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39章 决定

剑卒过河 第39章 决定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土壁窟刻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平安站在小主人面前,一五一十的汇报他打听到的消息,

    “齐家老二已于五日前离开普城,听说是和一位长辈外出生意历练,外面都传这是在躲灾,其实府衙早已对此下了定论,就是次意外,没人在这次事件中获罪,也不存在逃避一说。

    齐家对死伤那几家都有重礼奉上,说是聊表歉意,这是私事,不在官面之上,不算赔偿。

    我想齐二大概会在外面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家族内的继承权也没了指望,出去的话,大概是眼不见心不烦吧?对人对已都有好处!”

    娄小乙点点头,这是意料中事,简单的说,就是无法面对,这是现实的世界,可不是传记小说中的打打杀杀,跟死条狗一样……人死为大,在这个平和的小城,哪怕是富家子弟,也受不起这样的压力。

    “钱胖子同样如此,他走的还要早些,具体目的地不祥……其他的,猴子还在养伤,我听贾郎中说,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正骨,恐怕要落下残疾,终生离不了轮椅……韩老幺是内伤,能救回来已经很幸运了,但是,后代难继……”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一场闹剧的结束,没想到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从根本上改变了几个家庭的生活,小七侠中,他算是最幸运的,也怪不得母亲会把父亲珍藏的东西拿出来,她虽然没说,但肯定被这种惨烈給吓坏了,只要能把娄小乙拴住,没什么是她不肯拿出来的。

    关于这个世界的医术,就是正常凡人世界的水平;别想有道人的一粒仙丹就起死回生,断肢重续,一道法力入体就内伤大好,不留后患!

    可能有本事的练气士确实能做到,但前提是你得先找到这样的能耐人,其次能耐人还得有丹药方面的修行偏重,最后,人家凭什么帮你?

    灵机本来就稀少,谁又愿意耗费宝贵的修为就为治一个凡人?人家是修道,又不是修医!

    这也让娄小乙看明白了,在食气的初级阶段,所谓的修行人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大的区别,从高处掉下来一样会死,一样会伤!

    因为养器法的局限性,他们自己的那点修为实力在治疗中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除非能拿到别的灵物。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好歹是修行人,从十几丈高处掉下来,才走了两个呢?换成都是普通人,能活下一,二个就不错。

    “李三郎一直就留在家里,没有出来过,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被禁了足……”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老夫人那里,没少拿钱吧?”

    平安低头应道:“是,虽然我娄府在这几家中还称不上豪富,但夫人的丧葬之仪却是給的丰厚,另外也通过州郡的关系給猴子他们请了最好的郎中,具体的,都是彩环姨在操持,我也说不上来。”

    娄小乙又想起一事,“彩环姨最近在忙什么,你可知道?”

    平安就把头一摇,“不知!主子的事,我们下人哪里敢问!”

    娄小乙笑骂,“奸滑的家伙,娄府还有你不知道的?这是欺我少年糊涂不懂事么?

    平安我跟你说,这事关系到少爷我下半生的幸福,可不能马虎,你給我盯紧了,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小-姐,性格脾气如何,样貌谈吐怎样?打听清楚了給我速速报来!”

    平安支支吾吾,气的娄小乙就想踹他,想一想也是无奈,难为这些下人,这密可不好告,

    “好吧,收拾收拾,我去城里买点东西!”

    平安就很为难,“少爷,这不好吧?你现在出去这不合适!”

    娄小乙把眼一瞪,“我又不是出城,不过是去大街上转转,这都不行?母亲都没约束于我,你倒是管的紧!”

    娄小乙在普城大街小巷中晃悠,虽然他现在和几个月前相比,在普城的名声有了大大的长进,但人们听的是娄府小相公之名,却很少能有把这名声和脸对上号的。

    小夜湖一砖之威,窟刻死伤事件,給他带来的都不是什么好名声,正在急速向纨绔的深渊滑落。

    他是无所谓的,因为他很享受这样的名声。

    双标,在哪里都存在,人们习惯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圣人,用疯子的标准要求疯子,用恶棍的标准来要求恶棍。

    你給自己贴上什么标签,人们就会依此为根据设定对你言行的期待值。

    好学生一篇文章不通就会被老师骂的狗血喷头,坏学生一年就准时交上一篇文章,也会得到老师的表扬。

    整天讲仁义道德的人一旦做出言行不符的行为就会倍受指责,说白了就是流氓耍流氓天经地义,但你浓眉大眼的别说耍流氓,就是露出点流氓气质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这是娄小乙前世做屌丝唯一的好处,起码从精神上活的轻松愉快,来到这个世界,他当然不想让娄府的名声成就自己的名声,背一身的道德才能枷锁,当个纨绔蛮好的,就是在母亲那里不好过关。

    来到一个杂货店门前,娄小乙跳下马,吩咐道:“平安在外面等着。”

    平安就觉得小相公有些神神秘秘,不过他的责任是不让小相公脱离自己的视线,杂货店不大,站在外面一眼就能看穿,所以也不怕什么;

    侍候主子得有眼力劲,不能不听老夫人的,可也不能全逆着小主人,毕竟小主人是未来,他这个安生的营生能不能吃到老,越往后越得靠小主人的点头。

    娄小乙笑咪咪的蹩进店,那掌柜的一看他进来就一楞,有点眼熟,想了想就有了点印象,再想了想,头就有些大;当初他置办那些东西时就很清楚那些东西的用途,再结合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土崖窟刻事件,眼前这个年轻的公子哥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娄小乙慢慢踱到他的跟前,“上次去窟刻的东西,是你給我准备的!”

    掌柜的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普城大家族八位公子,死了两个躺了两个,这事不可谓不大,大家族之间没法互相指责攀咬,但如果让人知道是他給准备的冒险工具,他这小小的商户怎么能顶的住那些大家族的泄怒?稍微动动手指头,就能挤的他这个小店活不下去!

    “娄公子,我愿意返还你的货资,不,双倍返还!”

    掌柜的脑子很清楚,能用钱解决的事,就别小气了。

    娄小乙却笑着摇摇头,“谁又稀罕那点银子了?再者说了,买卖公平,我娄府什么时候强买强卖不給钱了?

    我要说的是,你給我备的东西恐怕有些不妥吧?如果不是因为你从中取巧,说不定我那些同伴还能多活下来一个!”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