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45章 无聊【为盟主故梦有故人加更】

剑卒过河 第445章 无聊【为盟主故梦有故人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搂头一闷棍,这就是在场几乎所有法修的感受,当然,有几个人除外!

    端杯在手,表情平静的三个大忽悠,还有远处默默注视的烟婾!

    她不知道娄小乙是怎么做到的!她只知道自己永远也做不到!也许自己成就了金丹能做到,可这家伙成了金丹又能做到哪一步?不敢想象!

    排行前百的顶尖法修,没有任何大意的套层防御,在飞剑的攻击下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这已经不是战术的问题,而根本就是层次的问题!

    她总算是明白了这家伙的自信从何而来!这样的攻击下,根本就不需要回复,因为战斗会很短暂,也不需要用近身剑,因为没人能冲到他的身边!

    当力量达到了极致,其他人除了震撼就只剩震撼了!

    ……三个大忽悠仍然很神在,不得不说,作为和轩辕争夺五环话语权几万年的老牌法脉道统,他们能存在于世,吃的好喝的好修的好,自有其独特的一面,就算是下面一些普通的精英弟子,也自有其雍容大度,不徐不急的风范!

    这样的风范和底蕴不是竹宫这样的暴发户所具备的,所以从一走了,而他们三个却活的好好的。

    尤师兄假模假式的把剩下的那杯酒洒向地面,奠告道:

    “魂兮归来!从一而终,一路走好!”

    旁边有个头脑活泛的小派修士就在心里不屑,这特-么的能一路走好么?真魂兮归来的话,不一定会去找那剑修的麻烦,先找你们三个老-王-八才是真的!

    “不好打了!普通人上去根本就没法试出他的底牌!诸般手段,偏爱的战术选择!就只这一手重剑,一般的手法肯定挡不住!也就没有以后!”

    三清胡师弟惆怅道,虽然实力还不足以进入排行榜,但法修们有一个特点,眼光很毒,理论功底深厚,能很快的发现战斗的实质。

    “必须有挡住他开局一击的能力!才有以后的后续!这么看来,除了降维法器,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方法?”

    尤师兄所说的降维法器,其实就是准灵器!

    在修真界中,筑基使用的是法器,金丹使用的叫灵器,元婴的是宝器,真君的是道器,都是不同境界的修士根据自己的修为实力特长而炼制的;把金丹的灵器降低使用限制,减少威力,不考虑使用寿命年限,不考虑对修士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那么,筑基修士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用金丹的灵器的,当然,这样的灵器已经不能再称之为灵器,它的威力要比真正的灵器小的多,但又比法器大的多,甚至很多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很少有门派势力会故意制作这样的东西,因为宝贵的材料,浪费的时间,和达到的效果相比,完全没有费效比,反而会让门下弟子沉浸于对它的依赖,得不偿失!

    但对像无上,三清,伽蓝这样的大派来说却不一样,他们在资源上财大气粗,在人员上人才济济,既有时间也有财力来制作这种东西,所以在他们三个的口中,对此并不陌生。

    即使如此,降维灵器也不会普遍存在于大众修士之手,只有最出色的极少数种子,宗门才会給他们配发一件这样的降维灵器以为最后的翻盘手段。

    只此一件,绝不多配,其实也怕弟子们对此形成依赖,这是为了未来的大道,轻疏不得。

    但在这些顶级大派的库房中,却备有很多类似的东西,防的就是万一的战争,这就是法脉大势力的底蕴。

    夏道人点点头。“也不排除一些特别的手法,比如结界,神通……只不过对筑基来说,很少,筑基的神魂终究无法支撑这些上术,难难难!”

    ……娄小乙盘坐鱼跃之巅,口中舔着冰糖葫芦,心中平静。

    第一个修士必须死!这是整体战略的重要一环,就像前世球赛的后卫,在防对方前锋的第一次冲击时必须表现出自己的强硬和凶狠一样,你不这样做,对方就会在你防守的区域频频作怪,没完没了!

    只有杀死了第一个,甚至头几个,留下狠辣凶残的名声,才会让那些不知进退的人止步,才能让他们明白这是绝死之争,而不是朋友间惺惺相惜的比武,否则迟早累死!

    杀人也是救人,道家的玄学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一直留下不好的名声,也比在这十年中,甚至未来数十上百年中因为频繁的挑战而杀死更多的人要好的多!

    实话说,他们中很多人确实很讨厌,但绝不至死!

    生活的常识无处不在,就像街头的小流氓扎着膀子露出文青,提着砖头目光凶狠一样,他们其实心里也很害怕,却不得不装出这个样子来震摄他人,这同样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

    娄小乙走出了剑修的第一步,为了曾经的承诺,勇敢的挑战五环几万年来也没几个人能完成的壮举,但他还没心硬到可以无视他人的生命,可能未来有一天他会达到心如铁石的地步,但现在还不成,他装的很强硬,其实是为了遮掩心中的软弱。

    鱼跃之崖在被插剑十日后终于迎来了一次高-潮,但这次的高-潮太短促,太震撼,直接浇灭了附近少数几个跃跃欲试的修士的心思!

    最起码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坚决掐灭这些投机者的挑战!

    这样的无聊又持续了数月,修士每天都在增加,不过来的都是本来的旅行者,而不是挑战者;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来了就不走了,人数慢慢的超过了五百,一千,大家在鱼跃之崖周围各自找好观摩的位置,法脉的,剑脉的,体脉的,旁门左道的……

    找好位置非常重要,因为很快就会出现持续的高峰到来期,当大批修士赶到,你就不再可能坚持自己原来的位置,一个法修夹杂在其他道统中,就像是开法会,修士们对此非常的熟练。

    三个月后,第一拨上百名修士结团到场,这是距离鱼跃之崖最近的道统,无需绕远,只需翻越狼岭一半,

    这里面,就一定有心怀意气的不平之士,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插剑之战才算是真正开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