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225章 结果【为盟主Renault陈加更】

剑卒过河 第225章 结果【为盟主Renault陈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空上大乱!

    白衣剑修陷入瞬间的失控中……

    一直在咬牙独扛的无双法修发起了反击……

    另一名无双修士则打着转的往下跌落,抛洒出在黑夜中并不显的太过突兀的血雨……

    娄小乙这才一抛冰糖葫芦挑子,拨剑而出,是揉身就往上拔!

    在他诚实的理解中,对所有想杀他的人,他就一种回应手段!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給他完成自己的习惯!

    白衣内剑修在无双道人死后立刻取得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怒火之下全力爆发;而对方本来就略逊他一筹,在方才的全力抗衡中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法力,本以为能等来同伴的支援,结果反倒等来同伴的死亡和另一名剑修的出现,

    这架,没法打了!

    他打算强行逃脱,但在最紧急的关头,他却忘了和剑修对战的第一忌讳,千万不要把后背留給剑修!

    如果是名心理强大的修士,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和新冲过来的娄小乙对攻,生死各安天命!如此,运气好还能控制这个入门不过三年的小剑修,觅得一线生机;运气不好还有个垫背的……

    但他没有这种战斗者天生的勇气,他害怕了,结果也就很简单,在娄小乙冲过来时,被漫天的飞剑給撕成了碎片!

    娄小乙就这么惘然的沐浴在血雨横飞中,深深的呼吸,闭上双眼,微微晃动,仿佛在享受这一刻的杀戮的美妙!

    天可怜见,他只不过在努力抑制自己不要晕倒罢了!

    但看在下面律正门等一众修士中,却是别有一种感觉!

    明知道白衣内剑要比这年轻外剑实力为高,但他们宁愿对手是那名内剑,也不愿意面对这个心理变态的外剑!

    扛着冰糖葫芦串的可笑,毒蛇般的飞剑,在血雨中大口呼吸的残忍,这一切,都为他披上了一层血色的注释!

    就连那白衣内剑修都有些看不下去,低喝道:

    “喂!你就算是喜欢喝人-血,也拜托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倒显的我轩辕仿佛魔门一般!”

    娄小乙睁开双眼,有气无力的开始了他从不被人接受的解释,

    “我晕血!”

    白衣内剑修哼了一声,似乎对这拙劣的谎言十分的不满,喜欢血的味道就喜欢呗,轩辕剑修数万人,又有几个不喜欢闻血味的?偏要用这种谎话来遮掩!

    “走吧!还楞在这里做甚?等律正门长辈过来还有的麻烦!”

    娄小乙遗憾的看了看正在坠落的冰糖葫芦串,他有些舍不得!不是因为想装赑,而是他突然觉得在杀人见血后含一口冰糖葫芦,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会很大程度上减轻他的不适感!

    嗯,等日后出门办事,纳戒中一定要多带些这东西,以便最快速度的恢复!

    他想的完全是从自己的状态出发,却浑没想到在杀人之后的血色迷离中,去舔一口冰糖葫芦会是多么变态的场景,这将为他带来这一生都永远磨灭不去的外号!

    而这一切,只是起源于河洛城上的一次偶然!

    娄小乙在前面飞,很快的,他又感觉到了身后那道若有若无的神识锁定,让他心中很不舒服!

    内剑修这些家伙的骄傲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仿佛认识一个外剑修就是他们的耻辱似的!就不能表现的和正常人一样么?大家见个面,喝顿酒,交个朋友,有什么事情互相搭把手,至于拽的二五八万一样?

    本来很轻松的任务,生生的因为内剑修的骄傲給搞的险象环生!事后竟然还不自醒,骄傲如故!

    娄小乙虽然被人救了,却也没有多少感激之情!他也救了那二五八万一次,大家扯平!

    等他哪天真正成-长了起来,非得找个机会让这家伙知道知道外剑的厉害!

    他这里满心的不愤,跟在后面的白衣内剑修同样的不爽!

    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宗门任务,一个外剑菜鸟在外面惹了祸杀了人,宗门通过秘密的方式得到了这个消息,为防万一,就近通知附近的剑修注意这个人的行踪动向,如果发现,就地保护回山,他运气好,和这人撞了个正着!

    他喜欢战斗,却不喜欢保护人!这会浪费他宝贵的时间!不过既然遇上了,他会坚决完成宗门下发的任务,不过在他的理解中,如何完成任务是有很多方式的!

    最糟糕的方式就是,出现在那菜鸟身边,然后吓走所有的图谋不轨者,整个保护会顺利完成,但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在他看来,菜鸟是否安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胆敢在西域递爪子的手!

    外剑中筑基数万,损失个把小剑修实属正常,但如果能让胆敢伸进来的手折断,在整体意义上才更符合轩辕的利益,才会拯救更多的轩辕弟子,这才是他的理解!

    不得不说,内剑们总是很自信,自信的哪怕对宗门下达的指令都掺杂了自己的判断!

    他不担心什么,熟悉轩辕内部事务的他知道命令一定是剑气冲霄阁所下!但他却是归属闻广峰混沌雷霆殿管束,就算是最终菜鸟丢了命,而他却斩了外部势力的手,起码在雷霆殿上,他会得到毫无保留的支持!

    这就是他一直吊在后面却不上前相认的原因!

    他就没把前面的家伙当成保护对象,而只是一个饵!

    只要逮住了大鱼,饵丢不丢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事情的经过却让他受够了操心之苦,这个菜鸟的不省心,让本来轻松的跟踪变的极其的艰难!

    他不是没有做过类似的跟踪保护任务,对他来说,像这种入门才只三年的小剑修,他一只手掏-鸟都能轻松完成任务,对方整个过程都会懵懵懂懂,一无所知,但这个人,却十分的麻烦!

    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被跟踪,所以百般的逃脱,千般的使诈,有好几次他都险些坠入这菜鸟的陷阱中,让他烦燥之余,却也兴起一股执拗之意,偏要看看这菜鸟到底能不能挖出他来!

    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