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三章 有口难言

战国之东帝 第三章 有口难言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退走后,太子荣满脸担忧的责备道:“子冀,刚刚你可是吓到为兄,难道你不知道咱们父王向来刚毅自负,容不得他人反驳。

    此刻你正身体不适,万一触怒父王,有个好歹,那为兄九泉之下,如何向母后交待啊!

    所以,日后你在父王面前还是恭敬些,不要触怒父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田冀虽对太子荣如此说两人的父亲感觉怪怪的,但见太子荣面色忧郁,心中一暖,连忙应下:“兄长,我知道了。”

    接着,田冀想起燕国的那个乐毅来,又全身一寒,于是,便开口道:

    “兄长,五国联军大破我军,我国四十万大军溃不成军,精锐尽散,当此之时,若是乐毅率军杀来,我们如何抵挡?兄长为何不劝劝父王。”

    太子荣安慰道:“子冀勿忧,正如父王所说,虽然我们惨败于济西,但秦韩两国必不会继续攻打我齐国,至于剩下的燕赵魏楚四国,只需派出使者,割北部十城与燕,割河间数城与赵,割濮东数城于魏,归还淮北于楚,则四国必退。

    即便四国不答应退兵,我们还可以重礼收买与我齐国没有多少厉害关系的秦国,只要秦国一动,三晋必定震动,三晋回援自守,紧迫楚燕两国,我齐国足以应付。

    只要四国退去,以我齐国之底蕴,只需休养数年,必将再度强盛。那时候,现在我齐国失去的东西,还可以再拿回来。”

    田冀急道:“兄长,现在我齐国元气大伤,周围的国家一定会乘虚而入,此刻我齐国正面临亡国之忧,还请兄长保持警惕,并说服父王早做准备。”

    太子荣不以为然的安慰道:“子冀,别太担心,以我齐国之力,还没有到一战亡国的地步。”

    说话间,田冀的其他兄弟也陆续赶来探望···

    等太子荣带着众兄弟走后,床上的田冀立即陷入了沉思:“五国伐齐,乐毅伐齐,这一战临淄肯定守不住,可是,现在父王不信我,兄长也不信我,全都没有提前做准备,这我该怎么办呢?”

    “逃!去即墨。”

    田冀脑海里首先冒出这个念头,如果历史没记错的话,乐毅伐齐,只有即墨莒城两座城池没有被攻下。

    所以,呆在临淄肯定没出路,惟有即墨莒城才是正道。

    心中一动,就在田冀准备行动的时候,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父王宠溺,兄长关爱的画面。

    “啊————痛,好痛。”

    脑海再次传来胀痛,令田冀用力的按住脑袋。

    良久。

    胀痛渐消。

    此时,田冀一边按住脑袋,一边疑惑道:“这疼痛感是记忆太多无法消化?还是前任的执念?”

    接着,田冀想起自己那个整天神神叨叨每日占卜推算的师父,立即打了一个激灵,然后摸着胸口发誓道:“放心,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只想着自己逃亡,我一定会拯救咱们的父王还有兄长,我···”

    话未毕,田冀突见有人进入房中,定睛一看,却是他父王身边的大巫高义,此时正捧着一个碗走进来。

    “公子,该用符水了,这是在下刚刚祈过福的药水!”

    田冀无语的看着高义:“···”

    高义笑着看着田冀:“···”

    “···”

    不久,高义离去后,田冀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痕,然后晃了晃已经恢复清明的脑袋,沉吟道:“唉,要想拯救父王和兄长,那就要让他们相信我,只是,现在我空口无凭,无凭无据的,凭什么让他们相信我。”

    说着,田冀叹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明明知道标准答案,却无法宣之于口。而比这更痛苦的是,即便说出答案也没人信。”

    说完,田冀摇了摇头,又是一叹。

    可惜,前任的记忆现在还有些混乱,只凭史书上的只言片语,不仅弄不清现在齐国的情况,甚至也弄不清乐毅的情况。

    我现在只知道齐国很富,而乐毅会赢,却不知道乐毅是怎么赢的。

    所以说,知道答案没有,关键是理解,是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

    想到这,田冀后悔道:“唉,早知道我会穿越,我就不选航天学了,无论是选历史学还是跟师傅修道,都比航天好多了。本以为不久后我的征途会是星辰大海,但现在,连出海都是奢望。”

    说到这,田冀连忙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甩出脑袋:“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按照历史,若不是燕昭王死的及时,那这次齐国就亡国了。所以,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的话,不仅我自己可能会玩完,而且连齐国都会玩完,且不战而降,遗笑千年。”

    “别慌,别乱,别急!”田冀默默的告诫了自己一句,然后自言自语道:“现在济西之战才结束不久,乐毅尚在千···不对,消息从济西传到临淄,应该已经耗费了一二三天,这样一算,乐毅一定已经在前来临淄的路上了。

    所以说,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是!”田冀微微皱眉道:“从刚刚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我父齐王还是我兄太子全都不着急啊,如果我连我父兄都说服不了,哪能说服其他人呢?”

    说罢,田冀沉吟了一下,叹道:“古人云: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没有调查便没有发言权,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才能做到有理有据的说服别人,否则,大而空的话,没人会采纳的。”

    说着,田冀心中一沉。

    自己虽然占据了这个身体,也得到了记忆,但记忆有些混乱,似乎有些事是根据自己所知历史形成的臆想,有些事好像是真的,真真假假,自己有些分不清了。

    若是其他时候,还以默默融入这个时代,可现在距离乐毅杀过来已经没几天了,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无声无息的潜移默化了。

    所以···自己需要快速融入。

    快速融入并不难,身为齐国公子,了解当前的时局,并加入其中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关键的问题,还是如何应对即将杀到临淄的乐毅。

    而要想改变自身的命运,甚至齐国的命运,以及应对那个连诸葛亮都崇拜的乐毅,这都需要极高的军事造诣。

    而我···

    田冀仔细想了想自己所学的航天专业,又想了想自己从师傅书房偷出的七十二式绝招,接着,又想了想前任所学···

    “···”

    田冀双手按了按有些鼓胀的太阳穴。

    头疼。

    顿了顿,田冀轻叹道:“所以,我现在需要一个军事家,不,只要一个有经验将领来指点我,让我有理有据的说出标准答案就够了。”

    田冀将身边的想了想,府中主宾赵完擅长游走各方,结交贵族,并精通各种游戏;府中侍卫统领田兆,学过兵法,但作为宫中禁卫出身,他从未上过战场,单打独斗倒是···跟府中其他侍卫比从没输过。

    其他门客侍卫···还比不上这二人!

    不,其实我府上还有一个上过战场,也带兵打过战的将领。

    骑御老师张侧,出身于鲁国,学过兵法,且在十几年前在攻打楚国东国的立过功,入了父王的眼。且单论骑御本事,临淄城中少有能胜者,乃是父王亲自选给自己做骑御老师的。

    田冀眼睛一亮,然后大声道:“来人!”

    话音一落,主宾赵完立即快步走了进来:“臣在,敢问公子有何吩咐?”

    “张侧先生可曾离开府上了?”

    “回公子,已经被驱逐出府了。”

    “速速派人追回张先生,本公子要见他。”

    “诺。”

    赵完一走,房中再次只剩下田冀一人后,田冀想起自己刚刚指使人的样子,不禁呵呵一笑:“呵呵呵,当公子的感觉真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没人敢问,我都有些喜欢这里了。”

    笑着,田冀突然想起乐毅来,浑身一僵:“如果没有乐毅那就完美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