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镇魂碑 第854章;龙无火

镇魂碑 第854章;龙无火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阴阳峰一战之后,我和张无忍等人失踪了整整三年。

    除了中土特案处的少数高层,极少有人知道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究竟在干什么。

    张无忍等人也就罢了,偏偏三年前尸之祖对我下了格杀令,这也让无数人绞尽脑汁的想把我捉拿归案。

    以前找不到我人也就算了,现在我单枪匹马的出现在冥河府邸,他们岂能让我轻易离开?

    面对无数妖魔鬼怪,我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这群家伙放在眼里。这里是冥河,是冥河之主的地盘儿。

    在这,哪怕是尸之祖来了,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只要他不对我下手,我就没必要去怕这么一群家伙。

    别看对方鬼多势众,但彼此之间又不属于同一阵营。万魔坑的秘魔看不起酆都十二城的乡巴佬,酆都十二城的城主又看不起鬼之国舔着脸跟活人搅和在一起。

    深海龙种骄傲自大,只服冥河之主,幽灵国度的雅典娜也不会跟其余邪祟打交道。

    说真的,如果群邪齐心协力,一门心思的想杀我,我还真招架不住。但群邪各怀心思,我斑点都不怕!

    当下我微笑一声,自顾自的走到贵宾楼的坐席上面,低头一看,只见面前的桌子上还有挂着冰霜,晶莹剔透的,如同葡萄一样的水果,随手摘下一枚,直接塞进了嘴里。

    辰风淡淡的说:“死到临头,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大吃大喝,张无心,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气!”

    我笑着说:“死到临头?没觉得啊。反倒是你们十二秘魔,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吧?怎么样?无尽城一战,是不是回味无穷?”

    辰风勃然大怒,炮轰尸山,无尽城之战,他的同伴死伤殆尽,十二秘魔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

    当初雄心勃勃的想要跟十二紫衣大神官抗衡,谁成想竟然会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对活人和阴阳店铺的厌恶,几乎成了辰风的心病!

    哪怕没有尸之祖的悬赏,辰风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驱魔人!

    说起来,辰风这家伙的确算是一把好手,十二秘魔之中排名第一,实力比当初的我强了不止一点。

    这三年来,他又卧薪尝胆,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

    本以为他被我这话一激,当场就要翻脸动手。可我手持黑白生死剑等了半天,才发现辰风虽然气得吹胡子瞪眼,偏偏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我微微一笑,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他来冥河府邸,并不是冲着我来的,八成是想跟冥河之主达成某种协议。在这个节骨眼上,辰风是不会做出任何让冥河之主厌恶的事。

    哪怕他再恨我,也绝对不会冒着得罪冥河之主的风险出手对付我!毕竟我现在也是贵宾楼的一员。

    想明白这一点后,我更是心中大定,自顾自的坐在冰冷的座椅上,翘着腿开始吃东西。还别说,在水下吃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且这长得跟葡萄一样的水果,吃一个就透心凉,全身上下都精神了很多。

    群邪们见我如此淡定,一个个面面相觑,却谁也不敢动手。哪怕刚才斗的不可开交的罪城城主和弥恒城城主都停下手来,好奇的打量着我。

    我在那吃的不亦乐乎,完全没把在场的邪祟们放在眼里。忽然间听到有人笑道:“张无心,冰心果虽然好吃,但吃多了容易造成阳气散逸,阴气聚集,你乃是中土驱魔人,可别没死在邪祟手里,反而死在了自己贪嘴的上面。”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正遥遥的举起手中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他喝完之后,把空杯子对着我一亮,然后说道:“中土驱魔人英雄辈出,着实让我敬佩不已。这一杯,算是敬中土的。”

    人家客气,我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于是同样举起桌子上的酒杯,笑道:“承蒙先生看的起,张无心谢过!”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的气息从喉咙里直接钻进了肚子,刚刚被冰心果冻住了的身体,瞬间就融化开来。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我全身酸爽,忍不住大声赞道:“好酒!”

    那魁梧大汉笑道:“这是从冥河岩浆中酿造出来的烈酒,只不过原材料你怕是有点不喜欢,这是冥河水鬼的三魂七魄极度压缩,融入水中而成。”

    我面不改色,端起酒壶又喝了一杯,淡淡的说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古人都以敌人为食,如今生死之战,我为何不能以厉鬼为食?这酒,我喜欢!”

    周围群邪见我豪情万丈,虽身处群邪环伺之中,却大口喝酒,面不改色。哪怕有心想要抓我去领赏,也不由自主的暗暗赞叹。

    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笑道:“看先生相貌,应该是来自深海,却不知如何称呼?”

    那大汉淡淡的说道:“龙无火。”

    我微微点头,双眼精光闪烁:“深海龙种占据大海,从不参与生死之战,却不知道这次为何来冥河?”

    龙无火哈哈一笑:“从古到今,冥河的最终归宿都是深海,这地方,你们来得,为何我深海龙种却来不得?”

    我举杯笑道:“如此说来,深海龙种跟冥河之主应该还是远方亲戚了。张某人失敬!”

    却听到旁边有人冷笑道:“冥河属阴,深海属阳,虽是亲戚,但关系却未必会好。龙无火,六千年前,你们被冥河之主驱逐进出冥河,恐怕心中一直憋着一股火吧?”

    龙无火双目精光闪烁,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个全身不断变换形状的阴魂正在那冷嘲热讽。

    他先是一怒,随即淡淡的说道:“几千年前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反倒是这位先生,应该是万鬼联盟的一位盟主吧?怎么?你们的总盟主,赢跑跑,这次终于不跑了吗?”

    那阴魂身上的阴气剧烈的波动起来,森然喝道:“找死!”

    龙无火哈哈大笑:“找死?我龙无火活了二百多年,还真有点想找死了!怎么?你要帮我一把?”

    说话间,他身上倏然冒出一股淡淡的火焰,火苗在水流之中不断的流淌,映在众人脸上忽明忽暗。

    有人低声惊呼:“龙火!”

    龙火是一种很特殊的火焰,只能在水中燃烧,一旦离开水中,反倒是会熄灭。在中土的化外之地,曾有养龙人最擅长使用龙火,只不过随着深海龙种的崛起,养龙人们几乎被这群残暴的家伙给杀绝了。

    在深海龙种看来,养龙人把带有龙族血脉的鲤鱼,乌龟,鳄鱼等等生物拿出来圈养,纯净其血脉,化作蛟龙。这是对深海龙种的一种侮辱。

    以前深海龙种常年居住于深海之中也就罢了,现在天地阴阳颠倒,深海龙种也蠢蠢欲动,出海的第一件事,就斩杀了化外之地的无数养龙人。

    他们使用的龙火,也是从养龙人手中得到的。

    面对专门烧灼灵魂的龙火,这位盟主怡然不惧,反而亮出了一面令牌,令牌上面纹路复杂,微微一晃,就激荡出水流,逼的龙火不得近身。

    他淡淡的说道:“大家来冥河府邸,都是冲着同一件事来的。嘿嘿,反正早晚都要翻脸,不如咱们先较量较量!”

    我心中恍然,难怪大家剑拔弩张的谁也不服谁,原来他们来冥河府邸都是为了同一件事。

    而且这件事,很可能只有一方势力能办成,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家都是竞争关系。

    想到这,我更是咧嘴一笑。要知道我单枪匹马,最怕的就是这群邪祟们联手对付我。现在确定了这个消息,最起码在冥河之主出现前,他们是不可能联手对付我的。

    明白这一点后,我不由的心怀大畅,再次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说来也奇怪,这种特殊的美酒跟冥河水相互不融,又因为密度比较高,所以即便是在水中也能正常饮用。

    若是能在这档口挑拨离间一下,或许还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不过想要挑拨离间,起码得先知道他们聚集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忽然间眼角一瞥,看见几个神圣牧师正在旁边探头探脑,我忽然抓起酒壶酒杯,脚步微晃,已经坐在了那几个神圣牧师身边。

    我把酒壶放在桌子上,微微拱手,行了一个驱魔人之间的礼节,然后说道:“中土阴阳店铺张无心,见过先生。”

    那白衣牧师见我过来,颇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样子。他急忙回礼,说道:“神圣国度白衣大牧师凯尔,见过张无心先生。”

    我见他神色慌乱,目光闪烁,心中微微疑惑。不过天下活人乃是一家,哪怕他为西方,我为中土,仍然算是同一阵线上的。

    更何况奇克王子现在掌管神圣国度,跟中土更是历来交好。

    没理由他见了我会害怕啊。

    我心中虽然疑惑,脸上却不动声色,恭恭敬敬的说:“奇克大骑士长现在可好?”

    那白衣牧师急忙回答:“多蒙先生记挂,大骑士长身体安好,掌管神圣国度,邪祟不近,乃是西方世界的定海神针。”

    我微笑道:“如此甚好,只不过晚辈有一件事不明白,我中土驱魔人跟神圣国度历来交好,又都是站在抗击死人入侵的同一阵线上,为何先生万里迢迢抵达冥河,却不曾把消息传递给中土特案处?”

    这话一说,原本有点慌乱的白衣牧师,顿时变得更加手足无措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