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我要做驸马 第十二章 赶出府门

我要做驸马 第十二章 赶出府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呯!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李善长一拍桌子面沉如水的质问道,李节的这些话似有所指,根本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能说出来的,所以李善长的第一反应就是李节可能是受人指使,毕竟他留在京城有太多的利益,如果归乡隐居的话,就要放弃许多重要的东西了。

    厅中的宾客也都是神色大变,谁也没有想到,李节竟然劝李善长回乡养老,这让所有人都露出了错愕的神色,唯独太子朱标却是神情一顿,看向李节的目光也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旁边的汤和先是一惊,随即却对李节露出赞赏之色。

    看到李善长生气的模样,李节也暗叹了口气,看来想要让李善长自己醒悟已经不可能了,他也只能启用自己的第二套方案了。

    “没有人教我,这些话都是孙儿的肺腑之言,祖父早就已经辞官,留在京城也是徒惹是非,何不早日离京,一身清闲……”

    “住口!”没等李节把话说完,李善长就气的再次一拍桌子怒道,他简直快被气疯了,刚才李节献上玻璃镜时,他还以为李节改了性子,没想到一转眼他就说出这些混帐话。

    看到李善长生气,人群中的李祝也终于坐不住了,当即站起来就想替儿子求情,不过却被旁边的刘英一把将他按回了椅子上,整个大厅中,恐怕也只有他才知道李节要做什么,所以这时候绝不能让李祝坏事。

    “祖父让孙儿住口,孙儿不敢不住口,只不过还请祖父三思,一切以身体为重,早日回乡颐养天年,以保平安!”李节这时也豁出去了,或者说他是故意在激怒李善长,既然无法让对方醒悟,那就只能与对方划清界线了!

    “混帐东西,给我拖出去家法伺候!”李善长气极,颤抖着怒指李节大吼道。

    厅中的宾客也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节,有些反应慢的,到现在都还在懵逼中,刚才李节还献上宝物镜子,让李善长对他另眼相看,可是转眼间他又惹得李善长暴怒,这转变也太快了。

    “父亲息怒!”这时李祝也终于忍不住,当即甩脱刘英的双手,快步来到李善长面前跪下道,“父亲息怒,节儿年幼无知,而且之前又得了癫狂之症,万望父亲不要与他计较!”

    “狡辩,我看贤侄的模样,可没有一点癫狂的样子!”人群中的李礼却站起来火上浇油道,他刚才还在担心李节受宠,却没想到老天开眼,一转眼李节就惹怒了父亲,这可真是喜从天降,他当然不会再给李祝父子机会。

    “父亲,节儿之前的确病了,您千万不要与他计较!”这时李祺也站出来为李节求情道。

    不过李节可不想让李善长真的息怒,他要把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因此只见他这时再次抢先道:“祖父,孙儿还有一首祝寿诗奉上: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一首《好了歌》仅仅说了前四句,就已经让李善长气的脸色发白,因为这明明是讽刺他放不下功名利禄,当即怒不可遏的再次大吼道:“拖出去!打!给我狠狠的打!”

    随着李善长的怒吼,立刻有几个健仆飞奔而来,抓住李节就要往外拖,这让李祝急的眼睛都红了,当即死死的抱着李节再次向李善长求情道:“父亲息怒,节儿的病犯了,您要打就打我吧!”

    “一并拖出去打,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李善长气极,终于当众说出了断绝父子关系的话。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李节被拖出去时,却还大声的诵读着《好了歌》,看起来状若癫狂。

    但其实李节心中却是沉静如水,他的计划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只不过这顿打恐怕躲不掉了,不过被打一顿也正好,他被打的越惨,与李善长的决裂也就越彻底。

    看着李节父子被拖出去,李祺暗自着急,但却没有办法,宾客们也都是窃窃私语,实在搞不清楚李节为什么会忽然发疯,明明有大好的前途,但转眼间就被他给毁了。

    倒是那个李礼一脸的喜意,甚至他恨不得立刻出去,吩咐下人打的狠一些,最好把李节父子直接打死,免得日后再碍自己的眼。

    眼看着李祝与李节父子二人被拖到门外,就要被几个下人执行家法,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坐在李善长身边一直没开口的太子朱标却忽然站起来劝道:“李公,今日是您的大寿之日,实在不宜动气,毕竟气大伤身,您骂也骂了,打就不必了!”

    太子朱标竟然替李节求情,这让宾客们全都是一愣,不过紧接着只见汤和竟然也站起来劝道:“太子所言甚是,李兄你的大寿之日,实在没必要与孙辈们计较,而且有这么多客人,动手打了晚辈传出去也对你的名声不好!”

    李节也没想到太子和汤和会为自己求情,不过略一思量他就心中暗喜,因为从太子和汤和的态度中,他已经推测出一些东西,也许会让自己的计划更加顺利。

    太子和汤和一起劝说,李善长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好驳了他们的面子,最后终于长叹一声道:“罢了,既然太子和汤老弟求情,这顿打就免了!”

    李善长说到这里扭头看向门外,随即再次恨声道:“来人,将他们父子赶出府门,日后不许他们再登门,我李家没有这样的儿孙!”

    李善长说完一挥手,外面的奴仆也立刻领命,将李祝与李节父子拖到大门外扔了出去,既然李善长已经说了不认他们父子,府中的奴仆当然也不会再对他们客气。

    李节被扔出去摔了一跤,不过他年轻,一个骨碌就站了起来,随即立刻跑来将李祝扶了起来,不过李祝却怒吼一声:“孽子!你……你办的好事!”

    李祝说着抬起手来,看样子就想给李节一巴掌,就算平时他再怎么宠爱李节,但现在李节惹出天大的祸,连累他也被父亲赶出府门,对他来说简直天都塌了,这让李祝如何不怒?

    面对暴怒的父亲,李节却十分坦然,甚至李祝想打他时,他直接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他能理解父亲的愤怒,现在让他打两巴掌撒一下气也没什么。

    不过李祝的巴掌举的老高,却半天也没有打下来,毕竟他实在太宠儿子了,再加上他相信李节是犯了病,所以实在不舍得动手,最后更是眼睛含泪的长叹一声,高举的手也落了下来。

    “你……你到底是为什么?”李祝这时也老泪纵横的问道,就算是李节发病,可也太突然了,为什么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