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七章 齐国君臣

战国之东帝 第七章 齐国君臣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中。

    齐王地正与相国周最以及大司马邶振商议如何应对各国对齐国的侵食,此时,一个侍者在外高声禀报道:“大王,公子冀求见,说是有军情禀报。”

    “子冀?昨日他从马车上摔下来,连魂都吓没了,高先生现在还没有将魂招回来。”齐王地担忧的说了一声,然后看着周最与邶振道:“现在子冀来,必是担心前线战事,两位贤卿不妨将军情说的轻松一些,以安子冀之心。”

    周最与邶振都已经听说大巫高义为公子冀招魂的事情,同时应道:“请大王放心。”

    不久。

    田冀进入殿中,见齐王地正与两位大臣坐在殿中,结合自己的记忆,轻易的认出了二人。

    见礼之后,田冀将自己判断的乐毅想要直扑临淄的事情详细说与三人听,最后,拱手道:“父王,相国,司马,依冀之见,乐毅如此反常的行为,必定所图极大,还望父王早做打算,下诏征召临淄城中百姓,准备守城,以备不测。”

    “哈哈哈···”齐王地笑道:“子冀多虑了,临淄距离济东近七百余里,距离燕国核心区域超千里。兵法有云:‘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

    那乐毅也算有些本事,岂会如此不智。”

    说着,齐王地看着周最笑道:“倘若乐毅真的愿千里奔袭临淄,那他必定会为寡人所擒。”

    齐王地话音一落,周最邶振同时拱手道:“大王英明!乐毅不来则罢,来,必为大王所擒。”

    “恶心!”田冀看着周最邶振二人忍不住的微微皱眉。

    周最是西周公的公子,已经在齐国混了数十年了。原本西周公想立周最为太子,请周最回国即位,但周最呆在齐国没回去,然后混到了齐相的位置。

    之前齐国伐宋的时候,为了控制魏国,便让周最去魏国担任相国。其后,魏相周最不仅派出了魏军攻打宋国,还为齐国瓜分战利品时争取了许多利益,让齐国黑了不少魏国的战利品。

    从这方面来说,周最是有功的。

    可是,不久前六国合纵的时候,齐国想让周最在魏国顶住压力,不要让魏国参与合纵,或者给齐国提供更多的时间来应对。

    但周最在燕国使者去魏国后,在魏国只顶了不到两天,便畏诛回齐了。

    周最这一跑,直接导致六国合纵迅速达成,也让齐国很被动。

    若是周最能在魏国强顶半年,不,顶上三两月,那齐国应对六国起来就轻松多了。

    可惜的是,周最这个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要的人,更多的则是考虑自己的利益,乃是先自己后君国的人。

    所以,田冀昨日了解了齐相周最的为人后,就对这人不喜。并且心中料定,一旦乐毅杀过来,这周最肯定是最先逃亡的人。

    至于司马邶振这个人,简直···一言难尽。

    之前齐国灭亡秦国十分亲近的宋国时,依靠强大的实力黑了赵魏两国的战利品,并与楚国在抢战利品上发生了许多不快。所以,之后赵国报复齐国的时候,在齐国是否反击的问题上,出现了十分激烈的争执。

    田冀他父王决定出兵报复赵国,但朝中大臣考虑到秦楚魏燕全都对齐国很不满了,所以大都持反对态度,主张割地稳住那个内部还不稳当的赵国。

    然后,在他父王的强烈要求下,齐国出兵伐赵,第一次失利后,又准备了第二次。

    这第二次,也就是几个月前,他父王遭到了群臣的强烈反对。

    然后,他父王大怒之下,杀了坚决不出兵的前任司马魏幸。

    而这个新上任的司马邶振,虽然也有些本事,但完全是他父王的应声虫,不管他父王说什么,这邶振都说对,总是附和,从不反对。

    所以,田冀一见这个两个家伙在他父王说完后,想也不想的直接出言夸张,便觉得心中恶心。

    不过,齐国不是这两个人的国家,他们可以附和,但他这个齐国公子不行。

    于是,田冀再开口道:“父王,虽然兵法上有说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军的言语,但现实情况又有所不同。

    昔日,吴国以弱击强,奔袭千里攻克楚都,险些灭亡强楚。十几年前,赵国先君赵武灵王还策划绕道阴山,横跨两千里攻灭秦国,为此,赵武灵王还扮作侍卫去秦国咸尹打探。

    所以儿臣以为,乐毅来攻打临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话音一落,前面,相国周最与司马邶振全都微微一怔,然后皆微微低头垂眼,仿佛受委屈的样子。

    “混账东西。”此时,齐王地怒道:“吴之胜楚,乃是因为楚王昏庸群臣奸佞,所以才为吴国所破。但我齐国能跟楚国一样吗?

    寡人虽不肖,但比其先王以及威王来,有克楚破燕服三晋灭宋伐秦之功,自以为还要胜国先王,而相国司马乃是天下闻名的大贤。

    我齐国君明臣贤,而燕王职那个即位三十多年都一事无成的懦夫,如何能与贤君吴王阖闾比,那乐毅虽然有些才华,但他如何能与大贤孙武以及伍子胥相比。”

    周最邶振一听,再次拱手赞道:“大王圣明!”

    “···”周最邶振身后,田冀直冲二人翻白眼。

    “父王,儿臣······”

    不久,田冀一脸落寞的走出王宫。

    他刚刚不仅没能成功说服他父王,而且还被他父王骂的哑口无言,并被责令在家休养六天,神魂没有回体之前,不准出府。

    此时,宫门之外,田冀回头看着那高达的宫墙,不禁在心中长叹:“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为了今天,我昨天与张侧畅谈许久,足足准备了一夜功夫,然后竟然在提前获得答案,并论据充分的情况下,都没说服父王!”

    上了车,返回府邸的路上,田冀透过车窗,见临淄城中来来往往的人群,全无恐惧之意,不禁又长长一叹。

    就在田冀回府后不久,一些关于公子冀胆小如鼠,担心燕军围困临淄的谣言迅速在临淄城中传播开了。

    一时间,公子冀在临淄群臣百姓中被引为笑谈。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