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105章 二舅

剑卒过河 第105章 二舅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生活,有无数种态度,谁又说的清楚谁的更好?

    ……娄小乙的住所,在姚府内宅旁一个独院中,和二舅的书房很近,虽然和二舅家的关系有点不咸不淡,但将军府的招待是没说的,是把他当作亲戚,而不是要饭的,只看独院的陈设布置,家俬摆设,都在娄府之上。

    更有丫鬟专门侍候,晚食也早早送上,娄小乙这才想起来,大户人家的规矩,在见过主人之前,是不会布饭的,不礼貌!

    本来这一顿应该等二舅回来再給他接风洗尘,不过现在看来,今晚这个奋威将军出去交际,是一时半刻回不来了。

    在夺嫡之前还这样明目张胆的交际,就是串通,就是勾连,也不知这个二舅是怎么想的?就算他是子凭父贵,是继承的爵位,也不至于在照夜城这样的大烘炉中锻炼数十年,连这点政治觉悟也没有啊!

    对怎么帮上二舅,他其实是一头雾水的!只不过不愿意在母亲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母亲从一开始的对他修行的不情不愿,到现在又视之过高,大昭寺一幕让母亲觉的他好像具备某种神奇的能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种能力其实是不存在的,他现在还算不上是名真正的修士,不过是个强壮些的普通人而已。

    在这个陌生的大都市,照夜的国都,他一样很迷茫!

    不知从何入手,没有能帮助他的人,也没有足够全面准确的信息,如果明天皇帝就一命呜呼了,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带二舅全家跑出城?根本不可能!没有渠道,而且看这一大家子,是能够放弃荣华富贵的么?真是让他们跑去偏僻之所,恐怕在他们看来,还不如死在照夜城更能接受些!

    再说了,往哪儿跑?

    娄小乙就很头疼,在这个地方,他还不能堂而皇之的修练,因为在照夜国,国都照夜城就是修士最集中的所在,他只要在这里一修行,姚府上空灵机出现汇聚变化,就是在告诉人家,这里有个修行人!

    在黑暗中静思,能听到将军府大门的开启,一路向后,这是二舅回来了,没有去内宅,而是径奔书房,和娄小乙的院子中间只隔着一排厢房和一道女墙,所以他听的真真切切。

    一直到二舅在书房后的软榻上睡下,他能清楚的听见有仆人向他汇报外甥的到来,也不过只是引来二舅的一声轻哦。

    他发现母亲的判断可能有点问题,如果二舅真的很期待母亲的帮助的话,这么大的事当然要第一时间召见,而不是自顾睡觉。

    或者,父亲的那些学生的帮助只是二舅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还有其他的,更有力的凭持?

    就没一盏省油的灯!

    母亲说的对,他在这里唯一能倚仗的就是自己修行人的身份!

    从入道,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近三年中他一直保持着一种突飞猛进的修行速度,因为珍贵的红线虫能为他提供海量的灵机补充,因为他别出机枢的奔跑修练方式。

    就在年前,他成功的进入了食气后期,修练速度也骤然放缓,他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灵机资源没问题,但速度却是慢如龟爬,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遇到了瓶颈,却对怎么突破这个瓶颈一无所知!

    他甚至不知道别的修士在这个阶段是怎么做的?唯一认识的修士胡永也不过是个中期修士,没有沟通的必要。

    娄小乙觉的自己现在这样的能力,也许在普城地面还能蹦哒两下,但在照夜城,还是把尾巴夹起来比较好。

    第二日一早,娄小乙就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挥剑,按照过教头所说的每日一万次,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挥剑并不仅只是简单的肌肉动作,而是需要把灵力蕴含其中,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做起来却有难度!

    能注入长剑多少灵力,这是个决定剑上有多大威力的决定性因素,简单的说,就是通过不停的运转自身灵力,使注入长剑的灵力更强大更精淬,起码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在经过近一年的挥剑后,哪怕不用风卷遁甲的第四档,也能轻松砍开青木和尚的金刚壳子!

    这就是进步!

    早食后,有下人来请他书房一见,这是二舅要见他了,也正好借这机会一探二舅的虚实,对此他不太抱希望,因为每个人的专注都不同,他是希望强大自身,益寿延年;而二舅这样的老官僚,玩心眼就是他们的本行!

    这是娄小乙第一次见到他的二舅,国字脸,不怒自威,不得不说,最起码在外形上,他很符合将军的身份,尤其是在穿上甲胄,把微微鼓起的小肚子遮住之后。

    “小乙见过二舅!”这一次的娄小乙更是简单,只是微微一揖。

    “坐!”

    奋威将军一指椅子,原本在长辈前,尤其是他这样的高位家主前,娄小乙是没有坐的资格的,但娄小乙既然是代母送书,也就代表了另一股势力,这是需要尊重的。

    娄小乙把书简恭恭敬敬的放在书桌上,才泰然自若的坐下,虽然没有直视这位将军,但浑身的感知却是罩定了他,哪怕他心跳多跳动一次,也能感觉得到。

    但他失望了,从头到尾,奋威将军看完书简都没流露出任何的异常,仿佛这就是一封家长里短的普通家书,和朝堂风云没有任何关系!

    唇边挂着一切尽在掌握的冷笑,“你母亲拒绝了我的要求!这不奇怪!从小到大,她从来就没顺过我的意!也包括她不顾反对,嫁給你那个还是吏部小从事的父亲!

    如果她不是女儿身,这个家主我做不成,父亲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女儿最出色,而两个儿子却不成器!”

    在小辈面前坦承老一辈之间的恩怨,这个二舅表现的很像一个将军,就是不知道他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只是装出来的?

    他没法回答,就只有沉默是金。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