儿自不量力,竟然敢跟活人老爷作对!当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们这群鬼兵鬼将自不量力,难道就不怕死吗?”

    “让出道路!活人老爷赢了!都让开!”

    我听的目瞪口呆,原来说出这些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手里的白骨幡。白骨幡上挂着的人头你一言我一语,刚才还求这白骨将军救命,刹那间就又把他贬的一文不值,甚至口出恶言。

    这还真是一群不要脸的墙头草。

    虽说不耻这些墙头草的为人,但我却没有说什么。它们威胁几句,若是能让这群鬼兵鬼将让开,那也算是有点作用。

    不过我的默许似乎助长了白骨幡的嚣张气焰,无数挂在幡儿上的人头纷纷叫骂,一会儿说白骨将军自不量力,一会儿又说他残忍暴虐,能被我这个活人老爷救了,是他们的福分。

    有这群叽叽喳喳的东西在,虽然真打起来屁用不管,但却给对面的鬼兵鬼将们施加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几个鬼将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沉默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剩下的白骨鬼兵们有样学样,纷纷让路。

    邓伯川低声说:“老规矩,我走前面,秦重阴不阳左右护卫!月道长和咸大师断后!”

    五个人把我围在中心,大踏步的就开始往前走。虽说碍于赌约,这群鬼兵鬼将未必会翻脸。但我毕竟杀了白骨将军,难免会有一些傻不愣登的家伙要跟我玩儿命。

    好在我们一直往前,鬼兵鬼将们倒是谁也没有动手。只不过在穿过这片沙地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哈哈大笑:“不归人,你果然过了白骨将军那一关!看来黄帽子那个家伙说的对,前面两关根本拦不住你!”

    我顺着声音朝前面看去,却没发现人,只看见一件衣服飘飘荡荡,晃晃悠悠。

    当下我就哼了一声,说:“黄帽子应该还跟你说了,第三关也拦不住我,对不对?”

    这话顶的那件衣服愣了一下,紧接着恼羞成怒:“别把我当成白骨将军那种货色!你想走不归路,今儿爷爷就送你归西!”

    他不急还好,一急之下,我立刻又松了口气。看来赢天命的确说过,第三关也拦不住我的话。只不过这件衣服总是喜欢在自己脸上贴金,所以就改成了第一和第二关。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