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镇魂碑 第487章:群雄围剿尸之祖

镇魂碑 第487章:群雄围剿尸之祖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被帝铭上校的气势所迫,周围的驱魔人们只觉得扬眉吐气,心中激动。

    这才是大国应该有的气派!这才是活人应该有的气势!

    死人全部无条件投降,遵守阴阳协议,不得祸害活人。否则的话就只有一条路:战争!

    尸之祖歪着脑袋,像是不认识帝铭上校一样,仔细的打量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哈哈一笑,说:“我来之前,就曾经想过这次谈判很可能会失败,但我还是来了,你可知道为什么?”

    帝铭上校怡然不惧,说:“为什么?”

    “我是死人的领袖,我总得为死人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是不是?万魔坑虽然好,但是太小了。死人要发展,死人要自由,死人也想有自己的城市,有自己的家。帝铭上校,你说,我做这一切有没有错?”

    帝铭上校说:“身为死人领袖,这是你的职责。不过我既然代表全国的驱魔人,我也要为大家负责!谁活着不辛苦?驱魔人终日奔波劳累,守护普通的活人,他们跟猛鬼斗,跟僵尸斗,跟成了气候的精怪斗,倘若有一天,我告诉他们,这些猛鬼僵尸,邪祟精怪都是不能杀的,他们会怎样看我?”

    “活人和死人,本就是站在对立面的两个生命形态!尸之祖,你我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尸之祖缓缓的站起来,说:“好!很好!活人和死人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帝铭上校大声说:“我们活人行事光明磊落,尸之祖,你既然是来谈判,我们不会为难你!请吧!第三次生死之战,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尸之祖既然是来谈判的,哪怕是谈判不成,也不能主动对他出手。别看帝铭上校在小汤山布置了这么多,可更大程度上是那是在防备尸之祖,并没有想着直接在小汤山斩杀他。

    尸之祖嘿嘿笑道:“是啊,几千年前,我跟姚重华也是谈不拢的。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只有在战场上见面了!”

    帝铭上校大手一挥,说:“战场搏杀,生死各安天命!尸之祖!请!”

    尸之祖哼了一声,说道:“张无心!跟我走吧!”

    却听到张无忍喝道:“慢着!”

    尸之祖慢慢转过身来,说:“怎么?你们改变主意了?”

    张无忍怒道:“尸之祖,我们遵守规矩,不对你动手,但是你是不是也太不讲究了?当着我们的面带走活人,可曾把我们放在眼里?”

    帝铭上校一挥手,十几个顶尖的驱魔人就缓缓围了过来。却听到何中华伸手拽出来了一个人影,扔在了尸之祖面前,吊儿郎当的说:“尸之祖,您带错人了吧?蛇女是您的手下,是死人,她归您我们毫无意见,但是张无心乃是我们的兄弟,正儿八经的活人,得归我们。”

    尸之祖看到周围驱魔人团团围绕,忽然笑道:“何中华,你说张无心是活人?谁告诉你的?”

    我听到他这样说,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依稀记得有谁对我说过,天生子非生非死,非阴非阳,是极其特殊的一种人。

    如果这话是真的,我岂不是也不算纯粹的活人?尸之祖若是拿这个当理由,非得带我走,又该如何?

    何中华笑道:“尸之祖,咱们做人不能不讲道理。张无心是活人是死人,我们岂能不知道?您若是想在谈判桌上翻脸,那咱们就斗一斗,看看您一个死人,能不能扛得住我们这么多驱魔人。”

    “您若是不想在谈判桌上翻脸,那就放下张无心,您自己离开,我们绝不阻拦,如何?”

    尸之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森然起来:“帝铭上校,你怎么说?”

    帝铭上校冷冷的回答:“放下张无心,我们让你走!”

    我一颗心砰砰直跳,蒋先生说过,一旦谈判失败,尸之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因为我很可能是赢得这场生死之战的关键。

    所以在双方没谈拢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寻找脱身的办法。但是尸之祖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我只要稍有异心,他就能直接用尸气锁定我。

    否则的话我又不是傻子,岂能一直站在他身后让他掌控?

    现在双方已经为了我撕破脸,我很担心尸之祖会先下手为强,直接把我给捏死。

    没错!恐怕他早已经有了捏死我的打算!只不过顾忌帝铭上校和驱魔人们跟他玩命儿,所以才把我当成盾牌。

    越是这样,我越是危险。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可能是尸之祖感受到了我的恐惧,好奇的转过头来说:“你在害怕?”

    我虽然害怕,但还真不想在他面前露怯,当下恶狠狠的说:“怕?老子什么时候怕过?有种你就弄死我!”

    尸之祖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现在就杀了你,只不过可惜了,我还想让你为我办一件事。”

    他说完这话,陡然抓住了我的胸口,一口尸气从面罩下面直接喷出,只熏的我恶心想吐,脑子昏昏沉沉,四肢酸软无比。

    下一秒,尸之祖犹如大鸟一样腾空而起,飞快的朝远处遁去。

    周围的驱魔人们反应极快,只听帝铭上校厉声喝道:“特案处全体人员!准备镇尸棺!蒋先生!陈无夜!于不仁!跟我来!其他人按计划行事!”

    话音未落,四个人影陡然向前迈了一步,瞬间就到了尸之祖面前。

    这四个人,是最精通缩地成寸术的四个高手。尤其是蒋先生,缩地成寸术的造诣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只见四个人影忽隐忽现,头顶上忽然多了一把晶莹剔透,不断旋转的白伞,伞面上的无数璎珞叮叮当当的相互碰撞,然后倏然卷在了尸之祖身边。

    尸之祖一手抓着我的胸口,双肩微微一震,无数璎珞瞬间分崩离析,噼噼啪啪的掉在了地上。

    陈无夜厉声喝道:“好!”

    只见伞面倏然合拢,犹如一杆长枪,直接朝着尸之祖的胸口钉去。

    尸之祖冷笑道:“你曾败在我手上,难道还不死心?”

    他伸出一根手指,对准了陈无夜的伞尖轻轻一点,两者相互碰撞,登时犹如摧枯拉朽一样,把无心三破的只剩下一根根残破的伞骨。

    旁边有人眼疾手快,陡然拽住了陈无夜往后一拉,才免去了陈无夜右臂爆开的结局。

    尸之祖得理不饶人,一根手指犹如跗骨之蛆一样的追过来,却听到于不仁一声暴喝,虞剑横斩,已经切在了那根手指上面。

    虞剑上紫光闪烁,鬼文流淌,却愣是没有层破尸之祖的一块油皮。反倒是后震的力量让于不仁忍不住砰砰砰的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趁着这个时候,蒋先生已经一步迈出,稳稳的站在了尸之祖身后。他手里多了一红一蓝两根细绳。

    绳子的一头犹如毒蛇一样灵活至极,另一头却藏在了蒋先生的袖子里面。

    只见蒋先生抓住机会,两根绳子已经陡然飞出,缠住了尸之祖的双腿。他对我吼道:“张无心!吐那口尸气!”

    我心中烦闷至极,哇的一声,一股黑气就从我嘴里喷了出来。

    抬头一看,才发现帝铭上校已经从天而降,手里的军刀以霸道无比的姿态直劈了过去。

    谁都看的明白,军刀上面有一层淡黄色的气息缠绕其中,也就是说,这一刀不是普通的一刀,是加持了无数驱魔人运势的一刀!

    帝铭上校要一刀制敌,把尸之祖劈成两半!

    尸之祖哈哈一笑,说:“好刀!好刀!简直比虞剑还更胜一筹!”

    他说完之后,陡然伸出右手,直接就朝帝铭上校的军刀抓去。

    帝铭上校双眼精光闪烁,喝道:“尸之祖!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等!斩!”

    军刀砍下,却被尸之祖的五根手指直接捏住。帝铭上校只觉得一刀斩下,竟然如同斩进了石头里面,向下砍不动,想拔出来却又被卡住了。

    不过帝铭上校早就知道尸之祖难以对付,也没有半点惊慌失措的感觉,而是厉声喝道:“再斩!”

    黄光在军刀上面一闪即逝,然后刀芒闪烁,直接割开了尸之祖的手掌心。

    尸之祖吃疼之下陡然松手,语气却满是赞赏:“好!你对国运的理解竟然能达到如此地步!”

    他双腿一振,崩断了蒋先生的红蓝两绳,劈手一掌,只打的于不仁口吐鲜血,倒飞而出。陈无夜脸色惨白,不敢向前,帝铭上校神色委顿,也不知道哪里伤到了。

    蓦然间尸之祖陡然伸手,拦在了自己的眉心。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回荡在整个山谷之中。

    狙击枪!

    帝铭上校在周围配备了狙击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狙击枪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就不用说了,这玩意儿对付没有实体的阴魂厉鬼用处不大,但是对付尸之祖倒也算是有点效果。

    只不过尸之祖这家伙强的变态,狙击枪的子弹超越了音速,但仍然被他徒手给抓了下来。

    真正的徒手抓子弹!

    尸之祖冷笑道:“你们若是经历过第一次和第二次生死之战,就应该知道这种东西对我没有半点作用!枪?我连大虞王朝的诛魔箭都不怕,岂会害怕这种东西?”

    他随手一抛,被抓在手里的子弹瞬间消失,下一秒,远处就传来了狙击手的一声闷哼。

    却听到徐剑秦厉声喝道:“狙击手原地待命!不许再开枪!外勤队,封锁山谷入口!开启镇尸棺!次声波发射器准备!今日一定要把它留下!”

    特案处的成员们纷纷忙碌起来,余博士怒吼道:“次声波发射器需要时间!”

    却看到十多个身影此起彼伏,已经趁机追了过去,把我们团团围在核心。

    我被尸之祖抓在手中,却依然能看到追来的众人。

    这些人有铁三船,铁木耳父子,有张无忍和何中华兄弟,有张家五杰,有广济寺的法僧,也有茅山,龙虎山,西王母祖庙,大雪山寺的高手。

    这些人随便一个,都是圈子里的顶尖高手。

    陈无夜,和于不仁飞快的退了回去,这两人在刚刚对抗尸之祖的时候受伤最重,一个无心伞报废,一条胳膊差点被硬生生绞碎。

    另一个心口中了一拳,若非于不仁用虞剑拦截了一下,否则这一拳打穿他的胸口都有可能。

    面对如此强敌,十几个顶尖的驱魔人谁都不敢怠慢,全都拿出了自己最趁手的武器来。

    被这么多驱魔高手围着,尸之祖却没有半点惊慌的神色。他双眼冷冷的扫过,说:“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随手一扔,我就腾云驾雾一般,直接挂在了一棵大叔上。只见他喷出一口黑气,那棵大树就疯狂的生长起来,一根根树杈犹如惊蛇乱舞,在周围虚刺。

    我看的骇然,这分明是以尸养树的手段!是把大数养成妖木的方法!

    只不过普通的僵尸若想以尸养树,没有几十年的时间压根儿就没有用。可尸之祖只是一口精气喷上去,这棵大树就活了。

    这是尸之祖临时囚禁我的地方,毕竟我现在昏昏沉沉,四肢酸软,也不用担心我逃走。

    尸之祖把我挂在树上之后,就深吸一口气,下一秒,他就直接冲进了人群之中。

    我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一看顶尖的驱魔人如何镇压尸之祖的。却听到张扎纸低声喝道:“按计划动手!我先来!”

    只见张扎纸摇身一晃,三个身影分别从三个方向直接扑来。

    这是张扎纸以纸人为傀儡,以精血为灵魂制造出来的分身。

    虽说是分身,但纸人手持刀剑,横眉怒目,哪怕是厉鬼僵尸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只不过尸之祖何等厉害,身子微微晃过,三个纸人瞬间就分崩离析,然后燃烧起了一层黑色的火焰。

    张扎纸的身影忽然从地下爬了出来,满身鲜血,双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尸之祖冷冷的说:“你以为藏在地下就能偷袭的到我?”

    他一脚踩下,想要把张扎纸活活踩死,不成想张杀畜和张杀盗一左一右的围了过来。在两人的身后,空中还呜呜的飞着两件法器。

    一件是广济寺无月大师的铜钵,另一件是一个圆形的碟子,却是茅山道派的前辈最厉害的法器。

    这两件东西隐藏在张杀畜和张杀盗身后,收敛起息,声音微弱。等两人靠近的时候,才陡然拐了个弯,铜钵陡然变大,当头就把尸之祖给笼罩在其中。

    西王母祖庙的一位前辈喝道:“瑶池重水!天阴符!”

    瑶池重水是西王母祖庙的杀手锏,也是他们的镇派之宝。这次为了镇压尸之祖,这位前辈取出了几乎三十年来的所有库存!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