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15章 相亲4

剑卒过河 第15章 相亲4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个世界,仍然是以男权为主的世界,但女性的地位并不低,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有话语权,尤其是在亲事方面,她们的态度很重要,也并不完全是那种由父母媒婆随意摆布的地位。

    基本上一门亲事的成功,除了门当户对,双方家族都有意愿的前提下,还要看女方对求亲者的印象,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小夜湖游湖春会就是普城最著名的相亲场所,让适龄的年轻人们趋之若鹜。

    毕竟,哪个男人也不希望自己娶个丑八怪,哪个少女也不希望自己嫁个穷矮矬。

    连接亭榭的回廊上,匆匆而过的男宾们络绎不绝,他们中大部分都有明确的目标,即使是相亲,也不可能完全凭自己的心意,否则地主家的少爷看上了权贵家的小姐,成功的希望就非常的渺茫,再万一和仇人家的对上了眼……

    男宾中,来过多次的并不少见,前年没合适的,去年没瞧上的,今年就再来碰碰运气;而且其中大部分也不是只有唯一的目标,

    普城今年都有哪些大家闺秀发育好了,可以嫁人了,人手一份名册,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早被媒婆们打听的一清二楚,毕竟这是大活人,养育了十多年,也不可能和白萝卜一样一直放地窖里藏着。

    根据自己的条件,再看女方的条件,再考虑些其他的东西,比如两个地主家的地能不能连成片,两个商人能不能携手垄断,两个官员可不可以把持府政,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

    其中平衡,相当的微妙,当然,也有跨界的,但那是少数。

    相对来说,娄府算是其中心思最单纯的,就是为了娶个媳妇,生几个崽子,以利于府中的两个老妇人解闷玩儿,

    娄小乙已经长大了,不好玩了!

    从早食开始到现在,娄小乙已经被折腾了一个半时辰,他在嗅觉终于恢复了正常后,又感觉到了阵阵饿意,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口壮之时,每日早起的那一个时辰的大运动量,早已把早食那点东西消耗了个精光。

    “吃的东西,都在那四个大亭榭中,其他的地方没有?”

    平安不得不一旁提醒道:“是的,都在四大亭榭中,不过公子,彩虹姨临出门时可是说过了,不让你随便吃东西,有损您的形象,要矜持些……”

    娄小乙不以为然,眼前这场景不就是前世的冷餐会么?每个人一边端着盘子,便吃边喝边聊,你不吃就能显的高雅?

    “都交了钱了,当然要吃回来!不仅我要吃,你们也要吃!而且不能挑喜欢的吃,得挑贵的吃!总不能白来一趟还亏了本!”

    娄小乙现在的思维来自于前世朴素的思想,这就是吃自助餐的第一原则,是穷屌丝的至高境界,只吃贵的,不吃对的!

    随便找了个方向,抬步就要往前迈,却被平安干净利落的拉了回来,

    “公子,您的目标不在冬暖亭,是在春雨亭!”

    娄小乙死鸭子嘴硬,“如你所说,美色之前吃东西不雅,那么我去冬暖亭先填饱肚子,再去春雨亭会小娘子,不香么?”

    平安长随有些凌乱,以前的小郎君可不是这样,斯斯文文的,温和安静,对主母的安排言听计从,从不置疑,除了有些沉默,其他的都很好,属于仆人们最愿意侍候的那一类主子;但自从和齐二一伙勾搭上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的更有主意,而且说起话来损的很!

    他当然不会知道,小主子的变化完全和齐二一伙无干,这根本就是某个时空穷屌丝的标配,蔫坏,嘴毒,阴损!

    他现在是侍候的非常辛苦,远不如之前的滋润,再看旁边的老军,却是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仿佛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他无干似的……

    娄小乙昂首阔步,气宇轩昂,直入冬暖亭,亭中早有数十人在场,言笑晏晏;

    女眷们一般都是依栏而坐,身旁丫鬟环侍,一为服侍,二为遮挡登徒子们的色眼,只有遇到了心仪的郎君,才会稍微移开遮脸的团扇,自家丫鬟闪开一丝缝隙,互相之间配合的十分的默契。

    鹤立鸡群的娄小乙这一进来,立刻引来女眷的秋波,以及男客的敌视,你说好好的一群土狗在卖弄才情见识,偏偏窜进来一条威武的黑背,让众土狗情何以堪?

    娄小乙也不做作,而是完全做回了自己,反正他也不想相亲成功,自然就是怎么随性怎么来;他心中也很鄙视,明明都来了这地方相亲了,偏还要假模假式的,拿团扇遮脸,丫鬟挡身,就像看一眼会少一块肉似的,至于么?不想让人看,你就别来啊!

    虚伪!

    穷屌丝吃自助,第一步一定就是侦察环境,对菜品做到心中有数,而不是急吼吼的上去就拿。

    转了一圈,十数把团扇挪开,数十名丫鬟闪腰,却见那位俊俏的小郎君堂而皇之的抄起一只大号的瓷碟,开始对琳琅满目的吃食下手,

    菜蔬果品不动,糕点甜品不碰,就只拣那扇贝淆肉,山珍河味,一样拣了一小块,冲各位才子佳人一笑,找了个空地,斯斯文文的吃了起来。

    这叫试吃!在同价值下,当然要选合自己口味的;味道这种东西,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看着喜人,结果一吃糟糕,众目睽睽之下,你是扔还是不扔?

    扔了,让他人闲话浪费,哪怕你在家扔无数,当人面上也不能这么做;不扔,平白占了肚子,亏的慌!

    本来娄小乙进来时这些人还在联诗遣句,意兴甚高,但这俊俏小郎君进来的这一番操作,却让好好的联句高雅之事无疾而终,结果是大姑娘小媳妇看这小郎君吃东西,竟然比听他们联句还有兴趣!

    这让一干追求者们十分的无趣,但也有心思灵活的,寻思着小姐们喜欢看人的真性情,那么反正大家都饿了,他吃得我吃不得?

    但同样是吃,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像娄府这样从小就在彩虹姨严格督促下才养成的优雅吃相,一般人如何能立刻学的来?

    吃慢了就显做作,吃快了又显粗俗……却不像娄小乙,小口快下,腭舌相挤,嚼不露齿,咽不鼓喉;佐以清水一杯,呡之相送,下食送水,节奏富有韵律,仿佛与自然贴合,

    时时左右举杯,常常四顾微笑,偶尔眉头微皱似有骨哽,频频点头以示对美食之赞许,这哪是吃饭嚼肉,就整个一个抑扬顿挫的无声演讲,让人看他吃食,自己不饿都有了一试之意。

    箸不离手,碟不悬空,微笑之间,淆肉卤品灰飞烟灭!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