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24章 祸端

剑卒过河 第424章 祸端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空远臂!这是他在寻找盈血神通的过程中一个意外的收获,不得不说,上天很是垂青于他,送給他的每一个战斗神通都是恰到好处,能让他的战斗体系远近皆宜!

    体修的方法很简单,你攻我的,我杀你的,比的就是谁最后怂!

    这样做的底气在于,体修远比其他道统修士更坚韧的身体!他们自认为能抗住,便抗不住,也一定抗的比对手久!

    只有这样,才能在千钧一发中夺得孔雀血!

    好在,对面的只是个外剑修!

    他明白这个道理,娄小乙同样明白!不仅是他们两个,也包括其他数十名修士!

    对大部分修士来说,没人愿意主动伤害这个单纯的小孔雀,没意义,引来孔雀宫敌视不说,还可能被五环诸派群起而攻!

    但如果是她主动析出一滴孔雀血,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那还有什么客气的?

    能者得之!总不好浪费了吧?

    但他们的速度显然就不如体修和剑修快,这两人快的好像就知道孔雀会析出孔雀血似的!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长空远臂出现的异常快速隐蔽,在娄小乙飞剑才一出匣就凭空出现,论起诡异和速度,甚至还在他的飞剑之上,但这样的神通没有持续力,只是一击之能,却远不如飞剑的腾挪往返,不死不休。

    娄小乙当然不会去躲,也躲不掉!决城飞射而出,进行拦截,不是他装大,而是时间上来不及放出更多的防御飞剑,他也不愿意为了防御而降低四季的攻击力度。

    体修很自信,他同样自信,他的单剑攻击之强,就连内剑都阻挡艰难,急切之下,他就不信这体修能挡住!

    图穆身化法相,这不是神通,而是体修一脉的基本战斗相,在法相的状态下,体修的身体和精神都将得到大幅的提升,承受力和正常状态完全不同,对飞剑这样的细小锐器穿伤尤其的有效,反而畏惧法修的大面积术法伤害,这也是几个道统之间互相克制的一部分。

    孔雀翎空间内,瞬间由平和的演练状态变成激烈的战斗状态,还是一副生死不论的架式,不过只要想想动手的双方,一个是凶恶的剑修,一个是野蛮的体修,这一切也就显的很正常。

    剑修和体修打架,快的很!

    这一瞬间,其他修士都来不及反应,也包括另外两名剑修和数名体修,不像图穆的一直处心积虑,也不像娄小乙的洞如观火。

    长空远臂和决城,四季和法相,碰撞几乎同时发生!

    图穆坚实的法相躯体在四季的攻击下如纸般的脆弱,毫无悬念的被击穿,没入身体,

    图穆对此既惊讶又无所谓,惊讶的是他的法相防御有等于无,无所谓是因为这样的贯穿伤对巨大的法相来说就像普通人被蚊子叮了一口!

    但四季不是蚊子!它是飞剑!是带有剑灵的飞剑!还带着四季和殛神双剑灵!

    娄小乙早就为自己的剑灵制定好了无数的战术组合,比如对这种法相类的……四季的剑炁进入法相后隐而不发,而是由殛神先一步动作!

    强大的精神冲击,来自于其主人远比同境界层次修士强大的多的精神底蕴,还有殛神这个专业精神攻击者,针对的就是体修最大的软肋-精神!

    体修当然也有体修的弱点,没有哪个道统在各方面都强大无匹,有特点就有短板,强大的肉身下,就是他们相对来说疲软的精神,

    精神不是神秘,这是两个概念!

    殛神毫不意外的瞬间击垮了图穆的意识海,法相变的摇摇欲坠;这时才是四季的表演时间!

    剑炁疯狂的在图穆从大到小,瞬间回缩的身体内肆虐,当他彻底从法相状态回到正常状态时,其实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血肉,变成空间中血色妖艳的一团……

    决城顺利的劈开了图穆的长空远臂,但神通就是神通,并不会因为被劈散就失去了力量,失去了目标,只是由凝聚的一团,变成四散的无差别攻击,更加的难以阻挡!

    这就是使用飞剑进行拦截的一大缺陷,飞剑能有效拦截任何实物攻击,但对术法或者神秘类的攻击却做不到完美防御,当飞剑全力追求攻击时,在防御上的弱点就是必然的!

    娄小乙举臂,护住双眼!

    谢天谢地,他的飞剑先一步震散了图穆的精神,这让经过决城拦截后的长空远臂再一次的力量大减,然后一头撞在娄小乙的脸上,

    强烈的震荡让他有点眩晕,基本没有大碍,就是,掉了两颗牙!

    完美!

    唯一的遗憾就是那滴孔雀血距离体修实在是太近,近的躲不开四季肆虐的剑炁,就这样同样的被卷成血雾!

    暴殄天物!

    他不是一开始就想杀人的!

    从小孔雀析出那滴孔雀血,他马上就明白了这个体修一系列怪异举动的最终目的!不是他迟钝,实在是境界太低,见识有限,既不懂神秘,也不懂体修。

    但孔雀血一出,就没什么好迟疑的,体修卑鄙无耻,公器私用,企图趁演练之机满足自己的私欲!

    他不是一个好打抱不平的,但也绝不是一个能忍受罪恶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仍然不闻不问的!

    于公于私,都不应该坐视!如果他能早一步看透,甚至都不会給小孔雀析出血滴的机会,

    从心理上,他还是很喜欢这个清高淡然的亚圣一族,不介意为它们做点什么!

    在轩辕的五环势力亲疏远近关系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孔雀一族是盟友!

    至于那个体修,杀就杀了,能怎地?它们都不敢大声说话,因为一旦揭穿这一切,天行健将面临来自整个五环的怒火!

    周围的修士开始往这里围聚,目的不明,但最先赶到的,却是两个剑修,嵬剑山和苍穹剑门!

    战斗都是一起上的,这个习惯已经延续了数万年,没人把他们视为无辜,他们也从不回避,就像两家有事时,轩辕剑修总是头一个赶到!

    嵬剑山的屈良就笑,“斐柴,干的漂亮!

    我嵬剑山山脚下有一个出名的老牙医,镶金镶银你说话,小弟我请客!”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