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65章 改变【为盟主大风堂赵无忌加更】

剑卒过河 第465章 改变【为盟主大风堂赵无忌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段抱石反应很快,他知道乱序钟不可能永远把一个大活人困在那里,所以几乎在发现那处挣扎处的同时,就掷出了手中的巨石!

    也就在这一瞬间,另一道锋锐骤然向他逼近!

    同时他的感知中赫然发现,那剑修已经到了距离他六百余丈的距离!

    六百丈,已经在飞剑的射程之内!

    决城呼啸而至!

    段抱石心中一沉,无论他有没有时间再掷一次巨石,一次的力斥转移都不足以他脱出剑修的攻击范围!而他也不可能如内剑那般高频率的掷石!

    关键是,他没有防御神通!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实力排在步取,图穆之后的原因!除了法相。他没有其他更可靠的防御方式!

    转身逃?

    数万人众目睽睽之下,他丢不起这个脸!一瞬间,体修的凶悍在他身上表露无遗!

    不过是道尽而亡!修士都有这一天!我先走一步,然后等着你的到来!

    段抱石法相再次爆长,他不再使用力斥神通向后遁,而是用全身的力气掷出腰上挂着的最大的一块巨石!

    法相咆哮中,似在向上天表达他心中的不满,闷雷般的声波传遍平天高原,这是一名体修的末路,以这种方式收场让人唏嘘!

    也只有在这最后一刻,他才明白了三清守如那番关于身外之傀的话的意义!

    外物,可能是帮助!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外物就是毒药!

    如果他没有乱序钟,那么他不会赌对手的近身技,仅凭自己的技艺,他就永远不会陷入如此不可自拔的境地!

    他会在远攻无效后远遁认输,谁又能长胜不败?

    哪怕剑修使用了近身技,他没有乱序钟拖延的数息,也能逃出生天!至少,逃出鱼跃之崖战场范围!

    可惜,说什么都晚了,大错已铸成!

    那个无上尚信,犹豫不决后还是把乱序钟借給了他,大概也是想通了这一层的道理吧?

    不怪别人!就只能怪自己!道心不坚,自信不够,想的太多,却都不在能力范围之内!企图拣便宜抽冷子爆冷门,在大道上想抄捷径,这就是结果!

    战斗进程,不会因为他刻骨的反思而停顿,尤其是对一贯冷酷的剑修而言!

    决城瞬间劈入庞大的法相,疯狂的剑炁在法相内四处乱蹿,紧跟着就是四季……而体修最后掷出的那块超大的巨石,也在北斗和暗香的联手下被绞成漫天的石雨!

    在数万筑基的眼中,体修一直在按着剑修揍,当剑修开始反击时,一切便都结束了!

    无解的进攻!

    只有极少数最冷静的人,才注意到了被体修一石击出的,从神秘空间通道内跌出来的那件物事……

    那是一个布偶娃-娃,真人大小,栩栩如生……一手断裂,一脚诡异的角度扭曲,额上一点朱痧红的鲜艳……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身体还在莫名的抽搐,

    然后一点微光从布偶娃-娃身体中冲出,那诡异的东西才停止了扭动,微光的性质他们都不陌生,那是飞剑的反光……

    娄小乙身形一折,人已回到鱼跃崖顶,自顾他的养神,方才的一战对他来说并不累,法力神魂的消耗很有限,但在斗智上,他是耍了些心计的!

    剑修战斗,洞察为先!不能对手用什么招,你再见招拆招,如此被动,就会很容易掉进人家布的坑里!

    需要找出对手表面招式下的隐藏的东西?他想达到什么目的?就仅仅是一次远远的打了就跑的撩-骚么?

    走到这个位置的修士,都有自己的追求,都有坚定的道心,他不认为有人会为这样一个过渡的角色而心甘情愿!

    一定有暗藏其中的布局!

    他唯一的弱点就是在接近对方的过程中!其他正常情况下,飞剑在手,他没什么明显的弱点可乘!

    所以,量天剑尺上他耍了个在孔雀翎空间中琢磨出来的花招!

    双剑同时使用!

    四季距离对手最近,也是对手认为他发动近身的标的;决城就要远些,既然要近身,当然会选最远的四季,这样瞬间移动的距离最远,会更接近体修!

    而他本体,却一反常态的选了决城!近身后是距离对手四百丈还是六百丈,区别不大,能够到体修就好!

    娄小乙給四季的量天剑尺塞了个诱饵,一个人形布偶娃-娃,这不是他的东西,而是在那次参加婚宴时,烟婾在升仙城买的。

    很难想象像烟婾这样的铁血女剑修会喜欢这样的东西,但人各有嗜好,谁又说的清楚?升仙城的布偶娃-娃在西域很是出名,制作精良,栩栩如生,就是有点大,烟婾的纳戒东西太多塞不下,于是硬塞給娄小乙让他带货,结果回到穹顶后两人都忘了这件小事……

    有点恶趣味在里面,但关键是这样做比较形象,量天剑尺的发动需要标的物有灵魂,所以他就把斩运剑塞了进去,让它扮布偶……实话实说,它扮的很尽职,就是表现出来的方式有点恶心!

    本质就是,他和四季之间建立的量天剑尺通道换了个剑灵过去……段抱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假象上,却忽略了真正的决城的量天剑尺!

    当娄小乙平安出现在体修六百丈远时,一切都已无法改变!

    下面的剑修们看的如痴如醉!

    实话说,他们看頭儿与人斗剑数年,却很少能从中真正学到点什么!因为頭儿的一切实力都是建立在他的剑灵上的,这东西没法学,他们的剑永远也不可能有頭儿的那么快,那么重,所以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战术,頭儿可以用,他们却不能,这是很让人抓狂的一件事!

    但这一次,他们学到真东西了!量天剑尺还可以这样用?既然能整个布偶过去,那么就一定可以整些其他的过去,一头小兽,鬼魂,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自己方便!

    内剑的随形剑附也可以照这个思路来,能大大提高他们近身的迷惑性……

    只有一个人不高兴,就是烟婾!

    她终于认出了那个布偶的来历出处,正是自己曾经购买的那个,漂亮的衣饰,华丽的装束,可爱的脸蛋……

    竟然被这家伙拿来搞这个?还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