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番外篇 陨石天降

战国之东帝 番外篇 陨石天降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蓝星,夏历十六年,夏,中元节,清晨,五点不到。

    青龙山下小青镇,一栋六层高的居民楼中,一身道袍的田冀,静静的站在六楼的楼梯阶上,轻轻的呼吸,并侧耳倾听五楼的动静。

    良久。

    五楼传来开门声,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响彻整栋楼:“萌萌,我先走了,记住了,今天乃是老神仙百岁大寿,你可要快点上山,不要误了拜寿的吉时。”

    田冀听到声音,立即屏住呼吸,连气不敢喘一口。

    同时,田冀双目死死的盯着楼梯间的玻璃,通过玻璃,他隐隐看到五楼门口那个虎背熊腰的健壮身躯。

    “知道了,你快走罢。”一道清爽的丽音传入田冀的耳中。

    “好!”

    “哐——”

    巨响过后,一阵脚步声由大变小,并很快微不可闻。又三个呼吸后,楼下传来一阵摩托声···

    “呼~”

    直到此时,田冀才突出一口气。

    接着,田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一脸微笑的下楼,来到那个壮汉刚刚离去的大门前,伸手轻轻敲了门。

    “咚咚咚~~”

    “唉呀,你怎么搞的,难道连钥匙也忘带了吗?”

    听到屋内的娇嗔声,田冀欣喜的笑了笑,然后再次急促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

    “来了。”

    说话间,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睡衣的丽人出现在田冀面前,并且一看到田冀便惊喜的道:“小冀,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你师傅的百岁大寿吗?你怎么来找我了。”

    田冀没有说话,笑了笑,伸出右手搂住郝萌的纤腰,然后右腿一迈,身子一转,同时左手在门把上一带,便将怀中丽人挤在门后,并深情的看着她:“萌萌,我想你了!”

    郝萌正惊间,忽然听到这话,俏脸微红,眼睛微湿,双手立即揽住田冀的脖子,同样深情的看着田冀:“我也想你了,自从我们从学校回来后,我们已经有一个半月没见了。”

    话音一落,正在注视的二人顿时心领神会。

    一阵激吻过后,郝萌制住某只做乱的手,喘着气道:“别,今天是你师傅百岁大寿,你是老神仙的亲传弟子,我是···我们还要早点去献礼呢!”

    “没事!”田冀用炽热的目光看着怀中丽人,同样喘着气道:“我算过了,现在才五点不到,老神棍自己要修炼到八点,然后亲自占卜祈福,要等到九点才会出来接受我们师兄弟祝寿,所以···”

    田冀笑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有三个,不,我把自己画的《青山晨雨图》也带来了,算作咱们俩一起的寿礼,这样···我们就有三个半小时。”

    “那···”郝萌听着身体一热,而后满脸红晕的应道:“那···去我房间···”

    田冀了然,一踮左脚,再一踮右脚,便踢掉鞋子,而后左手一用力,单手抱起郝萌便熟门熟路的向次卧而去。

    一进房间,星火还未燎原,那个响彻整栋楼的粗犷声音再次在大门外响起:“萌萌,我回来了!”

    房中的田冀郝萌二人一听到这声音,顿时面无血色,全身冰冷。

    接着,郝萌急道:“不好,我爸回来了,他今天上山主厨是带了刀的,你快跑,不然,依我爸的暴躁,你会被砍死的。”

    此时,田冀听到一串钥匙晃动相击的声音,虽然全身都在颤颤发抖,但依然异常冷静的道:“来不及了,你爸已经堵在大门口了。”

    “那···你快藏起来,我去应付我爸!”郝萌正欲出房门,却被田冀拉住。

    “来不及了,你的鞋子,还有我的鞋子,都在客厅!”

    “这···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郝萌一听大门被打开的声音,都快急得魂都没了。

    “别慌,别急,别乱!”田冀一边轻抚郝萌光滑的玉背,一面极速考虑脱身之策。

    一个呼吸后,田冀看着窗户眼睛一亮,急道:“现在有两个办法,其一,我们俩现在一起出去,然后跪在你爸面前,请求你爸将你嫁给我!”

    “不行,不行!我爸一直不喜欢你,不会同意的。”郝萌连连摇头:“我爸太暴躁了,而且他现在手里有刀,一个万一,你会被砍死的。”

    “那还有一个办法!”田冀见郝萌不愿冒险,想起一年前自己与郝萌第一次去镇上的宾馆,刚脱光裤子,便被郝萌他爸郝壮破门而入,抓···堵在床上。

    好在上次大事未成,这才被郝壮暴揍一顿,并在床上躺了两月。

    但现在···大学的这一年,天高地远,自己与郝萌已经将十八般兵器七十二般武艺全都练了一个遍,这情况下,再被郝壮堵在床上,而且郝壮还带了刀···

    田冀打了一个冷颤,然后急道:“萌萌你去拖住你爸,我先藏起来,然后等你爸搜完衣柜床底,你再告诉你爸,我刚刚听到摩托声,已经藏在六楼跑了。”

    说罢,田冀不等郝萌反应过来,便两步走到窗户边,然后纵身一跳,便越过窗户落在空调外机隔板上,接着冲还未反应过来的郝萌笑着一挥手,最后拉过窗帘附身一蹲,便藏了起来。

    此时,郝萌见情郎藏好后,这才反应过来,并紧张的冲外面喊道:“爸,你不是上山去给老神仙办百岁寿诞去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房外,郝壮刚刚打开大门,听到自己女儿的话,虽然感觉自己女儿声音有些不对,但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应道:“哦,刚刚青龙观传话,老神仙今日一大早起来有所感悟,已经驱散门人弟子,独自在山上清修感悟天道。所以,这次寿宴不仅不办了,而且···嗯——?”

    此时,正在换鞋的郝壮突然看到地上散落的两只青龙观布鞋不禁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又看到自己女儿的拖鞋,一只落在客厅中间,一只落在自家女儿房间门口······

    见此,郝壮脑海顿时嘭的一声炸开了,怒喝道:“呔,天杀的短命鬼,又来祸害我家萌萌,老子这次不砍死你,就跟你姓。”

    说着,郝壮立即打开腰间木箱,在数把菜刀间迟疑了一个瞬间,然后从箱中挑了一把最大的刀,然后三步并两步快速来到次卧前,并一脚向房门踹去。

    “嘭”的一声巨响,郝壮踹开门,恶狠狠地瞪了床上裹着被子的女儿一眼,便拿着刀,怒气冲天的向衣柜走去。

    “短命鬼,是男人你就出来,让老子砍死你。”郝壮一边怒喝着一边打开衣柜寻人。

    此时,郝萌见自己老爸开口短命鬼,闭口短命鬼,不岔道:“爸,小冀不是短命鬼。”

    “不是短命鬼!”郝壮闻言,立即回过头来,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郝萌一眼,恨道:“他怎么不是短命鬼,老神仙早就给他算过命了,他肯定活不到二十。”

    郝萌急道:“老神棍说的又不一定对,老神棍还说南飞师兄将来能结束乱世当皇帝,可是现在新政府都成立十六年了。而南飞师兄却只能在镇上小学厮混。”

    “别老神棍老神棍的,那是救了你的老神仙。”郝壮辩解道:“二十年前,老神仙说了,燕总会成为全球最年轻的首富,果不其然,南归还没成年就成了全球首富。”

    “那是因为南归师兄是被他首富爷爷寄养在老神棍哪里的。”

    “可是老神仙提前十三年就算到南归爷爷会死。所以,听老神仙的没错,跟田冀那个短命鬼好,你跟他是没有将来的。”

    “我···”

    说话间,郝壮已经将次卧的床底衣柜全都搜了一遍,却不见田冀身影。

    “那短命鬼哪去了?”

    就在郝壮四处打量间,裹着被子的郝萌展颜笑道:“小冀刚刚听到你的摩托声,已经提前走了,难道爸你没碰到他吗?”

    郝壮一听,又见女儿笑颜舒展,大怒道:“好你个奸猾小鬼,肯定是听到摩托声后提前跑到六楼躲起来了。哼,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子这就去山下等着,看到他就砍死他,看他还敢不敢祸害我女儿。”

    说罢,郝壮立即怒气冲冲的向外冲去。

    窗外隔板上,田冀听到那沉重的脚步声消失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好险,若不是小爷足智多谋,今天就栽在这了。”

    话未落,耳边又传来洪亮的声音:

    “小蛤蟆,你怎么爬萌萌家窗户了。”

    田冀一听,向下一看,却是整日做皇帝梦的师兄燕南飞,见此,田冀大恨,恨不得立即从五楼跳下去跟他决斗,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因为燕南飞的声音洪亮无必,他听到了,窗内的郝萌听到了,正在下楼的郝壮肯定也听到了。

    于是,田冀脑子一转,立即喊道:“萌萌,快,立即反锁大门,堵住你爸,然后打电话去道观求救,求师傅下山救我。”

    听到燕南飞的声音,脑袋正乱成一团浆糊的郝萌,此刻一听田冀的话,不禁眼睛一亮:“对,向师傅求救,我爸最听老神仙的话了。”

    说着,她便一边拿起手机,一边不管不顾的冲出去反锁大门。

    此时,窗外的田冀扯着嗓子大喊道:“诸位伯伯婶婶叔叔阿姨,我是小冀,大壮叔要杀人了,大家快出来救命啊!”

    郝壮在某处立即回应:“无耻小贼,你还要脸不要?有种出来单挑,看老子砍不砍死你。”

    “脸能活命吗,去年我被你堵在宾馆暴揍的时候,就没脸了!”田冀听到郝壮的怒吼声,立即打了一个冷颤,接着,他又听到周围邻居在窗户边的嘻骂调笑声。

    此时,田冀终于放心了:“双管齐下,这把稳了。等周围邻居拦下大壮叔,再等师傅到来,我当着众人的面向大壮叔请求他将萌萌嫁给我,如此,就凭我与萌萌青梅竹马的交情,就凭我师傅的面子,我跟萌萌的事也稳了。

    果然人不要脸则···”

    就在田冀暗暗佩服自己间,突然,发现身后传来一道明亮的强光。

    “太阳出来了?”田冀回头一看,却见天上有一个大火球向地上砸来。

    “大陨石!”就在田冀注视中,一个大火球以极快的速度落在地上。

    “轰——”耳中传来一阵轰鸣,就在头晕目眩间,田冀突然感觉自己被人踹了一脚。

    等田冀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从隔板上滑落,正快速向下面坠去。

    慌乱间,田冀突见那个千刀杀的燕南飞正跌倒在自己正下方,见此,田冀连忙大喊道:“师兄接住我啊!”

    “滚开——”

    “啊————”

    黑暗中,弥留之际,田冀心中叹息道:“头先着地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