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283章 勉强

剑卒过河 第283章 勉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娄小乙把大概经过说了一遍,听的三人是无言以对,最后拿起那枚云纹珠,递了过去,

    “人我是不识得的,尸也没摸到什么,就这珠子是他的本命法器,你们看看到底出自何处?”

    三人依次观瞧把玩,也有点无计可施,他们只是筑基,只是比娄小乙痴长数十年不等,没什么本质的区别,法修的法器都长的差不多,没法完全区别道统所属,而筑基法修,单只无上三清,其门内就有数万之巨,比剑修还多,怎么确定?

    最后光北把珠子递还与他,温声道:“小师弟,珠子你先拿着,等有机会让门派内的长辈看看,也许能有所分辨;其实也无所谓,我轩辕在五环杀敌,从不管他道统是哪个,又有什么区别了?”

    烟波就哼了一声,“其实哪用得着那么麻烦?你在矛尖镇镇守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来找你麻烦,到时自然明了!不过在杀人之前你至少先要问清楚最起码的基本信息吧?

    打不过就别硬挺着,吭声不丢人!”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两名内剑也丝毫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其实在他们内剑内部,这样的事件比比皆是,谁又耐烦去事事追究了?

    光北就轻咳一声,说出了来意,“烟师弟,是这样的,半年前三名红顶高山族人找上穹顶,自称族长一行,请求允许进入西域修真界;上面也同意了,数万年过去,有些恩怨早已不在,不大的族群,也没什么可防范的。

    但高层考虑到狼岭高山族群数百,恐怕不独红顶族有此愿望,而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既然他们有心,我轩辕也不介意主动一些,所以,派出了一个任务,联络狼岭高山各族,摸清他们的大概意向,以利于宗门做出整体的判断……”

    娄小乙唯唯点头,烟波旁边插了一句,“简单说吧,狼岭高山族迟早会走出大山,和五环修真界融和,要么来我们西域,要么去对面的东南域或者洱海,所以这事得赶在狼岭那边的家伙们先下手,高山族有多少人?能出多少修士?但这是势!不能输給对面了!如果高山族有一百家,我轩辕至少就要占五十一家,不能输了人心向背,明白了?”

    吃饱了撑的!娄小乙心中吐槽,由得人自选不好么?大家平平安安的,井水不犯河水,就非要搞得和小学生一样的见个高低上下,什么是势?说穿了就是面子!上面好面子,下面跑断腿,活该三个倒霉蛋接了这任务,有他们闹心的!

    正色庄重,“宗门高瞻远瞩,师兄们奋不惜身,实为我辈楷模;师弟我地位低肩膀窄,担不起这样重大的担子,就只能在这里遥遥祝福,祝三位师兄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这里师弟我就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举起身前的茶杯,一饮而尽,状极感慨,一股送人上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劲头。

    他想的很自以为是,这三人明显就是想从红顶高山族开始,顺利向他询问些情况而已……

    但三位师兄师姐却是谁也没有举杯,烟波抬头望云,嘴角噙着一丝不屑;烟婾闭目垂帘,冰山般的容颜却格外的透出冷意,似在为外剑一脉下的师弟如此畏于任事而愤怒不已。

    只有光北师兄依然笑容如故,“我们四人接了任务,正要走这一遭,看看狼岭的险恶,是否难的住我轩辕的剑锋!”

    娄小乙就心中打了个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强颜干笑,

    “四位?呵呵,原来还有一位不知是那位英雄的师兄?是在打前站呢?还是在后面分管后勤?”

    烟婾实在忍不住,“英雄怕是谈不上,四位皆在此处!不过我观师弟之意,是想打前站,做尖兵了?”

    娄小乙把手摇的飞起,“我管后勤,我有经验,前站打不了,我这人晕方向,不辨东南西北!……不对吧,我也没申请参加这次任务啊!轩辕任务都是自愿,不好强拉壮丁吧,我来五环没多久,人生地不熟的,境界又低,本事不济,这,这怎么就找上我了呢?”

    光北温和道:“我们三个确实是自愿的,但有长辈传话,说这次红顶高山族之归顺,你在其中居功至伟,想来对高山族是比较了解的,所以推荐我们找你一起加入,正好婾师妹还差个外剑同伴,所以……”

    娄小乙就很不甘,“红顶高山族归顺是他们自愿的啊!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们活不下去了!之所以来西域是因为他们的族地距离这边比较近!如果高山族的聚集地坐落在靠近东南域那边,他们肯定就会投靠无上去了,很现实的事,我可没这本事拉他们过来……”

    光北笑容依旧,“你看,你对狼岭中事不是很了解的么……”

    娄小乙欲哭无泪,他发现越解释越糟糕,“我能不去么?”

    看三人齐齐盯着他,知道推脱不了,还是拼命找出些可能的理由,

    “几位师兄师姐,您看这矛尖镇也不太平,凶杀时有发生,对面的穿越商人从未断绝,谁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需要有人盯着他们啊!

    而且石塔法阵珍贵,这没人照看的话,再被人毁了去……

    镇中的道馆,我还答应給他们讲课;新开的官舍,还需要我去剪彩……”

    烟波就插了一句,“我看镇里新开了家依绿楼,是不是还请了你去试睡啊?”

    娄小乙被噎的不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三人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拉他下水!

    光北仍然轻声慢语,“烟师弟真正是负责之人,考虑的很细致,不过一些跳梁小丑,便放进了西域也起不了浪,凡间之事我辈还是要少参与些,至于你说的石塔法阵,放心,没人敢动的,光谷师弟走之后到你来接替,其中半年时间也没见有人敢来破坏吧?

    去收拾收拾,咱们半个时辰后就启程!”

    娄小乙苦笑,“不歇过一晚再走么?”

    烟波轻喝,“我辈剑修,当披荆斩棘,不畏险阻!折于优患,耽于安乐,说走就走,有什么好歇息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