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185章 狗咬

剑卒过河 第185章 狗咬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雷霆殿深处,三名道人随意而坐,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相聚机会很少,因为现在的轩辕已不是原来的轩辕,

    雷霆殿主,至中道人,真君!

    副殿主,宫城道人,真君!

    副殿主,乐风道人,真君!

    发生在外界的变故已经很难影响到他们的心情,但作为门派的核心,他们对内剑一脉的发展却看的比什么都重!因为这才是轩辕真正的力量源泉!

    内剑无小事!

    剑丸更是内剑的命根子,现在这命根子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事,如何能让他们掉以轻心?

    这就是文昌直接传信雷霆殿的原因,而在五环的三位真君也毫不犹豫的亲临,哪怕对象是个螻蚁一样的筑基!

    不是这只螻蚁有什么破坏力,而是在他的背后,有什么其他的因素掺杂没有?

    如果有什么体系的力量能让剑丸忌讳,这对内剑一脉的影响将十分的深远,甚至可以说,就废了内剑九成的战斗力!

    如何能大意?

    “成师侄,古河古冈,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古北,这个烟頭的来路基本已经清楚,最起码,从两年前踏上浮筏那一刻起,没有什么可怀疑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他的过去,如果有问题,也一定是在他原来的那个世界!”乐风真君判断道。

    宫城赞同,“从整个过程来分析,此人不可能是针对我轩辕内剑一脉而来!

    成师侄的选人并没包括他,按成师侄的说法,这人一心想去朝光界,对我五环无意,只是一次意外才造成的顶替事实,要设一个复杂如此的局,把数百筑基,金丹,元婴都算计在内,不现实!

    另外这人自来我轩辕后,一心就想退派,要去学法修!也不似作伪,如果不是成师侄看好他,怕早就被逐出轩辕了。

    如果真有势力为针对我轩辕内剑一脉研究出某种克制剑丸的方法,不会让一个小小筑基就把底牌泄出来,还是在捕剑丸时的众目睽睽之下!这说明他对自身的能力并不知情!

    正确的方法是在某次大型冲突中出手,现在这么做除了让我们提防,还能达到什么目的?”

    两人看向殿主至中道人,至中却丝毫没有做殿主的意识,

    “你们都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看看他的过去吧,如果过去也没问题,那就只可能是一种情况!

    这人,是大修转世!而且,还是和轩辕敌对的大修!曾经让我们内剑一脉闻风丧胆的人物,话说,轩辕立派数万年,对手中有这样的人物么?”

    宫城不同意,“不可能!就算再是大能转世,他也不可能在小小筑基时就能做到让剑丸畏惧!什么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怀疑半仙转世都未必!

    我感觉应该是我们还不了解的冥冥中的神秘,没有共性,而且,他能影响初出剑冢的剑丸,却未必能影响经过修士炼化的剑丸!”

    至中道人就叹了口气,他却不为别人的反驳而不快,因为这也是他想说的,

    “你看,你们都明白!屁大点的事,把我找回来做甚?

    一个小筑基,可能沾了点神秘,有了些奇特!在修真界,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同样会发生的,这样的奇特会随着境界修为的增长而逐渐消失不见!更何况他还大概率未必能走到哪一步!

    现在你们把我抓来告诉我,出现了一个人,让剑丸在他面前都逡巡不前!内剑的危险在慢慢的逼近!

    骗谁呢?便十三……那啥,也做不到让我的剑丸都畏惧不前吧?

    不就是想拉老子来坐班,你们两个好跑出去快活么?

    大家几千年的交情,有意思么!”

    宫城和乐风互视一眼,却是毫不相让,这一次轮到了乐风,

    “首先,这样的判断你能下,我们不能!这是老祖定下的规矩,事关内剑传承的事,无论大小,都需雷霆殿主定夺!哪怕是一条狗能融了剑丸!

    其次,你多长时间没上雷霆殿了?三百年?五百年?我们要不拉来你,现在你已经不知道在宇宙哪里晃悠去了吧?

    还知道几千年的交情?交情就是这么用的?我们給你站班,由得你去潇洒快活?”

    眼看三人就要顶上,外面却有一个身影一晃而人,一名背剑道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雷霆殿最隐密的所在,

    宫城就很不满意,“宫耀老儿!雷霆殿也是你们这些背剑的能进来的?信不信我告你个大不敬,擅闯雷霆重地!”

    那背剑的毫不在乎,“去告!现在就去!随便再告诉大家堂堂三名雷霆殿主在这里推捼责任,互相扯皮,因公徇私!”

    至中就哼了一声,“宫耀,你不在你的剑气冲霄阁侍弄你那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跑来我雷霆殿做甚?我们正有要事,不便接客,请便吧!”

    宫耀找个地方往那里一盘,“你还知道这里是雷霆殿?我那里才是冲霄阁?

    我就想知道你雷霆殿凭什么就来审我外剑弟子?你们要是随便捏造个罪名,我外剑一脉岂不是平白吃个哑巴亏?

    两条路!要么去我冲霄阁会审!要么留在这里看堂,就不走了!”

    乐风出来打圆场,“制怒,制怒,看堂就看堂吧,你说我们这层次的,既然把他拘来,能拿他怎地?无非就是问个话,走个过场……”

    他这里还没说完,至中道人却是逮谁都咬,

    “乐风,你少在那里給我装好人!当老子不知道?你们三个这是准备出去干一票的吧?还在这里給老子演戏!你不撅屁-股,老子都知道你们拉什么屎!”

    他们都是几千年的朋友,平日在人前要保持风度体面,私下里彼此之间却是随便的很,能让他们如此放松的机会并不多,

    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于,大家都想出去!但轩辕又必须有人镇守,所以,龌龊不断,但这种龌龊是建立在几千年的友谊上,以骂战开始,骂战结束。

    以他们的层次,能骂的人已经不多了。

    至于这个事件,真的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由头,不过是大家相聚的引子,几名真君会担心一个小筑基未来会对轩辕产生什么影响?真君如果都这么思考问题,早晚得累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