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259章 道别【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

剑卒过河 第259章 道别【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娄小乙离开只前,古冈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话,

    “年轻人,气盛些也是难免!但气盛过了就要知道弥补,在修真界,一味的强项就很难混下去,不止穹顶轩辕,任何地方都一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娄小乙有些莫名其妙,他能听懂古冈的意思,就是如果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要知道低头服软认输,否则就会混的很艰难,但问题是,他不觉得自己就得罪了谁啊?

    话说,他进轩辕剑派也确实见到了几位高阶修士,引渡他的成真人算一个,但几乎没有交集;内剑混沌雷霆殿的几位真君?不太可能,鹏鸟怎么会关心螻蚁的生死?

    那就只剩下一个,当初捕捉剑丸时的文昌真人!

    会是他么?好像也不像,而且一名内剑真人的手能伸这么长,伸到剑气冲霄阁里来?

    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他也懒得再想,从被掠到五环那一日起,身不由己就是必然的归宿,其实准确的说,当他踏入修真界那一刻起,就必须遵守修真界的规矩,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娄小乙对此想的很简单,不管怎么来的,他在轩辕剑派得到了他在别处得不到的东西,做出回报就是应该的,就像是交易!

    他对回报宗门没有抵触,但抵触的是别人拿他当傻子!

    轩辕不是崇尚尚武精神么?这么危险的地方不应该是争着抢着去的么?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抓阄了?

    娄小乙镇定自若的走出了登临殿,一句软话也没留,一声辩驳也没有,除了两句带刺的反问,这脾气很剑修!

    ……古冈心中不舒服,他在登临殿数十年,不是没办过违心的事,但那基本上都是事出有因,却不像这次这样莫名其妙,于是再次找到了殿主古河,想要问个明白!

    古河就叹了口气,这个师弟就是这个脾气,太过较真,

    扔过来一本名册,“看看吧,这是传自冲霄阁的上谕,我也是奉命行事,你如果还是不满,就找冲霄阁的师叔师伯论理去!”

    这是一本红色的名册,在登临殿代表了比较特殊的意义,一般都由殿主掌管,其他人不能看,但古河和这位师弟结交了数百年,关系莫逆,也就没那么多的规矩。

    在五环的每个顶尖大派中,关于卧底,奸细这类的存在,就从来也没有断过,也没法查,因为过份的搜魂寻忆可能会找出一些隐藏的异心者,但更会伤害绝大部分无辜者,得不偿失!

    这也是所有顶尖大派的做法,他们也有自信,如果这样的异心者一直在筑基层次晃悠,他也接触不到什么核心的机密;如果他有机会上境成为金丹元婴的存在,那么自然而然会对门派产生归属感,这种长达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潜移默化如果还抵不过一名修士在孩童时种下的旧念,这样的门派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门派在这方面下功夫,因为哪怕筑基修士也是有机会得到门派的大的动向的,有总比没有强,这也是各个门派收罗五环消息的一大来源。

    当然,基本上都是普普通通潜力的修士,一个门派得多傻,才会把天才送到别人那里卧-底,最后变成别人家的顶梁柱,而不留下来自己培养?

    在所有的筑基修士中,以五环本土修士的异心者最多,因为大家都挤在五环,互相之间的渗透就容易些,其次是来自老家青空的修士,最不可能的就是掠自域外的筑基们,掠夺充满了不确定性,随意性,根本就没法安排!

    古冈翻开名册,在不多的红名中赫然发现了烟頭的名字?

    不禁气笑了,“烟頭?奸细?一个从外域掠来的奸细?一个入门时还满脑子想着做个法修并毫不隐瞒的奸细?一个连杀无上万景流修士的奸细?”

    古冈的反应在古河的意料之中,对他来说,执行剑气冲霄阁的命令胜过一切,而且,现在的红名和以前的红名也不太一样了,这里面掺杂了太多的东西,私人的东西,却通过公器的运转来达到目的。

    “去冲霄阁吧!那里有答案!”

    ……娄小乙再次进入了九宫界,既然要走了,总得和九灵君打个招呼,随便带上他在一个凡人城镇中收集到的所有鸡-屁-股!

    “弟子要出远门一趟,时间不定,特此来和九爷您道个别,感谢您这些年提供的修行环境,等弟子有朝一日回来,再奉上美酒吃食!”

    静候片刻,听九宫界内一丝动静也无,知道九爷可能是睡着了,也不多话,转身便即离开。

    九宫界是个很好的练剑的场所,但有其利,必有其弊,对剑术来说,其实提升最快的还是在外面生死相搏,一味的闷头自己练也是不成的。

    他不知道的是,阿九在自己的空间里是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取舍,心中暗骂这小子不知好歹,剑术未成就出去瞎浪,早晚有他吃苦头的时候。

    但他毕竟跟了主人数千年,知道小鹰终究是要单飞的,所以极力忍住不说话,希望这小子能活着回来吧!

    他只是个界灵,虽然也有自由移动的能力,但他的移动离不开五个荒兽肢体,也就是说,轩辕高层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动向,作为一个在穹顶宅了上万年的存在,他的异动会引来太多的关注,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阿九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该用主人的思维来看待这一切,就像万年前的它的那个主人,在外面搞的天翻地覆,无数次的引火烧身,不一样走了出来?

    这就是人类的修行过程吧,终究和它这样的界灵不一样。

    他能做到在五环的任何一个地方,把一名修士拉入九宫界,前提是这个修士主动发动座标神识,

    但这么做真的好么?一个知道自己永远有退路的修士,和一个每一战都可能是最后一战的修士,哪个对修士的成长更有利!

    阿九决定放手,真正的放手,不强求,也不刻意指引,就让这小子自己去选择自己的道路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