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八章 长驱直入

战国之东帝 第八章 长驱直入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另一边,齐国将军达子在乐毅的追杀下狼狈逃亡四日,但乐毅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

    原本,达子打算舍弃边邑城市拖住燕军,好乘机收拢溃军再战,但乐毅根本没理会那些边城。

    达子见此,便直接越过一座百姓户数超两万户大县清城,意图以清城为饵引诱燕军攻城,然后为自己争取时间。

    但乐毅率军经过清城,过而不攻。

    当达子见燕军毫不在意清城后,心中忽然一慌。

    接着,达子一面率军继续东进往齐国大都市历下去,意图以历下遮蔽燕军,一面让人急报临淄。

    临淄。

    当齐王地得到燕军没有攻打清城后,不禁心神动摇:“燕军过清城而不攻,这怎么可能,难道燕军真的像子冀所说,乐毅的目标是临淄?”

    “不不不···稳住,稳住,寡人要稳住!”齐王地连连摇头道:“寡人是东帝!寡人是不会错的,不会错的,乐毅应该是贪婪历下的财富,想要夺取历下以北的所有土地,割取济北所有土地,所以才率军去历下的。

    对对对,乐毅太贪了,竟然想要夺取我齐国重镇历下,寡人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田冀得到燕军深入齐境的消息后,并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在自己府中休养。

    因为按照现在的局势来看,以临淄的实力,虽然现在临淄异常空虚,虽然齐国有种种问题,但也不是区区二十万燕军能攻克的。

    即便率领燕军的人是乐毅!

    又两日,乐毅率领燕军路过历下,依然没有攻城,而是兵锋直指临淄。

    消息传来,齐王地心中一抖,顿时又惊又怒又气又恼:“让燕军来,寡人#@¥#*&%”

    “传诏,召群臣入宫议事。”

    与此同时,临淄城中群臣百姓也得到燕军路过历下,没有攻城而是直扑临淄的消息。

    一时间,临淄城开始慌乱了。

    “公子。”张侧一得到乐毅杀来的消息,立即急奔回府,紧张而钦佩的禀报道:“公子,果如公子所料,乐毅追杀我溃军是假,奔袭我都城临淄是真。”

    “别慌,别急,别乱!”田冀给张侧一脸慌张,立即安慰一举,然后亲自倒了一杯蜂蜜水给张侧。

    等张侧饮毕,面色稍安后,田冀问道:“先生,现在燕军到哪了?达子将军又到哪了?还有达子将军手中还有多少溃军。”

    “乐毅已经杀到临淄三百里外了,而达子将军距离临淄还有百余里。”说到这,张侧又补充道:“原本济西之战后,达子将军传回消息,说他已经收拢了近十余万溃军,但在这几天的追杀中,大量士卒离散,现在达子将军手中只有不足五万士卒了。”

    “五万将士!这已经足够了。”田冀笑道:“乐毅轻兵疾行,必定没有携带攻城器械,且大军所带的军粮也不多。

    而我临淄城高池深,绝非短时间能克的,以目前的情况,只要我们坚守城池,说不定乐毅攻城器械还没有打造好,还没有来得及攻城,就已经军粮断绝了。”

    稍稍安慰了张侧一句,田冀吩咐道:“先生,备车,我要进宫。”

    途中,田冀坐在车上,透过车窗,见路上的行人全都来去匆匆,比之两天前,却是惊慌之意显现。

    更重要的是,比起两天前,今天路上的马车明显多了许多,往来不息,目不暇接,以致他的车速都变慢了不少。

    “先生。”田冀问道:“路上为何有如此多的马车?”

    外面驾车的张侧应道:“公子,刚刚大王召见群臣,是以有许多大臣正往王城去。”

    “那些向外围方向去的人是怎么回事?”

    “一些外地的贵族子弟担心被大王抓壮丁,所以打算提前回家。还有许多商人惊闻燕军杀来,担心围城,人货皆被困于此,正欲提前离开临淄避祸。”

    “···”

    宫门外,田冀正欲进宫,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子冀,你不在家休养,怎么到这来了。”

    田冀闻言回头一看,却见太子荣带着数位大臣走来。

    “兄长,冀刚刚听说乐毅往临淄杀来,心中忧虑,是以进宫求见。”

    太子荣了然,开口道:“父王正准备召见群臣,暂时没有时间见你。”

    说着,太子荣略一沉吟,对身侧一位大臣吩咐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子冀你尚未行冠礼,也不曾在朝任职,但你之前关于乐毅会直扑临淄的预测,确实大胆而准确,为兄心中甚是欣喜。稍后为兄为你安排一个席位,你就坐在为兄身侧,静听朝议。”

    “多谢兄长。”田冀致谢。

    说话间,田冀跟着太子荣穿过宫门,一进宫,太子荣又轻声嘱托道:“子冀,虽然你之前的预测极准,但稍后在朝上,你不要随意发言。咱们父王最是自信甚至自负的,最忌恨其他人比他聪慧。

    之前第一次伐赵之时,司马魏幸因为阻止父王出兵伐赵,并说伐赵行动必定会失败,结果,伐赵果然失败。第二次伐赵之时,司马魏幸一开口阻止,父王立即以魏幸怨怼君王,因败而喜,矜功自能为由,将魏幸斩首。

    魏幸之死,国人无不悲之,皆言父王不听魏幸之言,才有此败,然后又恼羞成怒,刻意杀人泄愤。”

    “呃···”田冀心中疙瘩一下,原来前任司马之死还有这样的事情,府中门客也没说这一节,让他还以为魏幸之死仅仅是因为抗命不从呢。

    太子荣又叮嘱道:“父王最恨别人扫他面子,无盐死,母后故,田文走,现在齐国已经没有人能当面强顶父王,为兄不行,你也不行。所以稍后你别乱说话,以免让父王下不了台,也别伤及父子之情。”

    “···”田冀闻言,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之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现在似乎有结果了。

    大殿中,田冀跟着群臣与齐王地见礼。

    礼毕。

    齐王地一眼便看到了太子荣身侧的田冀,愤怒的内心先是微微一羞,而后瞬间变得更加愤怒了。

    满腔的羞怒涌上脑袋,然后齐王地抢在群臣开口之前,哈哈大笑:“哈哈哈,寡人本以为率领六国击败我齐军的乐毅也算得上是名将了,还担心他会趁机攻取我齐国北地。

    结果,那乐毅却是缺谋少智徒有虚名之辈,竟然不顾退路粮道,率领大军绕过城池直扑我临淄,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我齐国临淄乃是一座被经营数百年的坚城,方圆数十里,有户口七万户,百姓四十万之中,粮食可支取三年,兼之城高池深,即便面对百万大军也可坚守数年。

    乐毅不来则罢,来,必为寡人所擒。”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