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5章 夏闱

剑卒过河 第45章 夏闱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于怎么利用被虫子蛰来提高修为,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怎么才能做到最优化?

    卯时酉时是吸收天地灵机好,还是使用白沙虫好?

    白沙虫的使用次数有没有限制,单日之内有没有瓶颈?

    一次使用,放出多少只白沙虫为宜?

    根据修为的增加,白沙虫肯定会越放越多,那么,增加多少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这些,都需要在修行中慢慢摸索,急不得。

    解决了修行的问题,有了一个开始,未来他的生活就总算是有了一个奔头;但现在,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怎么通过夏闱之考?怎么才能让母亲不再失望?

    这同样很重要,虽然从长远,从实际上来看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一个老人来说可能就是全部,娄小乙无法改变母亲的思维定式,那就只能去迎合她。

    他还有无限的未来,可母亲没有,不能等自己修行有成,功成名就后再来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满足母亲的心愿,结果落得和那些所谓的孝子一样,生前惹亲人生气失望,死后倒把墓室修得和宫殿一样,哭的寻死觅活的,

    这不是孝,这是做給人看的。

    以他现在的情况,再去沉心读书已不大可能,一来他的灵魂和这个世界的文化态度不太合拍,二来有了修行牵挂,他也做不到心无旁骛的全身心投入。

    对一名前世的屌丝灵魂来说,考不过那就作弊好了,对此他没有心理压力,更没有洁癖。

    “小相公又要出去?主母知道么?”

    平安现在头疼的很,小主人这数月来的变化和之前天差地别,如果不是日日都在身边,他都怀疑这是不是同一个人,之前十七年的担惊受怕加起来,都没这几个月多,让一份安逸的工作变的充满了挑战,如果继续这么下去,自己是不是该提出加薪了?

    娄小乙横了他一眼,这家伙,舒服日子过久了,一点为主子担当顶责的意识都没有!

    “就在城里!去趟李三府上,这不需要向谁汇报吧?

    平安,你要记住你的位置,以后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向不向母亲请示,那是我的事,不是你该关心的!”

    之所以要去首富家拜访,这是当初在和齐二一伙厮混时偶尔说起过的,李家旁系子弟中也有几个考取了文状的读书人,这就让齐二一伙很有些猜测。

    他们互相之间都很熟悉,知道彼此的底细,所以对那几个人能摇身一变成为读书人就很不屑,在他们看来,那一定是李家在背后耍了手段的,或是贿赂考官,或是提前知道题目找的枪手。

    娄小乙当时是听过就算,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但现在事到临头,却想起了这段故事。

    贿赂考官当然不可能,变数太大,如果有一天让母亲知道,非锤断他的腿不可;最好就是知道题目,他也不用找枪手,就自己也能拼凑一番,前世的经历带給他的最大能力就是,通过某度的博采众家之长,写出一份自己的东西。

    他这些年自己写的文稿无数,拼拼凑凑这种事,他很在行!

    这种事,绝不能找读书人!

    因为读书人容易坏事!也许一时为了人情,为了钱财帮了你,但未来不知哪一天良心发现,指不定就跳出来捅个大麻烦!读书人的良心就是这样,饿的时候一个样,饱的时候一个样,完全无法揣度!

    就不像商人!他们最起码有个原则—等价交换!

    况且,自己好歹对李三还有救命之恩吧?有李家出面下手,借口李家子弟的上进之事,然后給他透一点风……没有后患,完全可以事后不认账嘛!

    进出李府很低调,毕竟这段风声还没有完全过去,从角门进,却由一名管家亲自引领,一路都很得体,态度恭敬。

    李三郎站在自己的院落前,看见娄小乙,兴奋的挥挥手,然后一把拉了进去,

    “小乙别在意,三哥是不能出这院子半步的,否则老头子真不讲情面的!”

    李三的院子很是奢华,不过这是相对娄府来说,在这李家大宅中,他这里也是寻常。

    双方在院中落座,下人摆上香茗,还未等李三开口,娄小乙已从袖中取出一只卷轴,

    “初来贵府,也没什么东西好拿的,李家富贵,我娄府那点家底子没法比,就只有一卷画轴,聊表寸心!”

    李三郎就很惊讶,他李家是富,这没假,可娄府是贵,也不错!书香人家清高自赏,文人脾气都是又臭又硬,娄小乙能来看他就已经很不容易,还能带着礼物,那就有点让他受宠若惊了。

    这世上的家族,贵了就一定能富,但富的却未必能贵!所以李氏虽是普城首富,但在地位上,在真正的场合中,还是有些束手束脚,在真正的权贵面前也不算什么,所以,当初被娄府拒绝娄司马的手迹,羞在心里数年,却也不好表现出来什么。

    打开画轴,其实李三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好来,但他再是无能,也能看出卷下的题跋,这一看,立刻便知道了这副卷轴的价值,不在金钱多寡,而在这其中表达出来的含意。

    “小乙,这,这,娄司马的大作,你怎么就自己拿出来了?”

    娄小乙一笑,解释道:“非小乙的意思,搁我来的话,一桌万顺楼的酒席就是,整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岂不是对牛弹琴?

    这是母亲的意思,说初次上门,总不好空手而来……”

    李三人情事故精熟,知道这其中代表了什么,这副画卷可不是他能接的,直接叫过长随,吩咐給老爷送去,如此才算是对等。

    他知道,经过今日一事,娄李两家的关系恐怕是要逆转了,对大家都好,何乐不为呢?

    他清楚,娄小乙自己也清楚。

    这是母亲的良苦用心,这是行的她唱白脸,由娄小乙来唱红脸的策略,由此让他慢慢建立自己的人脉,有一天哪怕她不在了,也有帮助儿子的人。

    这一般都是帝王之术,留給继承人的手段,老皇帝打压人才,新皇一朝得用,立刻成为心腹!

    这应该是最接近皇帝的父亲的招数,母亲只是按计施行,但不管是何原因,当父母的这番深意,不由的让他叹息不已。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