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525章 客卿们【求保底月票】

剑卒过河 第525章 客卿们【求保底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新的一月开始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咱们再接再厉,再创辉煌,再攀高峰,一峰又一峰……

    活动期间,老惰每千票加一更,不设保底!别嫌少,九月最后三天实在是累惨了!

    请投出你的保底月票,谢谢朋友们的支持!

    ………………

    在婆娑星,对这类五行材料需求最高的,就是客卿们!

    这些金丹客卿在修为上升无可升,唯一能提高自己实力的方式,一在功术,二在器物;婆娑有限的五行材料当然要首先济着门派修士,然后才能轮到他们,所以娄小乙的小坊店很快就打出了名声,在中朝一带的金丹层中流传了开来。

    流传,对娄小乙的隐藏没有好处,时间一长,他的来历,他哪来的这么多这么珍贵的五行材料?就势必成为别人怀疑的对象,但他并不在乎,他需要的不过是个时间差,如果几年过去自己还不能了解真相,连他自己都会主动跳出来,都不需人调查!

    正因为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他的人脉在短时间内快速的膨胀,不仅有部分散修客卿,也有几个门派金丹,交易多了就有交情,有了交情就有了沟通的基础,一些在婆娑星零零散散的消息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都不用去刻意打听!

    数月下来,婆娑星的修真态势,和剑脉的对立冲突,修凡之间的共处形态,这些点点滴滴的东西就汇成了娄小乙对婆娑修真界的具体映象,虽然还接触不到什么真正的隐密,但娄小乙却一直认为,这世界本就没什么真正的秘密,去刻意的打听就不如从小处入手。

    秘密能隐瞒,但没人能隐瞒理念在细节处的流露,而从这些细节上就能看出一些东西,真实的东西。

    这不是娄小乙在多此一举,等他出手解决这件事时,必然会伴随腥风血雨,这就不是凭言语能解决的事!死去的两名金丹师兄的遭遇就是明证!

    在杀戮前,他必须对婆娑星的修真环境有个基本的了解,才能知道自己的分寸在哪里!

    修士,不能因为怕沾因果就缩手缩脚;但也不能不拿因果当回事!

    在五环,有各门派之间上万年的对立大因果下,个人的杀戮不值一提,那是另一回事;而在这里,所有的因果都会由他娄小乙个人承担,这不是开玩笑的!

    可能在这里放肆一次也影响不了他什么,但一旦形成这种遇事不加思考的习惯,这样的因果就会越积越深,直到有一天因果缠身,欲罢不能!

    古东有古东的嘱咐,扶风有扶风的看法,那是别人的!他娄小乙必须有自己的坚持,而不是人云亦云。

    门口暗风扰动,一名大胡子修士晃了进来,此人名蓝,是娄小乙在这里最早结识的金丹修士之一,也在法脉联盟里做客卿,为人豪爽,不拘小节,是娄小乙不多的几个能深谈几句的修士之一。

    “娄兄弟,老哥哥我又来了,这一次我要些土系材料,上次制器运气不好,结果好好的一只灵器让我給炼毁了!这次换个方向试试,看看能不能转运!”

    娄小乙笑眯眯的,“蓝老哥,就你这制器水平,我看还是不要再炼了吧?浪费资源,也浪费感情!有那功夫多纳几位小娘子传宗接代,可比制器有意义!”

    蓝胡子就嘿嘿笑,“娄兄弟,你这可就大错特错了!制器能用一辈子,不合适时还能回炉添点这样那样的,还能替你挡刀!

    女子能用一辈子?你让她往东,她就偏要往西,关键时还得你替她挡刀!不值啊,不值!”

    蓝胡子是个独行客,一辈子孤独一人,好酒好赌,但在制器一道上的能力一般,正处于摸索阶段,所以成品率很低。

    像他这样的散修金丹,没有系统的体系,金丹之前哪有时间精力搞这些?也就是只有在侥幸成丹后才能腾出手来做些以前做不了的事情,丹药是个方向,阵法也是,但他独好制器,也是各有各的眼缘。

    “瞧我給你搞来了什么?”

    蓝胡子一脸得意,拿出纳戒往桌上一倒,一大堆形如粗粒盐一样的灰白色晶体洒满了方桌,

    娄小乙拈起一捧,仔细辨别,目露惊讶,

    “蓝老哥,你这是搞的……”

    蓝胡子就嘿嘿笑,“没错!就是那边的矿产,行货,你瞧这品质,比咱们这边的强多了!”

    纳晶在婆娑星并不罕见,但大多品质不成,呈蓝,绿,紫,五彩等颜色,不懂行的还以为这是好东西,只有真正懂的才知道,只有这种不起眼的灰白色纳晶,才是纳晶中的极品!

    “这东西,不是那边用来上供的么?怎么这就流出来了?让上界剑修知道,怕不得出大事?蓝老哥,你这东西是好的,但小弟我却有些不太敢收呢!”

    蓝胡子就不屑,“瞧你这小胆!那上界剑修人都没了,你还怕个锤子?不趁这机会多捞出些,等过几年上界再派剑修下来,可就没的捞了!”

    娄小乙点头应是,急忙把纳晶收起来,又拿出些土系材料,虽不比平常多,但品质上却好了不少,

    蓝胡子就瞪眼,“娄老弟,合着你平时蒙我来着?有上等货藏着,却只拿些下等材料来糊弄胡子……”

    娄小乙是理所当然,“你以前拿那些劣质纳晶过来,也想换行货?咱们是上品对上品,劣品换破烂,天经地义!

    你蓝老哥走南闯北这些年,可能找出比我更实在的价格?

    行了,休得废话,你这纳晶还有多少,我通通都要了!”

    蓝胡子就无语,这刚才还谨慎小心呢,转眼间就贪念大起;不过这也很正常,都是金丹,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没有,须得再过一段时间!不要心急,总要费些心思,多绕几个弯……”

    娄小乙不动声色!他和这些人接触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可千万不能显的心急,让这些谨慎的散修瞧出点异常。

    “蓝老哥,不是小弟我打听你的秘密,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小弟我也不想捞过界;只是想着老哥这条路子踏不踏实?别留下什么线索再让人寻了来?我听说上界剑修甚是凶恶,咱们这点实力,怕是抵敌不过……”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