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一章 晴天霹雳闻乐毅

战国之东帝 第一章 晴天霹雳闻乐毅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呀,我的脑袋碎了!碎了!碎了!”

    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屋内,一张宽大的床上,田冀脑海中浮现出临死前的那一幕,猛地抱着脑袋哀嚎起来。

    “子冀,你醒了,太好!。”

    “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正在哀嚎的田冀突然听懂周围传来一片惊呼声,不禁一懵。

    “这是地狱?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疑惑间,田冀抬头定睛向四周看去···

    “古色古香的宽大房子···这样的房子我蓝星早就没了,身穿古装的人群···蓝星除了青龙观已经没有这么无聊的人了,这···难道我碰上以前小说里的穿越奇事了。”

    仅仅只是打量了一眼,田冀心中便有了猜测。

    接着,田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手臂微动,轻轻触摸身上的被子:

    “如此新鲜的空气,还有高度疑似天然材质的被子,这绝对不是蓝星,最起码不是我生活的蓝星。所以,我真的是穿越了。”

    想着,田冀向周围人群看去,见周围的人全都关切惊喜的看着自己,尤其是当先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亲切的感觉···

    “兄长!?”

    一段又一段记忆碎片开始在田冀脑海中浮现,莫名的亲切感顿时化为现实,这是照顾了他快十年的嫡亲大哥太子荣。

    可是···

    我从小就是孤儿,被师傅带大的啊?

    一时间,两股记忆在田冀脑海中不断涌现,顿时让田冀头疼欲裂,忍不住哀嚎起来:“啊,我的脑袋要炸了,炸了···”

    “子冀!”太子荣见田冀刚刚苏醒,只清醒了瞬间,便痛苦的哀嚎起来,连忙拉过一人,焦急的道:“文先生,快,快为子冀看看,看吾弟如何了?”

    “是,太子。”文晨立即应了一声,然后走到床边,强行按住田冀,把了把脉,再次检查了田冀的后脑勺,见伤口并未再次裂开。

    接着,他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田冀的双眼,然后便看到了一双混乱的眼睛:“这···公子的外伤并不重啊,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伤到脑子了?

    太子待我不薄,若是知道公子出现这种情况,岂不伤心欲绝!”

    文晨紧紧的皱起眉头,略一思量,便退道太子身侧后,拱手道:“太子,公子外伤并无大碍,或许是磕到了头部,臣可开点助眠安神的药,用不了多久公子便会痊愈。”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太子听到文先生的话,心中稍安,但此时听到田冀源源不断的痛呼声,依然十分担心的道:“先生,子冀疼痛难耐,真的无大碍吗?”

    “这···”文先生看了看床上痛呼的田冀,又看了看一脸焦虑的太子,十分确定的道:“太子,公子的外伤确实没有大碍,现在如此情况,或许休息一两月就会痊愈。”

    “好好好,这就好!”

    就在太子荣吐气间,房外传来一个声音:

    “大王到!”

    “父王来了。”

    “大王来了。”

    太子听到通报声,急忙带着两人出门相印。

    此时,田冀脑海中两股记忆还在相互融合,正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间,突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脑海:

    “子冀,如何了?刚刚为父听说你赛马时从车上摔了下来,并且还摔得昏迷不醒,可是急死为父了。

    要是子冀你有个好歹,为父一定杀了田恤与张侧给你出气。”

    “这是父王的声音!”

    往日自己与父王相处的画面浮现在脑海……

    这就是我从未享受过父爱吗?

    更多的记忆从脑海中涌现,田冀更加痛苦的哀嚎起来。

    但此刻,田冀心里暖暖的。

    另一边,太子荣听到自己父王杀气四溢的话,而耳中又不断传来自己弟弟痛苦的哀嚎声,他迟疑了两个呼吸,但一想起齐国现在局势,还是开口道:

    “父王,车马奔驰,疾如风雷,战马受惊出现意外也是常事,这与参加比赛的田恤无关。至于张侧,乃是我齐国极为精通骑御的贤才,这两年来教导子冀骑御也是尽心尽力了,战马受惊一事,也与他无关。”

    “子荣,难道你弟子冀就白白受伤了不成,你听,你弟弟现在还在床上痛呼呢!”

    “这···”太子荣一听,迟疑了一下,还是应道:“父王,田恤与子冀赛马,争强好胜,没有及时救援,理应训斥一番,请父王责令田恤在家静思己过两月。

    至于张侧此人,选马无能,请父王下令,将他从子冀府上驱逐出去。”

    “这···唉,太子你就是太仁慈了,仁慈的君王就好比宋襄公,是不会有下场的。

    你真应该跟为父学学,现在满朝文武,国中群臣百姓,何人敢不服为父……

    好吧,这次看在太子的份上,暂且放过他们二人。传令,释放田恤与张侧二人,责令田恤在家闭门思过,驱逐张侧。”

    “唯。”

    齐王地吩咐完,然后快步走到田冀身侧,看着痛苦哀嚎的田冀,止不住的心痛:“子冀,子冀,为父来看你了,你那里受伤了,你快告诉为父啊!”

    此时,田冀虽然听到这股让他倍感亲近孺慕的声音,但头痛欲裂,只是哀嚎不断。

    “子冀···”齐王地又唤了两声,见田冀不答,便转头向太子荣问道:“子荣,有医者来为子冀诊断过了吗?”

    太子荣应道:“父王,刚刚医者已经为子冀诊断过了,子冀并无大碍,只需用些助眠安神的药,静心休养便可。”

    “静心安养便可?”齐王地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太子荣,然后又看了看躲在太子荣身后的文晨,立即摇头道:“是这个文晨诊断的吗?这可不行,他爹医术就不行,治不好寡人的头疾,现在子冀可比为父当初严重的多,他更不行,还是让寡人带来的大巫给子冀看看吧。”

    说罢,齐王地立即对自己身后的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吩咐道:“高先生,有劳你为子冀看看。”

    “唯。”

    而太子身后的文晨闻言,深深的低下头,躲在太子荣身后,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大巫高义便为田冀检查完毕,怔了数个呼吸后,眼睛余光瞥了一眼太子荣,又瞥了一眼文晨,便自信满满的向齐王地道:“大王,臣已经为公子检查完了,公子外伤并无大碍,现在之所以头疼难耐,那是因为公子从车上掉下时受了惊吓,导致神魂走失。

    接下来只需臣为公子招魂七日,让公子每日喝下三碗臣祈福的符水,再静养数月诚心祈福,便可痊愈。”

    “好。”齐王地一听自己儿子能治好,顿时放心了:“那就有劳先生为子冀招魂祈···”

    齐王地还未说完,突然,一阵急促的高喊声打断了他的话:

    “报————”

    “报————”一人突然闯进房中:

    “报,大王,不好了,刚刚前线急报,决战开始之际,我军冲锋之时,大将军触子临阵逃亡,致使我军在济西惨败,四十万大军全部溃走,乐毅率五国联军追杀数十里,我军损失惨重。”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