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十章 动员兄嫂

战国之东帝 第十章 动员兄嫂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田冀思考怎么破局的时候,一个门客快步走了过来:

    “公子,大王听说城中百姓不愿入伍守城,勃然大怒,不仅让宫廷禁卫参与征召百姓,而且还下诏说:‘凡是不愿参加守城作战的人,一经发现便全家贬为奴隶。而且,大王还要挖他们家祖坟,让他们祖先也蒙羞。’”

    “那城中情况如何?”田冀大惊问道。

    “百姓无不惊惧交加,加上禁卫参与征召百姓,所以现在已经有许多百姓极不情愿的被编制入伍了。”

    “···”田冀顿时沉默了。

    此时,张侧见田冀沉默,接着道:“燕国那边,燕王职即位三十年,一直兢兢业业,体恤百姓,爱民如子,燕国百姓无不感其恩义,且仇恨齐国,这次乐毅率领二十万大军来,可谓万众一心。

    而···可谓万人万心。

    以万众一心击万人万心,无异于···”

    张侧看着田冀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无异于武王之击纣王也!”

    说罢,张侧拱手道:“请公子早做打算,一旦事有不协,当以社稷为重。即墨富庶不在临淄之下,公子何不派遣门客去即墨经营一二。”

    田冀闻言,立即皱起眉头,摇头道:“我乃齐国公子,是大王的嫡子,现在国家出现问题,我不思为君父分忧,报效国家,救护百姓,却提前准备后路,这难道是我应该做的吗?”

    说罢,田冀叹道:“如果我这个公子都这样做了,那置城中群臣贵族于何地,置城中百姓于何地,父王如何自处,兄长如何自处,我如何自处,群臣百姓又如何自处。

    况且,临淄乃是我齐国之都城,而我乃是齐国公子,乃是齐王之嫡次子,若是连我都要要安排后路了,那临淄怎么办,齐国怎么办?

    那···齐国恐怕就真的要亡了。”

    “公子!”张侧一听,露出羞愧之色,行礼请罪道:“臣出口无状,请公子责罚。”

    “先生这是干什么?”田冀立即扶起张侧,安抚道:“先生拳拳之心,田冀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会怪罪呢!”

    田冀扶起张侧后,又叹道:“先生的计划是对的,但我田冀从来都不是那种面对困难低头的人。”

    身侧的张侧赵完田兆一听,对视了一下,然后同时下拜道:“愿为公子效死!”

    田冀闻言,笑了笑,扶起三人,沉思了一下后,侍卫统领田兆吩咐道:“吩咐下去,将府中所有适龄的人全部编制起来,无论是我蓄养的姬妾舞女,还是府中奴仆婢女,只要是没有身孕在身的,全部编制起来。”

    田兆立即应道:“诺。”

    接着,田冀又对自己的主宾赵完吩咐道:“父王宫中的禁卫虽然保存完整,但面对临淄数十万百姓,人数太少,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快速征召百姓,再加上百姓心中抵触,现在城中的征召行动必定还是异常滞缓。

    请先生立即率领府中门客去城中散布消息,就说三十多年前,我齐国灭燕之时,尽取燕国之财富,杀戮燕国的父老兄弟,四处奸*淫燕国的女子,燕国上下无不对我齐人恨之入骨,日夜想着报复回来。

    这次燕军前来临淄,就是为了报三十年前的血海深仇,欲洗劫我们的财富,杀害我们的兄弟,强暴我们的妻女。

    若是我们不奋起反抗,那么燕国三十年前所发生的所有悲剧,就将在我们自己头上上演。”

    赵完脸色微变,立即应道:“请公子放心,臣这就去城中散布消息。”

    田兆赵完二人离去后,田冀想了想,暗道:“我虽然让人散步谣言了,但是,仅凭这些谣言,有用,却也未必有关键的作用。

    司马邶振征召百姓,而遗忘贵族群臣,这是十分混账的事情,不仅会造成百姓抵制,而且还会导致百姓与朝廷对立。

    而若是我主动献出府中男丁女丁,虽然会有效果,但我毕竟人微言轻,只是一个无官无职的小透明,难以起到决定性作用。

    现在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

    无非是相国周最与兄长二人而已···”

    想着,田冀立即对张侧道:“先生,立即备车,我要去太子府上。”

    “诺。”

    太子府。

    太子荣正忙着处理城中矛盾,并协助安排后勤,百忙之中,听到田冀求见的消息,还是接见了田冀。

    “子冀,你此时来找为兄有何要事。”

    田冀见太子荣一脸紧张的样子,便直入主题道:“兄长,燕军即将杀到,而我临淄百姓却多有不愿上阵杀敌,且我齐国百姓一向怯于公战,此番守城,冀以为临淄凶多吉少。”

    太子荣一直都在处理临淄防务,知道的比田冀更清楚,此时一听田冀提起,立即点头道:“我固知之,但事已至此,且为之奈何。”

    田冀一听,立即拱手道:“兄长,冀以为眼下之困局,唯有兄长你能解决。”

    “我?”太子荣一怔。

    “正是。”田冀正色道:“司马邶振胆怯,不敢征召贵族,而父王与群臣勋贵多有不合,不少贵族都在家中坐观父王的笑话。这几年来,兄长屡屡开口搭救国中大臣贵族,群臣皆曰兄长仁德,而国人信兄长更胜父王。”

    太子荣脸色一变:“子冀,慎言,慎言。”

    田冀没理惊惧交加的太子荣,自顾自的道:“兄长,当此之时,唯有兄长以身作则,动员太子府中所有人,甚至包括太子妃以及兄长最宠爱的姬妾在内,动员她们一起参与守城,然后冀与诸位弟弟响应兄长号召,尽出府中壮丁壮妇参与守城。

    如此,城中贵族见此,必定会响应兄长,只要贵族一动,城中百姓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动。

    不然,临淄必不可守,而你我还有父王都会被燕人所杀。

    就跟三十年前章子将军杀燕王哙父子一样。”

    太子荣全身一震,却也没有迟疑,当机立断道:“善,依子冀之言。”

    见太子荣心意已定,田冀松了一口气道:“兄长,冀这就回府等候,等兄长一动,冀立即发动全府响应。”

    “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