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98章 沟通

剑卒过河 第98章 沟通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娄小乙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眼,其他的他都无所谓,唯独对娄府,对母亲彩姨的安全,他是放心不下的,不想因为自己給她们带来额外的负担。

    ……一个相士,一把马扎,就在娄府斜对过的街道上,不言不语,对过路之人不闻不问也不招呼。

    娄小乙只一搭眼,就认出了他,那个在大昭寺后山三名道家修士中唯一活下来,跑路飞快的那个!也大概能猜到他的来意。

    事实上,娄小乙自己觉得,在普城这个地方要彻底的隐藏自己修行人的身份也不太可能,不管是在娄府早间卯时的修行天定,还是晚间去往戈壁,都不能瞒过有心人。

    除非他深入戈壁长期停留,可这样又不放心家里,所以,和普城的小修行圈子接触其实就是迟早的事,他有这个心理准备。

    人活红尘中,他远未达到那种完全自然放松,彻底融入自然的境地。

    于是也直截了当,走到相士面前,两人四目对视,“有烦大师为我算上一卦?”

    相士哈哈一笑,“装神弄鬼罢了,不敢自称大师,也算不了高人;公子即来,不如我请公子喝上一杯?”

    娄小乙欣然应喏,这个人在大昭寺后那番话,有些见地,由言及人,不是寻常之辈,可以结识。至于他最后的逃跑,娄小乙也不觉的有什么错,又不是在两名同伴还在死战时逃跑,而是同伴皆亡时再走,至多可能失了勇气血性,与人品无干,对散修来说,这是他们生存的原则,不可强求!

    英雄,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喝一杯,是饮茶,而不是饮酒。

    在茶博士离开后,相士很是郑重的掏出几样物事,三枚纳戒等修真物品,摆在桌上,

    “贫道胡永,为府尊客卿,寄居于此,修行之余也为官家做些事,但仅限于修行。

    大昭寺外一战,贫道无能,痛失友朋,幸赖公子出手,否则青木此獠一旦出了州境,再欲寻此人踪迹千难万难,虽说涉及佛道之争,但我等散修其实地位低小,也不被列入道家门墙,能得到道中的广泛支持也不太可能。

    故此,公子出手,扬我普城散修之名,恩莫大焉。

    公子走的急切,贫道感灵机扰动返身查看,越俎代庖,代公子处理了尸身,只是这凶僧的一身遗物,还应归公子所有,贫道不好擅专!”

    胡永在仔细考虑后,还是决定见见娄府这位高人,挑破双方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更有利于未来双方彼此之间的定位。

    终不能一直这么装作不识的维持下去,互相尴尬,有事还要依靠其他的手段来联系,比如府尊的鸡-毛信,这本是修行中事,其实最好在修真范围内解决,过多的牵涉官府不合适,

    尤其是大昭寺青木之死,很难说未来还有没有后续的麻烦,如果真有人找上门来,谁来应对?胡永单独面对肯定是不愿意的,杀人的毕竟不是他,而且实力上也应对不来;让娄府高人应对也不是做人之道,人家毕竟帮了他们。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双方有所沟通,最起码在普城能形成一股团结的力量,便一切都好说。

    拿出青木的家底,只是一种试探,表明自己的诚意;他如何不清楚眼前这位公子如果真有意和尚的随身之物的话,又哪里轮得到他来捡尸?所以,多半是不会受的。

    既表明自己的善意,又不会真正损失什么,作为一名散修,这其中的权衡也是煞费苦心。

    他早就猜测娄府之中有修行之人,但没有特意去辨识,想着最可能的便是当年娄司马的遗泽,或者娄夫人娘家派来的高人,护其安全,却没想到走出来的竟然是这名在普城小有浪荡名声的娄公子?

    他能确定娄公子是修行人,但不确定娄府真的就只一名修行人,以娄公子之年轻,一年前还被困于土崖窟刻之中,短短一年能有多少进境?所以,背后应该还有人,但既然今日只是这位娄公子站了出来,说明另一位不愿现身,他也就只能装不知道。

    好在娄公子应该也能做主,所以也无所谓,在修行界,各有各的奇特,也不好强求。

    果如他所料,这娄府公子对桌上的几件东西看也未看,淡声道:

    “修行界中,谁拿到就是谁的,视而未见,就是放弃,胡兄又何必客气?

    此番事罢,不知在大昭寺和秦老爷那里有何反应?我生来懒的多事,不惹到头上也不愿伸手,所以对这些后续,有些模糊。”

    胡永呵呵一笑,不着痕迹的拿回了几只纳戒,这原在他意料之中!

    “大昭寺,我们查过了!也和寺中方丈寺正有所接触,可以确定,此事就是一外来挂单和尚所为,名为青木,却不是大昭寺整体行为。

    但这青木背后有没有站的有人,却是不清楚,很突兀的这么一个人,大昭高层都是凡人,也说不清楚他的根脚。

    但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麻烦。”

    娄小乙一笑,“我不担心大昭寺,我担心的反而是胡兄的贵主,秦大人那里!

    你也知道,我娄府和秦大人的机缘可不是头一次,胡兄既为府尊客卿,不知能为贵主做到哪种程度?

    都在普城讨生活,互相容忍些就很重要,你也知道修士解决问题的方式比较直接,我希望大家不要走到那一步!”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你秦大人已经挑衅过娄府一次,没有成功,如果还想着有下一次,那就别怪娄府用修行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这里面还含着一层意思,就是胡永在其中怎么选择?是站在修行人一边,还是雇主一边?

    话很无礼,但胡永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本来就是修行人的交流方式,娄府拳头大,当然就有资格威胁!

    如果行事嚣张的话,直接对秦大人下手,也不是不可能!甚至也包括他这个所谓的秦府客卿!

    他必须谨慎,因为站在他的立场,他更希望维持的,是和修行圈子的关系而不是凡人官员,秦大人帮过他,但他已经回报了十多年,没有什么恩情是可以延续一辈子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