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81章 速度

剑卒过河 第81章 速度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娄小乙没有任何的掩饰,直直走到他面前,

    “我没有丹药,却有红线白沙虫!数量上能满足你的要求,如果你接受,愿意出什么样的价格?”

    梁狂人布帘上的兑换价格,是百枚灵石兑换百粒食气丹,公平的讲,这个价格很公道,但在实际使用中,丹药的灵力更容易被吸收,灵石的灵力虽然与之相当,在吸收过程中却总有一,二成的外泄,所以在仙来镇的坊店中,百枚灵石就只能兑换九十粒食气丹,这就是梁狂人不满之所在。

    但食气丹却有丹毒,这是所有丹药的共性,服食一段时间后修士都会停下来用特别的方法排毒,这一点上,就不如纯粹从生命能量上转化的红线虫,

    梁狂人当然更希望使用这种没有后遗症的东西,所以惊讶之余,毫不犹豫道:

    “我有百二十灵石,换你七十条红线虫,你看如何?”

    娄小乙也是干脆,他这次来,核心关键就是速度,最忌拖延夹缠不清,

    “好,把你那纳袋赠与我,可好?”

    梁狂人也是干脆的,百二十枚灵石在娄小乙面前一一点清,倒入纳袋中扔了过来,那是一点也不怕娄小乙出妖蛾子,他看的很清楚,不过是个食气才到中期的小修,离他这样食气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感应筑基的食气后期差的远了,更不用说自己一身的秘术手段。

    娄小乙同样干脆,拿出一个瓶子,“这里有五十条,你验验!”

    梁狂人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点头道:“确实五十条!”

    娄小乙又拿出另外一个瓶子,往这个瓶子里挑了二十条红线虫进去;这是无奈之举,有露富之嫌!他原以为对方只有不到百枚灵石,都摆在摊子上,没想到又从别处凑了几十枚!

    他需要灵石,只有用灵石交易才不会引起他人过多的怀疑,否则拿着百条红线虫进坊店,别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想知道他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

    所以,也只好暴露自己还有另一个瓶子的底细!确实也不算暴露,心思稍微细密点,也能猜出他身上既然能立刻拿出兑换这么多灵石的红线虫,就一定还有富余,这是必然的。

    两人的交易完成的异常快捷,快到隔着菜摊肉摊的其他修行摊位都来不及发现,然后互相致意,心照不宣的各自离开,

    梁狂人去了哪里娄小乙不知道,但他该去哪里却非常清楚,直接走向街道中段,仙来镇最大,也是最豪华的坊铺,运来楼。

    也不拿目录名细,这些东西早就印刻在他脑海里,已经琢磨了十余日,不敢或忘。

    走到柜台前,“玉清中平上谕,内养窍目之诀,重耳真谛,龟息寂静,丈身法遁,控物功,小道体!”

    伙计还在迷糊,一般来客都是一样一样的看,哪有这么批发的来的?这不合规矩!

    娄小乙也不多话,把手中纳袋往柜台上一拍,这纳袋属于修行界中最低级的储物袋,空间小不说,也不稳定,用不了三年五年就会失效,也正因为如此,拍在柜台上,就有灵石在其中翻滚,叮噹作响的效果。

    这个声音比什么语言都有力,伙计是个做的久的,仅凭声音就能判断里面不下百枚灵石,所以也不多话,迅速往内堂跑去,很快的,和一老者一起走了出来,手上玉简一捧。

    娄小乙这是早有定计,东西要买的全,买的快,买的放心,品质上乘,在仙来镇除运来楼外别无分号,虽然价格贵些,但物有所值,而且不耽误时间,可比一家家的去找,讨价还价,便宜不了多少灵石,反倒是会招来无数的眼嫉!

    七只玉简平摊柜台上,店中其他几名散修都很惊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个如此财大气粗的少年郎,一看就是个有后台的,可既然有后台,又怎么尽是选择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功法?

    娄小乙挨个拿起来快速审视,玉简在手,里面的灵机隐隐流动,只凭感觉,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东西,这一点上,鹤鸣山上的道统可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老者的声音在旁边异常的和霭,“玉清中平上谕,乃道家玄门正统之道,流传至今,仍然为道家弟子进阶首选。传自玉清大道,所以无限,因为中平,故此无外魔之扰,承惠三十五枚灵石。

    内养窍目之诀,乃练气士之本,不借外力,就是内壮眼窍,为之后种种打下坚实基础,承惠十二枚灵石。

    重耳真谛,谛听自然,承惠十枚灵石。

    龟息寂静,万籁无声,承惠十枚灵石,

    丈身法遁,为筑基遁法咫尺天涯之前置,咫尺天涯又为小挪移之前置,是遁法根本,承惠,二十枚灵石头。

    控物功,远攻近防皆相宜,承惠,十二枚灵石,

    小道体,道家坚体之术,内壮外强,兼有速法之功,承惠,二十枚灵石。

    道友所选,合计百一十九枚灵石,老夫做主,道友若全拿走,百一十枚灵石即可,若只取其中几样,可就没这么多的优惠了;单取一件,原价不谈!”

    娄小乙一声不吭,把纳袋往柜上一倒,再数出十枚装了回去,再把七只玉简装入,纳袋塞进怀里,冲老者拱拱手,是扭头就走。

    那伙计就咂舌,“师傅,我在这里这么多年,如此干脆利落的客人,还是头一次见!”

    那老者就咪起了眼,“是个谨慎人!谨慎的人,总是要活的长些!”

    ……娄小乙出了运来楼,也不犹豫,似慢实快,迅速走过短街,出了镇口,速度一下便提了起来,他脚上早就绑好了风翼阵,这一施展开来,田边地垄的农人就只看到一道黑影奔腾而去,还未仔细看的真切,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路径精熟,方向明确,只把速度提到极限,为的就是摆脱身后可能尾随的人。

    从他和梁狂人交易开始,到从运来楼出来,也不过一刻左右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真的有人在觑视于他,也很难反应的过来,说穿了就是一个快字,快到别人来不及反应,也就更来不及拦截。

    他不能骑马,在这南国地界,骑马可还不如他跑的快;更不能把马留在仙来镇,所谓老马识途,这些修行人都是有神秘本事的,不能留下线索。

    去了次戈壁已经亏了两匹沙驼,来次鹤鸣山他可不想再丢两匹马,娄府的财政状况可远不如外表的那么光鲜,他不能給母亲增加额外的负担。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