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332章 指点【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4/10】

剑卒过河 第332章 指点【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4/10】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月票月票,快到包包里来,大家正常投票就好,尤其是那些懒人……月票红包就不要搞了,都不容易,老惰是为大家看的开心,不是要增加朋友们的负担,没必要!……

    ………………

    娄小乙不服,“没有战意了!

    师叔,轩辕没规定在外面行走,见到一个就必须杀一个吧?还不能有自己的选择了?不能有几个看的过去的朋友了?

    当时情况复杂,诸般怪异,光耀是一个,那纯书也是一个,我是一脑门的浆糊,所以,没有挑战他的兴趣!”

    古冈面色如常,“我只是问问!那是你最好的机会!离殇是你能接触到的不多的在你能力范围之内的对手,错过这一次,合适的对手难寻!再想较为安全的提高排名,就很危险!”

    娄小乙致谢,“多谢师叔提醒,我倒是觉的现在很好,名声累人,还是低调些最安全!”

    古冈哼了一声,“你还知道自己有些名不副实?这些年来,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有出众之处,也有修行败笔,你可愿一听?”

    娄小乙求之不得,“师叔请说,弟子正需要人醍醐灌顶,指点迷津呢!”

    两人并肩而立,遥望千秀峰下的壮丽雪景,古冈这是头一次和这个弟子谈到修行之事;他们不是师徒,他也没这个义务,只是觉的宗门对这弟子有些苛刻,他改变不了大势,只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个补偿,毕竟,宗门里出个好苗子不容易,是轩辕的未来,每一个心系轩辕的老修都有义务维护这一点。

    “修士为何要入宗门?既然心向自由,不是应该无拘无束,抛开一切束缚么?”

    不等娄小乙接嘴,古冈自问自答,

    “在资源,在功术,在抱团取暖,个体的力量永远也不能和群体相比!

    那么,仅就学习一途,我们能在宗门里得到什么?

    仅只是功术么?”

    看着娄小乙,古冈很是严肃,“功术很重要!但比功术更重要的是,前辈的经验!

    散修也不缺功术,他们总有渠道搞到,为什么他们的未来就不成?

    因为没人传授他们经验!修行,不仅仅是书本玉简上的那些,还有更多的,在玉简之外!

    数万年来,有前辈高人在秘境幽地留下所谓的道统无数,你见过哪个修士凭此一飞冲天了?飞不了,因为没有传承,没有那些一代代遗留下来的,用血和失败累积出来的经验!

    这些,才是一个门派最珍贵的东西!”

    “轩辕自立派以来,一直就有个不好的毛病,过于着重自我,放飞性格,崇尚独立,就恨不得这一生的大道都要自己趟出来,才显的自己与众不同,别有新意!

    但这是不对的,最起码,太过极端!

    听人教,和自己学,永远是修士进步两个不可分割的部分,偏重于哪一方都会失了分寸!

    一味的听人教,没有自己的思想,就会学出个泯然众人的呆子出来;而一味的自己走,对前辈的经验视而不见,却会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独自摸索上!

    你确定你自己摸索的,比无数前辈在数万年中摸索的更多更全面?”

    古冈指了指他,“门派有鉴于此,所以才法会,讲堂,经论,剑比无数,你以为是闲的没事,自己給自己找麻烦?

    不过是看剑修大都吝于收徒,而创造出的无数交流场所,并严令任何一名上位修士在面对低阶修士的问题时,都不得敷衍了事!

    这是真正的机会!出了宗门你找都找不到的机会!和博鳌楼比起来,只不过一个不显于形,一个真实存在,对从学习意义上来说,谁又能区分哪个更重要?

    你烟頭在穹顶,去过几次法会?开过几次口?问过多少问题?

    还是你觉得根本就没必要,别人都是凡夫俗子,理解不了你这个天才的所思所想?

    所以,不屑于问?”

    娄小乙就很尴尬,如古冈所说,他自以为剑术路子特殊,就很少向门派里的长辈讨教,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怕是认为这些长辈就未必能給他什么帮助……

    古冈眼光老辣,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虚实,

    “你有什么疑问,是宗门里的长辈不能回答的?

    轩辕立派数万年,门中弟子什么稀奇古怪的经历机缘没见过?数万年来,培养出的元婴上万,真君上千,半仙不在少数,就是那合得大道,成就了神仙之体的仙人也是有的,还不止一个!

    你说,有什么是宗门不能解答的?能让你一个小小的筑基骄傲如斯,自命清高?”

    娄小乙有些羞愧,古冈说的不错,其实有很多东西他是想的左了!

    “站在巨人的肩上,你才能看的更远,望的更高!你有巨人在侧,却偏偏要从地面起爬,是不是傻?还是你以为这样做,能摆脱身上轩辕的痕迹?”

    娄小乙深深一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古冈也适可而止,

    “多听,多见,多问,你的修行之路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我是不成了,帮不到你,只能一辈子在登临殿中处理凡俗之事终此一生,但我们外剑一脉也多的是强大的剑修,虽然和内剑相比略有不足,但仍然是轩辕的主要力量,并不是如外界传言的那么不堪!

    我已经为你调整了任务形式,驻守矛尖镇一年中可有半年回来穹顶,这也是大部分驻守修士所采取的方式,一个小小的矛尖镇,又哪里需要日日有人镇守了?你去狼岭五年,不也没出什么乱子?

    不过在矛尖镇你需要发展些眼线,不可再漠视无谓,最起码发生了什么还是要第一时间了解的!”

    娄小乙很感激,古冈这最后一句话,对他帮助甚大,单就修行而言,在穹顶和在矛尖镇毕竟不同,这里面区别很大!

    他确实需要解决一些剑术中的实际问题,关于势的问题。

    在矛尖镇他在这上面折腾了两年多,一事无成,这让他明白了自己在剑上的天赋好像也不是完美的,轩辕前辈剑修中掌握势的有很多,总有一个答案,比他自己乱撞要强。

    这是他在提高自己剑术的五个方面中的最后一环,就像是一个极限,突破了它,筑基对手在他面前将再无可怕之辈,因为他自己就是最可怕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