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478章 结束

剑卒过河 第478章 结束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数万双眼睛的期待下,燃薪大袖飘飘,举止从容……

    他接近鱼跃崖顶的方式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像别人要扛进去,用结界翻进去,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

    他就这么直接走进去!古怪的是剑修也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

    难不成,这两人认识?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对坐而盘,掏出了酒壶……

    可能,战斗前先叙叙话?然后再打?

    崖顶,两人对饮一杯,燃薪就问,“坐在这里的感觉如何?”

    娄小乙摇头,“无趣!我甚至放个屁都要夹着!”

    燃薪哈哈大笑,再问,“对排行榜怎么看?”

    娄小乙想了想,“无趣!”

    燃薪就笑,“但他却能满足一部分人的精神需求!所以虽然对大道毫无益处,但仍然存在,而且影响力越来越大!

    归根到底,筑基的舞台还是太小,修士们需要一个合理的发**力的地方!”

    两人再饮一杯,这次换娄小乙发问,“那个宝葫芦,到底还来不来,等的人心焦!”

    燃薪就好笑,“你这么在意和所谓第一的交手么?”

    娄小乙把玩着酒杯,“刚来时可能在意,但现在已经不在意了!我只是,不愿意等人……”

    燃薪点了点头,“就我所知,宝葫芦好像挂回藤蔓上结籽去了,它们这样的木系精怪,就不能用人类的时间去衡量。”

    娄小乙表示理解,也没什么好喜悦的,也没失落……

    两人再也无话,各自举杯,饮下第三杯,燃薪晃身空中,

    “江湖中见!”

    这就是强者之间的交往,成不了一见倾心的朋友,在非利益攸关下也绝不会成为死敌;在接触中,他们都控制自己不要去碰触对方的底限,这是修士成-熟的标志,也意味着,他们在心境上已经达到了再向上一步的条件!

    娄小乙不想通过战胜他而证明什么,燃薪也不想把插剑者拉下马来证明自己,用两个字就能解释他们的心态:无趣!

    修道,无需为他人证明什么!修士只需证明給自己!

    在五环筑基排行榜前十中,娄小乙只遇到了六位,第十的三清余辜,死了;第九的致远阁言法,第六的尚信,第五的震旦子,第三的守如,第二的燃薪……还有四个没来,原因各异,但有个根本,那就是不在乎!

    不在乎,也是一种心境!不在乎个人声誉的得失,不在乎排名长消,可能也不在乎宗门背后明里暗里的怂俑;在五环,没有门派会强行派遣修士要获得什么名次,从修行理念上来说,这是一种倒退!

    但宗门又需要面子,所以就总是半遮半掩的,当一名杰出弟子拒绝时,难不成宗门还会因为弟子看穿了荣誉的本质去强迫他?

    当燃薪离开时,鱼跃崖下的修士们发出震天的嘘声,也不知道是嘘燃薪呢,还是嘘他娄小乙!

    不过两人都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等了快十年的大戏,结果主演之一跑路了,心情烦燥些也情有可原;虽然也有预感之后可能不会再有大戏了,但既然已经等待了这么久,总要把谢幕看完再走吧?

    这个时候,谁都盼望着排第一的宝葫芦,或者某个隐世宗门的筑基绝世强者横空出现,就像传记小说中写的一样,

    但传记是传记,现实是现实,实际情况就是,煽风点火的人很多,上去的却一个没有,这时候上去被人一剑宰了,不仅丢命,还丢自己和师门的脸!

    最兴奋的还是剑修们,他们已经在商量怎么开一个隆重盛大,别开生面的庆祝仪式了!

    地点当然就在平天高原,就在鱼跃崖下,只有这里才最有意义,才能让剑脉的荣光随着頭儿的崛起而传遍四方!

    各种点子,各种计划,集思广益;无数的条幅,旌旗在赶制,他们是平天高原上唯一快乐的一群人,收获了周围无数修士羡慕的目光。

    烟波就道:“小乙现在也没个对手,显不出我剑脉的手段,不如,我现在就上去給他凑凑手?

    鱼跃之巅,双剑辉映,那感觉……”

    旁边领头的光华直接否定,“双剑争辉,那得是棋逢对手!如果差的太远,就是飞剑砍肉靶子!

    我说烟波你到底长没长脑子?这样的假打有意义么?当别人都是瞎的?傻的?然后把我内剑的屁-股暴露在全五环人面前?

    想上鱼跃,我内剑自己插剑去!”

    ……在时间的流逝中,搏浪坡中的七只剑灵争先恐后!最着急的就是水军剑灵,看到兄弟们都在几十关,十数关上中流击水,而自己却在最平缓的浅滩呛水,这对一个剑灵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娄小乙静静观瞧,他喜欢剑灵们现在这种你追我赶的气氛,为它们的每一次成功而开心,为每一次的失败而叹息,

    在剑术上,他暂时想不到更好的提高方法了,但他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

    越是临近十年之期,他越是对坐在这里感到无趣;有意义的是这个过程,无意义的是最后的荣誉;如果光北师兄能看见,他会同意把他的断剑插在这里么?

    他娄小乙到底是在完成自己的心愿?还是在完成光北师兄的心愿?或者是打着承诺师兄的名头……

    看着崖顶正中央的那把剑,他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这把剑,在近十年中也曾有人尝试拔出过,因为拔出就意味着插剑者的失败,至少会让他从头再来!

    但在娄小乙面前,在战斗中想拔出它,谈何容易!

    鱼跃之崖的法阵很是神奇,不管你修为如何,只要有人想拔出,就必须使出所有的力量,在一旁的飞剑威胁下,谁能有机会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放在拔剑上?

    除非是他自己!

    而他现在,却很有一种拔出它的冲动!

    插剑者当然也可以拔剑!这就意味着插剑者自己主动放弃!但五环自有排行榜上万年来,有战死在崖顶的修士,却没有自知不敌,放弃追求的懦夫!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