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剑卒过河 第591章 脱逃2

剑卒过河 第591章 脱逃2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方是两个人,这样的结果对娄小乙来说不好也不坏。

    他的精神力强大,一点也不吃亏,在加上近战的经验优势,完全能弥补在法力上的不足!

    激斗在方寸之间展开,没人能看的上这样的战斗,仿佛几个市井泼皮的胡打乱斗!

    因为有胃液黏稠,有元气充盈,搏斗完全脱离了正常的范畴!

    拳,挥不开!掌,抡不动!就只有手指的戳戳点点……抠眼睛!拽头发!掐脖子!膝顶牙咬,扯衣拉裤……

    半个时辰后,精疲力尽的双方三人心照不宣的停了手,谁也奈何不得谁!问题是,再这么下去的话,大家都会同归于尽在这地方!

    两名三清修士本身就处于劣势,疲于奔命,若不是修为深厚,互相之间每到危急之处又总能互相帮把手,早就被娄小乙搞死了!他们很奇怪,虽然这剑修法力不足,但精神力却迥异于常人,这让两人的配合无从谈起,包夹总是功亏一篑,仿佛他能看到一般。

    娄小乙也郁闷!他的杀手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也因为修为的原因不能更进一步!虽然他的爆发力很强,但法力总量的差距就摆在那里,凡人叫身大力不亏,修士则是法深气不泄!而且,两个能互相支援,能留給他下狠手的时间很短!

    他们都意识到,在找到出去的方法前,互相之间的死斗是愚蠢的!

    熏风主动求和,“先出去,我们再斗?”

    娄小乙却不接话茬,“蠠瓥怎么办?”

    他的思路很清楚,在三方中,现在他的处境最不堪,法力有些透支,已经逼近警戒线,身体在方才的战斗中也受了不轻的伤,当然,两个三清修士伤的更重,关键是,在恢复能力上,剑修永远也比不过在养生方面独树一帜的法修!

    所以,出去之后就是个问题!如果出去后仍然是死路,那他就不如干脆在这里拉两人一起死!

    熏风毫不犹豫,他是个决断的,猎杀到了现在,已经处于不可控的阶段!他们同来的师兄弟三个,只有他和连城因为掉落的比较近,才幸运的碰到了一起,至于大方,音讯皆无,他们也曾寻找过,但有心无力,也迅速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两个人,已经不能对剑修形成压制,哪怕真的逃出生天,是不是还能继续打下去,不好说的很!

    修士之间的交锋,是很讲究势,因果,时机等等不可控的神秘原因的,这也就是修士区别于凡人的地方,不会死乞白赖,没完没了,他们更习惯长久的准备,然后在心有所感时,一击致命!

    这不仅仅是剑修的传统,其实也是所有修士的习惯,当兴致已尽,或者看不到明确的趋势时,没人愿意继续!

    他们来,是因为认为自己能胜利,现在已经失去了这个自信,又有蠠瓥的这个变数,形势已经不可控,再维持原来的计划已没有必要!

    “蠠瓥若不依不饶,我们合击之;之后再说,烟道友可同意?”

    三人击掌而誓!

    就在一刻前双方还是生死大敌,现在却结成了短暂的联盟,这就是修真,在一往无前的另一面,学会妥协也很重要!

    “食道盖门开时我们出不去!这蠠瓥吞食物时会伴随有元气压下,我们顶不住!”连城先开了口。

    熏风沉思,“既然不能硬闯,可有何方法让它主动吐我们出去?这东西在某种情况下,也是会呕吐的吧?”

    娄小乙斟酌,“这蠠瓥正在产耔……”

    大家于是便有了方向,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不需多说。一人计短,数人计长……

    熏风沉吟,“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倒酒!海兽晕这口!但这里却无法从纳戒中取物,是个麻烦……”

    连城也道,“退而求其次,人血对兽类的刺激也很显著!尤其是产耔时的海兽,它们这时最敏感!”

    娄小乙一笑,“纳戒确实取不出东西来!可如果纳戒毁掉了呢?”

    纳戒毁掉,其中的物事也会被毁或者部分损毁,所以不能用这方法去取灵器剑器,那是最后不得已的挣扎!但如果是个放置闲杂物品的纳戒呢?没有修士身上不带美酒,而且几乎都是专有的酒窖式纳戒,里面的酒瓶也不存在毁不毁的问题,毁了更好,还省的往外倒呢!

    三人定了方向,连城好酒,有两个纳戒的各式美酒,熏风和娄小乙各有一个,这样的量也不知道能不能让蠠瓥恶心一次?关键是,他们存货有限,也就这么一次的机会!

    熏风很谨慎,“双管齐下吧!烈酒和人血齐上,如果这样再不行,恐怕就只有尽毁纳戒,我们用器物和这东西拼个你死我活,但我们的机会不大,这里是它的主场,烟道友为我们找了个好棺材!”

    娄小乙就笑,“这东西好像是你们的玉瓶引出来的吧?和我屁的关系?”

    连城不愤,“你敢说这片皇蛎礁盘不是你故意引我们来的?师兄便不扔玉瓶,你也一样会用其他方法诱这东西出手!”

    娄小乙不置可否,到了现在,一切明境,谁也骗不了谁!

    熏风止住了师弟的不满,在这个困境中,没有谁是清白的!各为其主,天经地义。

    “酒,各人尽出所有!咱们也别留着等下一次,便一次机会,合该倾力一击!道友以为如何?”

    “可!”娄小乙没意见,当双方暂时不是死敌时,这个熏风自有当师兄的气度,由人观派,三清存世数十万年,自有他的底蕴,尤其是在人才方面,不逊轩辕分毫,不弱五环半分!

    熏风一字一句,“关于人血,我在这方面还有些心得!所以,精血由我一个人出!三滴!

    但我有个条件!我恳求道友在这里再等一天,不知道友应允否?”

    蠠瓥会恶心人血,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血,而是修士心头之精血,是修士生命中的精华!各人依修为境界不同,也多少不同,血脉盛的有十数滴,不擅长此道的还要少些,像这种放血的事其实找个体修来最合适,

    修士放出自己精血,对自己的修为是肯定有影响的,尤其还是三滴!

    熏风之所以如此,只是换他多等一天时间,目的,就是为了等他的师弟大方!

    就这一点上来看,这确实是个有情有义的师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