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13章 相亲2

剑卒过河 第13章 相亲2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几日齐二那伙人没有来找他,母亲说的对,也算是有家有口的人了,也不可能终日在外晃荡,这个世界上的年轻男子,穷困点的十五,六岁就出来讨生活的比比皆是,像他们这样十七,八的年纪,哪怕家境富有,也不可能真的放纵,

    纨绔,永远是极少数。

    第三日一早,锻炼之后刚用过了早食,正准备去母亲那里请安,然后开始一天的忙碌,却没想到彩环姨领着几个内院的丫鬟婆子涌了进来,把他团团围住,

    看着她们手里的各种衣褂鞋帽,玉饰饼粉,他立刻明白了她们的用意,心中暗呼大意,急忙喊来了平安,

    “去和齐二打声招呼,就说我今日有难,需要兄弟们的帮衬,让他们在游湖春会上等我!”

    彩环姨就在旁边笑,“这又不是去打架斗殴,大家都是斯文人,行的也是风雅事,偏要去唤你那些狐朋狗友来,小相公,是不是心中发虚,不好意思呀?”

    娄小乙就尴尬的笑,他倒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他又不是初哥,前世虽然没有结婚,但玩友不少,有花钱的也有不花钱的,所以来了这个世界,对这方面的要求并不急切。

    其实便只这初来的三,四个月,彩环姨就暗示过好几次,他房里的那几个粗使丫鬟其实也是可以用的,这也是大宅门的规矩,总不能都到成婚的年纪了,还什么都不懂吧?

    正因为面貌身材都很普通,所以才放心安排在他房里,就算是用了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等成亲前多給些银子打发了事。

    大户人家在男丁的成-长过程中基本都是这个法子,还有家中男性长辈带着族中子弟去浊馆厮混的呢,可不是不着调,锻炼的就是子弟们不受引诱的基本定力,只有这样,未来家族中的事务才敢放手交給他们去做,否则来个狐狸精一勾魂,做出什么有损家族的大事,那就麻烦了。

    见的多了,也就淡了。

    但这些都是生意人家的手段,对娄府来说却不合用,毕竟书香人家要顾及名声,最重要的是,娄府没有成-年的男主人!没有合适的长辈去引领娄小乙,而这些话她们妇道人家又不好明说;之前的娄小乙是个榆木疙瘩,之后的娄小乙又是个老精油子……

    “我昨天晚上才洗过澡的……”娄小乙无力的抗争着,

    彩环姨寸步不让,“再洗一遍!你那叫洗澡?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过遍水,剩下的汤水清亮的都可以去熬粥!

    你看你现在,一身的汗水离的老远都能闻到,人家不会以为你是娄家公子,还以为是外面早起卖苦力的呢?

    今个这水要加香料,花瓣,我家小郎君要打扮的香喷喷的,人家小娘子才不会讨厌!”

    在几个内院丫鬟嘻嘻哈哈的折腾下,娄小乙总算是沐浴完毕,本来都没这方面的念想,大早起的,却被几个大丫鬟洗出了一身的火气,也没个出处!

    火气更大的,是里里外外这一身的穿戴,平时他穿的也无所谓,府里两位女性长辈也不要求他,反而为他的节俭淡然而骄傲,但这是不遇事,真遇到了场合,像娄府这样真正见过大场面,在照夜国都算是顶极的人家的排场,又岂是普城的一群乡巴佬能比拟的?

    彩虹姨更是其中翘楚,那可是曾经服侍老爷上殿穿戴的人物!

    却只见,一身纯色湖青文士袍,高贵中透着简洁;腰扎纯白丝带,一个如意结打的精巧无比;脚下黑面快靴,千层衲底;头上简单的文士巾一扎,古玉发簪,披发而下,潇洒中略显不羁,他未成婚,也未当家成-年,所以头发不必束起。

    整个身上就一件装饰,白丝束腰上的一方古玉,也是青色,玉质极品,却图案简单,和文士袍正好搭配。

    不愧是时尚大家的眼力,可不是财富的堆砌,当普城的富人们还在比谁家的仓库更殷实时,彩虹姨早就脱离了这种庸俗的层次。

    满意的转了又转,看了又看,彩虹姨才哼道:

    “游湖春会上有李家的老三,也是个想吃天鹅肉的,不过哪里比的过我家小乙了?

    我都不用想,就能猜到那小子必然是一身的金玉,俗不可耐!小乙放心,那林家小娘子是个好读书的,好坏美丑,格调高低又怎么可能分不清?有小乙你这一身的简约大方,那所谓的李家首富之子,在你面前就是个倒腾金玉的贩子!

    你都不用开口,都能压他一头!”

    娄小乙在这位姨面前毫无脾气,这是从小养大的情份,单论时间,相处甚至要比母亲还长,因为母亲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放在怎么维持娄府的运转上。

    “彩虹姨,我怎么觉得这味道是不是太香了些?搞的我头晕,这么重的香气,会不会让人觉得太,太娘了?”

    作为一个成-熟的灵魂,他前世没喷过古龙水,这一世也没如此精心打扮过,对这气味实在是无法接受,这就不是香和臭的原因。

    彩虹姨一瞪眼,“娘什么娘?你就是这种场合去的少了,没经验才说这种话!

    姨敢打赌,今日去的公子们中,就你这点香味都得从倒着数!就那李家老三,那恨不得身上倒一瓶,口里喝一瓶,说出话来都是满口芬芳呢!”

    娄小乙再次叹了口气,“但愿他昨晚上没吃羊肉葱头!”

    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娄小乙一行开始往外走,旁边彩虹姨还不停的叮嘱,

    “你母亲说了,今天不用再去请安,这梳洗装扮都花了多半个时辰,约摸游湖会都开始了吧?

    我跟你说小乙,像这种情况去的太早太晚都有讲究,太早显的猴急,咱们娄府不掉这面子;太晚又不太尊重,咱们书香门第是不会做的……

    见到小娘子,不需要刻意表现,就小乙你这样的人物,只需往那里一站,自然就鹤立鸡群;话不要多,一般小娘子都不喜欢话多之人,那会显得轻浮,但也不能像你往常那般一声不吭,要抓重点,一语既出,画龙点睛……

    要沉稳,不要随便大笑,也不要板着个脸……”

    娄小乙在彩虹姨的疲劳轰炸下狼狈而行,去参加个游湖春会而已,又不是去考会试,至于的么?

    总算是走出了大门,在平安和一名老军的陪伴下,纵马离去,背后还传来彩虹姨的叮嘱声,

    “小乙,不要乱吃东西……”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