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二章 指点江山

战国之东帝 第二章 指点江山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天啊/我们战败了)···”房中顿时传来一片惊慌的颤声。

    “济西,乐毅,五国联军,我军溃败!”田冀从刚刚传到脑海中的言语中,瞬间提炼出关键信息,然后历史上的信息浮现在脑海里:“乐毅攻齐,破临淄,数月内连克齐国七十二城,齐国险些灭亡。后,齐国复国,谨事秦,再后,齐国举国投降。

    所以,现在是齐国亡国的前奏,我父王就是齐闵王,我哥哥太子荣···太子荣没听说过,嗯?等等,不仅是太子荣没听说过,连我这个田冀或者公子冀都没听说过,倒是庶弟公子法章青史留名。

    所以,我兄弟几个全都死在临淄,被乐毅弄死了?

    所以,就算我穿越了,还是逃不过师傅的推算,活不到二十岁?”

    想到这,田冀双手紧紧握住拳头,全身挣扎了一下,然后一股力气涌入全身各处,接着,脑袋再也不胀不痛了。

    接着,田冀直接一骨碌从床上跳了起来,拔腿就向外跑。

    此时,一直关注着田冀太子荣,突见自己弟弟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鞋都没穿就向外冲跑,立即眼明手快的抓住田冀的手:“子冀,你去哪?”

    田冀甩了甩手臂,见没挣脱,立即急道:“乐毅杀过来了,快去即墨避难吧。”

    太子荣闻言,立即板着脸训斥道:“成何体统,我军虽败,但此时乐毅尚在千里之外,子冀何以如惊弓之鸟。”

    齐王地听到这话,也从惊慌中反应过来:“不错,子冀,你身为寡人的儿子,岂能闻敌于千里之外就惊慌欲走。”

    批评了田冀一句后,齐王地又向太子荣解释道:“子荣,你也不要太苛责子冀,现在子冀神魂走失,浑浑噩噩,难免有些不正常。”

    太子荣闻言,立即松开田冀的左手:“父王,儿臣关心则切,忘记子冀神魂走失了。”

    “···”田冀虽然想反驳神魂走失云云,但此时听到乐毅还在千里之外后,心神微定,也不急了。

    不过,想起乐毅攻克齐国七十余城的壮举,他还是心有不安的问道:“父王,兄长,乐毅在济西大破我四十万大军,若是他顺势挥师来攻,这该如何是好?”

    齐王地见田冀已经安定下来了,点了点头,略一沉吟,便应道:“子冀勿忧,五国联军虽众,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为父所料不差的话,现在五国联军已经散伙了,根本就不会大举进攻我们齐国。”

    “父王,为何如此说?”田冀见自己父王自信满满的样子,立即露出满脸的不信。

    我可是有标准答案的。

    齐王地见田冀不信,便更加自信满满的道:“秦国太远,即便获取我齐国之地,亦不可守,所以秦国根本就不会攻打我齐国本土。韩国弱小,不值一提。

    至于赵国,赵王才驱逐李兑掌权不久,国中尚且不稳,不会大举进攻我齐国。而魏国这些年实力大不如前,占点便宜就会离去。

    燕国怯弱,燕王职更是一个懦夫,自从燕王在十几年前被寡人击败于权地后,斗志已失,每日不是在后宫与妇人厮混,就是与方士炼丹寻仙。四年前,寡人以伐宋为由,强逼燕国出兵协助,然后燕王果然派出两万大军,三年前寡人杀了燕国大将军张魁,燕王不仅不敢吭声,而且还派人来跟寡人道歉。

    楚国这些年虽然恢复了一些元气,但是楚王那个人比起燕王更是懦夫一个,当年秦王稷杀了楚怀王,结果楚王横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甚至在寡人已经出兵为他报仇的情况下,还不要脸皮的迎娶秦王稷之女为后。

    懦弱至此,楚王横岂敢捋寡人虎须。”

    “······”田冀怔怔地看着面前侃侃而谈指点江山的父王。

    这真的是历史上的齐闵王吗?

    田冀认真的看着齐王地,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言语间逻辑清楚,思路清晰,鞭辟入里,所谓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等等,跑题了。

    不过,虽然刚刚串词了,但思路没错啊!

    面前的父王,真是历史上的齐闵王?

    田冀认真的想了想,脑子还是有点乱,虽然自己父王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没完全了解,但大致还是知道乐毅破齐,楚人杀齐闵王。

    想着,田冀立即从结论推测出过程,道:“父王,那乐毅乃是天下名将而为燕王所用,燕王岂是真的怯弱之人。而楚国地大物博,军队人多···”

    话未毕,太子荣见齐王地脸色变得难看了,立即一把拉过田冀,将田冀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急忙拱手行礼道:“父王,子冀神魂走失,又惊闻我军在济西惨败,现在浑浑噩噩,难免有些胡言乱语,还望父王海涵。”

    齐王地脸色稍缓,然后再次自信的道:“子冀,你重病未愈,神智未明,好好休息吧,国中的事自有为父处理。

    你放心好了,五国联军不过乌合之众,寡人灭之易如反掌,用不了多长时间,三晋燕国还有楚国都会来临淄朝见寡人。”

    房中众人闻言,不等田冀反驳,便全都高声贺道:“大王英明,齐国必胜!”

    齐王地闻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高先生,请你尽快为子冀招魂!”

    “唯。”

    齐王地安排好高义治疗田冀后,便带着众人快步向外走去,才出房门,又吩咐道:“传令,大将军触子临阵逃亡,罪不可赦,立即抓捕其族人,灭族。

    还有,派人挖他家祖坟,摧毁他家祖庙,断了他家族祖先的血食,以儆效尤。”

    “唯。”

    田冀闻得此言,心中一凛:“不仅要灭族,还要挖人家祖坟,摧毁祖庙,古代的君王真是可怕。不过,我齐国大将军为什么会在决战刚开始就临阵逃亡的呢?”

    另一边,太子荣送走齐王地后,便安排大巫高义准备招魂事,等高义一走,立即向身侧的文晨询问道:“先生的医术,孤是放心的,不过对于高先生的招魂之术,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文晨闻言,想起公子冀已经刚刚已经恢复神智,便轻松的应道:“请太子放心,公子外伤并无大碍,只是惊恐过度。让高先生为公子招魂,公子见此神异之事,以为自己得神灵庇护,必定能心安,心安则神定,如此,公子便会不药而愈。”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太子荣点了点头,然后回到田冀所在的房间,见田冀正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便对房中下人吩咐道:“孤兄弟二人欲谈心,你等退下。”

    “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