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275章 有忍不住的【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6/10】

剑卒过河 第275章 有忍不住的【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6/10】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杠杆的原理在剑术中怎么用?是个很考究水平的题目。

    飞剑在空中飞驰,接敌时开始攻击,怎么做到在每次攻击中获得一个平衡,承上转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点,支点!

    在现在的剑术体系中,千篇一律的都是平衡支点,这能做到飞剑的每次攻击均衡有效,第一剑一千斤力量,第二击还是一千斤,第无数次也是一千斤……这样的好处不仅是攻击持续,更重要的是,一击之后,飞剑能更快捷的回转过来开始下一击,易于控制,而不是想波浪一样没完没了的需要调整!

    飞翔中的飞剑没法找支点,所以他的构思是在飞剑内部找,前提条件,是需要两个剑灵理解杠杆的原理。

    对此他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对剑阵做出调整改变,但在实施中,他发现自己首先要面对的,是教会两个剑灵最基本的物理原理。

    这太难了!

    要学物理,先得教数学……

    好在未来的日子长的很,就算是两颗榆木疙瘩,他也要在上面夹出窍来!

    对于暗香的诞灵,现在已经基本达成了条件,差的只是一个人头!

    出于修士的直觉,他知道这不是勉强的事!不能因为少一个人头就乱开杀戒,这是修士的自律,也是人类的自律,否则口子一开,沉沦入魔,无药可救!

    仔细回忆,前两次诞生剑灵的对手,其实实力都在他之上!无论是晁闻道还是烟云都是如此,他不清楚这其中的具体原因,只能在摸索中尝试。

    不知道的太多了,包括为什么就他能在杀死敌人时能产生剑灵?而其他的外剑修却做不到?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不知道在别人的成长过程中,手上会沾多少血腥,但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血腥却是一直伴随着他,这对一个晕血的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关键是他对战斗的理解从来没有切磋这一项,这种理念贯穿在他修道过程的始终。

    出来的久了,好像也适应了这样的修行节奏,虽然这里的灵机没有穹顶的充沛,氛围没有那么剑气纵横,也没有法会可听,没有博鳌楼可供阅读,但每当他在石塔中俯瞰下面的矛尖镇,却另有一种感觉,

    这是他的矛尖镇!哪怕他有点不情愿!

    这样又过了三个月,当娄小乙都快把这段故事忘了时,别人却都快憋疯了!

    一个特殊的客人找上了石塔,如果他能一直监视小柳巷,他就能知道这个人也是趁着夜色拜会过某个庭院的人,可他没有,他也不在乎!

    这个人的移动,像一只狸猫,一蹿一蹿的,快速而敏捷,从中能看出隐藏在身体中的强大的爆发力,从战斗角度来看,这一定是个近身很犀利的筑基修士,五环道统无数,有些妖兽的特点也不奇怪。

    但这人的礼数很周到,“在下红顶高山族人勾哲,今为红顶一族前来拜见道友,希望在修行层面上得到轩辕的谅解和支持!”

    高山族有无数,各依地域而定,像他们这支就是区域内最高峰是座红土铁矿峰,阳光日照下,红光四射,所以称之为红顶高山一族。

    这样的姿态,已经不是娄小乙能拒绝的,这是一个族群可能对轩辕的臣服,为了走出来,为了修真的传承,他没理由对此置之不理。

    束手回礼,娄小乙也很庄重,逃避是不想坠入别人的节奏,面对是因为这是自己的职责。

    “请讲!高山族人的要求,我都会如实向门派汇报,道友不必担心,讯途不畅!”

    勾哲正色道:“我红顶高山族人早有融入五环修真界之心,奈何一直犹豫,族内意见不一;之前也有动作,比如派出道童前往西域求学,以做试探,请原谅我等的行事遮掩,实在是数万年下来的隔阖,让高山族人无法彻底安心!

    今次我等决心已下,想邀请道友前往族地一行,所谓听一言不如看一行,道友如果看过之后,认同红顶高山人的向世之心,还请在上报中多多美言!”

    这是不能拒绝的理由,不是装傻充愣就能敷衍过去的,哪怕这趟行程有危险,他是修士,是矛尖镇镇守……

    “好,何时动身?”

    勾哲心中放下一口气,“三日后辰时末,勾哲为轩辕道友引路!”

    看着勾哲离开,娄小乙就叹了口气。

    他不怀疑红顶高山族人的诚意,只要稍微正常点的头脑,也知道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最符合自己族群的利益,问题是,这里面的东西真的就这么简单么?

    他晾了这群人数月,又有南道人时不常的递上消息,游龙观那边也悄悄的給他放出过风声,所以,他并不是两眼一抹黑!

    在矛尖镇中,他强大的神识能保证自己先一步感觉到某些不怀好意的窥觑,但却无法施展雷霆一击!

    隐在后面的不是南道人这种教书育人把自己教废了的存在,一击不中,打草惊蛇;而且他现在的飞剑就根本不可能控制精微,控制到杀人而不伤无辜,不毁一屋!

    在矛尖镇这种人烟密集的地方,不是修士的战斗场所,这恐怕也是某些人不选择在镇外荒山上修行,而是藏匿于镇内民舍的原因。

    他需要等一个机会,一个海阔天空,可以任由飞剑纵横的机会!

    三日后,勾哲和另外两名筑基一起来到了石塔,

    娄小乙稍显惊讶,“怎么,这两位也是你们红顶高山族人?”

    勾哲稍显尴尬,“不是,这两位是常驻矛尖镇的商人,知道我这次要请贵客回族地,所以希望一同前往,去族地收些货品,你知道,我们高山族人的有些矿藏也是世面上的珍品呢!

    不过这只是附带之事,如果道友不愿,就不让他们跟随也可!他们今来,就是求取道友的允许的!”

    娄小乙看着那两个商人,其中一个还是旧识,铭存道人,那个脾气暴燥的越岭带货者,正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于是洒然一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都是矛尖镇老人,同行有何不可?正好解去旅途寂寞,正合贫道之意!”

    众人互相道过姓名,另一名商人自报已经在矛尖镇经商超过二十年,是真正的老人了。

    在勾哲的带领下,众人腾上中空,向东飞驰而去,一路行来,大家都是法遁,对其他人来说这很正常,但一个剑修也是法遁而不御剑就很让人奇怪,这样的情况就只有两种情况,

    不擅长御剑?有不擅长御剑的剑修么?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藏拙,可笑的藏拙,剑修的御剑有必要藏着掖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