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36章 娄姚氏的惩罚

剑卒过河 第36章 娄姚氏的惩罚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乎娄小乙意料的,母亲却并没有表露出多少怒意,而是略显疲惫,

    “小乙来了,你彩环姨出去办事,也是你留下来的烂摊子!

    本来还想等她回来再和你说,但你既然来了,那就不拖了!

    起来吧,跟我来!”

    娄小乙一头雾水,跟着母亲向内院深处走去。

    大宅门有大宅门的规矩,并不是说娄小乙是这里的小主人,就能去所有的地方,最起码,母亲内院的几个地方就不能去,一个是内院的一个小佛堂,一个是父亲曾经的书房。

    原来的娄小乙很乖,很守礼,这些地方从来不来,他自己的大书库中的书都读不完,哪有时间来父亲的小书房找书?在他想来,这里的书也一定是和国家治理等政治有关的书籍,对此他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等现在的灵魂穿越而来,就更没有这方面的概念,连想法都没有。他很尊敬这一世的母亲,慢慢的也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儿子,但要让他把一个死去近二十年的人当成父亲,并发自内心的敬仰,就有些勉为其难,所以不接触这个父亲的一切,就是最基本的想法。

    娄姚氏带他来的地方正是娄司马的小书房!

    说是小书房,其实也不算小,比娄小乙的书房还要大些,摆设很简洁,窗明几亮,一看就是时有打扫的;最显眼的就是沿墙摆放的几个大书柜,满满的都是竹简,只不过看不出来都是什么内容。

    娄小乙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母亲,疑惑道:“母亲,这是?”

    娄姚氏走近他身前,摸了摸早已高过她一头还多的脸,溺爱道:

    “小乙长大了!能在外面惹祸了,也说明能担事了!

    母亲不会约束你,也不会惩罚你,因为成-长,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小时候没有,长大了补回来,天经地义!

    你只需要记住,你曾经答应母亲的……”

    娄小乙还是不明白,娄姚氏把他拉到一面书柜前,指着其中一个放满了竹简的书匣,

    “我知道小乙对修行中事感兴趣,但我却不希望你沉迷其中,这不仅是我的愿望,也是你父亲的心意!

    但小乙长大了,就有了自己的主意,堵不如疏,我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一直不让你接触,结果就搞出了个什么土壁窟刻寻宝的闹剧!

    外面哪有什么宝贝?真有的话又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毛头小伙子?都是骗人的!不过是卖个藏宝图钱而已!

    你父亲不赞成修行,不是因为修行无用,而是那会占用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的大把的时间,到老,其中绝大部分也是碌碌无为,于国无利,于家无利,

    他那个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是接触过无数的修行人的,其中更有很多的修行朋友,当然,也就积攒下了很多修行的法门,有别人送的,也有缴获的,都收录在这个书匣的竹简中!

    这些东西我本应早早的毁去,但你父亲的东西,我又舍不得,小乙既然一心想追求修行,母亲便成全你,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修行世界!什么是真正的修行!

    等你看明白了,懂了,知道这不过是少年人新奇的冲动,那么,小乙还是要回到原来的那个你,这么做,最起码你不会再被什么宝藏秘府而勾去了魂魄!

    母亲和你彩环姨就你一个孩子,你如果有个万一,可让我们怎么活下去呢?”

    娄小乙心中感动,握住母亲的手,

    “母亲,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把自己轻易置身险地,我保证!”

    娄姚氏放手而去,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丈夫的私藏她一直瞒着儿子,就是怕他沉迷进去,结果现在一看,让他自己寻找的话,还不知道会找出什么乱子,如果被人骗了呢?如果练个不三不四的法门呢?如果走上邪路了呢?

    真若这样,还就不如把正规的修行法门告诉他,丈夫在世时也说过,这些法门都是最纯正的道家真传,只不过太艰难,太浪费时间,不合适大规模推广罢了!

    娄司马不希望最后这个世界变成一个人人都不事生产,却去追求虚无飘渺长生的世界,这也是读书人的一个最基本的观念,如果修道行为的只是自己,不能帮助民生;只索取,不付出,为什么要支持它呢?

    丈夫竭尽全力的控制修行,儿子却对此心向往之,罪过啊!

    但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不能让这小子再瞎头昏脑的在外面闯了,不是喜欢修行么?好,我給你!就看你怎么修出成果来!等吃过了辛苦,自己开始打退堂鼓,那才是真的消停了。

    ……娄小乙看着母亲离开,知道这份沉重的爱,如果他是原来的娄小乙,会直接选择不看!

    可他不是!

    虽然他的前世也是个不能修行的世界,但不知为什么,来了这个地方,就仿佛生命就是为修行而存在的,这更像是一种执念,被前世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学作品給荼毒了的执念。

    他没有马上拉开那个书匣,而是静静的考虑了很久,才自嘲的一笑,那么,就当个怕死的俗人吧!

    轻轻拉开书匣,虽然外面时间常有人清扫,但这个书匣内的竹简显然是个禁区例外,厚厚的灰尘铺满了竹简,这是十多年的积累,这些能改变人生的东西,就这么静静的躺在这里,接受时间的摧残。

    从书房中找到一张抹布,没敢沾水,就这么一只一只的把书简上的灰尘掸去,他怕沾了水会影响竹简的保存,但好像和修行有关的物事也不应该这么脆弱?

    一共十三只竹简,嗯,其中还有一部分玉简,就这么整整齐齐的摆在了他的身前,娄小乙干脆盘坐在地,看着这些宝贝,心情激荡,

    自己辛辛苦苦数月,不过才得到一本连名字都没有,也没有器物配合的法诀,还不敢练。

    但这一切原来在母亲面前是那么的简单,简单到他都不敢想象,

    就像他前世希望在城市有一套房做窝,结果老天爷却直接給了他十三套!

    练一套扔一套?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