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40章 插剑【为盟主雨逍遥加更】

剑卒过河 第440章 插剑【为盟主雨逍遥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提前給逍遥加了!反正也是迟早的事儿!

    开个玩笑,主要是章应该断在这里……

    ………………

    娄小乙很认同烟婾的说法。

    在轩辕剑派,无论内剑外剑,纵剑精神都是其核心精髓!

    爆发,毫无保留的爆发!在爆发中寻找稍纵即逝的攻击窗口!找不到,随即远遁,绝不留连;然后等待下一次接触的时间,再选环境,再选时机!

    剑修最糟糕的处境,就是和对手打成消耗战!这其实也是法修们最愿意拖入的节奏!

    论修为法力,从来都不是剑修的强项,他们强在爆发力,强在瞬间输出,如果不能因此而打开缺口,接下来的纠缠就没有多少意义!

    剑修会在冗长的拉锯中以比法修快得多的速度消耗法力,同时还会磨去他们的锐气,耐心;拖的越久,翻盘的可能性越小,从而陷入法修千奇百怪的骚扰,陷阱之中……

    “鱼跃之顶上有空间限制?”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烟婾就无语,这都什么人啊,都要去鱼跃之顶上插剑了,这些基本的常识还不知道?

    “没有空间!也没有仲裁!一切都凭自觉!如果观战者和排行榜制定者认为你离开的太远,你的挑战就算失败!

    这样的没限制,反而对剑修来说更麻烦!因为剑修不知道纵剑多远才在允许的范围之内!还不如有个空间的大罩子呢!

    轩辕内剑一脉也不是没有高手试过,哪怕单独拎出来决生死可以杀死任何一名筑基,但在这里无休止的针对中,就根本挺不过三年!

    头两年能顶住还是因为那些强者在赶来的路途中!

    你不知道,他们最喜欢剑修出这风头了,因为这意味着法脉终于有机会打击剑修的不败神话!所以你只要把剑插上去,来自五环各派的法修强者必将蜂拥而至,来参加这场围猎剑脉的盛宴!

    这也是后来雷霆殿对下面下了严令,不允许内剑修参与崖顶插剑的原因!”

    娄小乙就很惊讶,“内剑不允许?那么,外剑就允许了?我这也不算是违背宗规?”

    烟婾苦笑,“外剑一脉没有类似的规定,不是因为外剑更开放,而是因为外剑几万年下来连一个敢上去的都没有,内剑都干不动,还上五环舞台?既然如此,何必立规矩脱-裤-子放气?”

    娄小乙就开始憧憬,“会不会因为人家觉得这人就是个疯的,所以就根本没人来挑战的可能?毕竟,这路途遥远,也很麻烦的!”

    烟婾斩钉截铁,“不可能!因为你是剑修!你出身轩辕!就是群起而攻之的最好的对象!而且排行榜还有规定,有人插剑的话,排名前十的修士每个人都必须出面挑战,否则十年后自动丧失排名位置!”

    娄小乙舔了舔嘴唇,“还好,我还以为排行榜上的千人都必须过一遍呢,别人还好说,你说烟波那家伙来,我是胜他好呢?还是不胜好呢?

    其实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如果在穹顶拉一票人来,把五环各派的挑战换成咱们轩辕内部的挑战,让别人插不进手……或者,我和烟波一战打十年……”

    烟婾无语,平静的看着他,娄小乙耸耸肩,

    “好吧,轩辕丢不起这个人,我就是开开玩笑的……不过如果对手是名法修,我和他耗十年呢?最后再打败他?”

    烟婾就叹了口气,“他得多傻才能这么配合你?小乙,我一直以为能做出这样挑战的就一定是大英雄真豪杰!非如此不能有这样气吞山河的气势!

    可为什么你又偏偏想在里面偷奸耍滑,浑水摸鱼呢?

    如果你有足够的人手来调配,你是不是还想派人半路截击挑战者?最后来个不劳而获?”

    娄小乙点头,很是诚恳,“师姐说的好!我是有这念头的,可问题是我花不起这样的开销……”

    烟婾不太明白他,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

    修道以来,他一直在无畏和猥琐中左右摇摆,游移不定!

    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现实不是传记小说,没有谁的性格生来就是大智大勇,沉稳果断,百折不挠!

    性格,是随时间,际遇,见识,境界等无数方面综合而成的,可能未来他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剑修,但现在他还不是!

    而且他一直也不把勇往直前当做人生的信条,真这么做的人,脑袋上得撞多少个包才能让他清醒过来?

    娄小乙开始点检纳戒中的装备,在开始这场壮举前,还有些准备要做,插剑十年不是一句意气就能解决的,在热血澎湃的后面,也不能忽视周密的准备,这些东西,传记中不会提,书上只会说某某某插剑鱼跃之顶十年,败尽天下英雄,怎么惊险绝伦,怎么豪气自生,怎么众人拜服,怎么纵横捭阖……

    但传记中不会说英雄的纳戒中准备了多少灵机,多少伤药,多少武器,多少吃食,无数的多少……

    烟婾在帮他准备,“你的法力回补丹药不够!”

    娄小乙就解释,“我一般就用灵玉解决!而且以我的战斗习惯,就是前三板斧子,真到了要在战斗中补充法力时,估计离输就不远了……”

    烟婾把自己的丹药都塞了进来,有总比没有强,十年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剑也不够!不要小看其他道统,法脉中也很有些近身强人,就更别提一贯以近身为荣的体修……”

    娄小乙就笑,“我才懒的近身呢!真正的剑修只是不惧近身,而不是一味近身,我飞剑射程的优势没道理弃之不用吧……”

    烟婾把一个装有数十把长剑的纳戒塞給了他,这几乎是每个剑修的标配,十年时间会用毁多少?谁也不知道!

    烟婾事无巨细,就像一个称职的姐姐在为自己的幼弟准备学堂用具,偏偏这个幼弟还这般的不配合,那般的嫌麻烦,

    看着烟婾眼花缭乱的摆弄着那些纳戒,娄小乙就指着其中一个她从来不动的,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烟婾眼都没抬,“你的棺材!”

    高原的清晨,日光出现的格外的早,两人一早赶路,时过午后,视线中开始出现一道竖立的黑影,越飞越近,鱼跃之壁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娄小乙看了看身边的师姐,“师姐,还请留步,剩下的路我必须自己走!咱们十年后见!”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身形一闪,已是晃身飞纵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