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十七章 杀机溢表

战国之东帝 第十七章 杀机溢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达子与群臣面面相觑,皆无言以对。

    “那我们难道就在这眼睁睁的看着楚军将粮食卸到岸边吗?”

    群臣皆默。

    “废物,废物,全是一群废物,现在国家面临危难,你们却一点办法,寡人要你们何用。”

    群臣皆低头。

    就在齐王地狂喷群臣之际,城外的军队又有了变化。

    “楚军这是···准备修建军营?”

    众人闻言,齐王地顾不得骂人了,群臣也顶着齐王地的压力抬起头来,然后纷纷向城外望去。

    果然,城外的军队正在挖沟筑壁,仿佛是要在城外坚守的模样。

    “不对!”此时将军田礼惊疑不定的道:“若是楚军是来给燕军送粮食的,那楚军为何修建壁垒,难道楚军也要围困临淄?”

    “或者这只楚军之后,还有大量的楚军正在赶过来。”

    “不可能,楚军还没有抵达郯城呢,而且我齐国还有长城可依。”

    “或许楚军走海路呢!”

    群臣你一言我一语间,直把齐王地的脸给说绿了。

    此时,齐王地面色狰狞道:“传寡人诏令,大军立即出城,给寡人击败楚军,破其军,烧其粮,毁其营。”

    达子一听,脑子一炸,顿时怒吼道:“不行,此时出城没有胜算,让我带着百姓去送死,这个我做不到。”

    “嗯?”齐王地目光中凶光一闪,正欲高喊之际···

    此时,相国周最见齐王地眼中闪过杀机,担心齐王地杀达子,导致诸将生乱,甚至临淄不战而破,便立即开口道大王,臣尝闻:一人计短,三人计长,既然群臣都没有办法,大王何不让学宫诸子献策。”

    接着,太子荣立即附和道:“大王,相国所言极是,何不请诸子上书献策。”

    田冀等人反应过来,纷纷开口附和:“大王,相国太子说的对!”

    齐王地见群臣甚至两个儿子都阻拦自己,愣了一下,压下杀机,然后拂袖而去,并一边走着,一边怒气冲冲的吩咐道:“传召,请学宫诸子上书献策,解决楚燕联军。”

    “唯。”

    群臣见状,相互看了看,然后胆战心惊的跟着齐王地走了。

    齐王地一走,达子与田礼对视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达子一拳打在城墙垛口上,鲜血直流,却没有说一句话。

    田礼见此,只是发出一声哀叹。

    此时,站在达子身侧的田冀,张了张口,啥也说不出口。

    稷下学宫。

    诸子听到齐王地的诏令后,皆默然。

    因之前学宫主事人太傅王蠋进言被齐王地驱逐后,学宫诸子跟齐王地的矛盾公开化,许多大贤都疏远了与齐王地的距离。

    此刻,他们听到齐王地让他们对策的消息,即担心自己的对策不合齐王地之意,然后遭到齐王地的责备、驱逐甚至被杀···又担心自己对策虽然合齐王地之意,然后也会招致杀身之祸,甚至还导致齐王地弃而不用,这就是帮倒忙,还不如让齐王地自己拿主意呢。

    再加上诸子对齐王地的怨气。

    于是,齐王地的诏令传到学宫后,学宫五十多位诸子,竟无一人上书对策。

    两个时辰后,在齐王地第三次派人催促的时候,学宫祭酒尹文子,无奈之下亲自出面召集诸子一同商议。

    之前,太傅王蠋还在的时候,年近八旬的尹文子就处于隐退状态,稷下学宫是王蠋在主事。后来王蠋因进言被驱逐,学宫诸子大乱,对齐王地多有微词,然后德高望重的尹文子再次站了出来,稳住了学宫。

    这一次,他又站了出来。

    不久,便有十余位精通兵事以及擅长策划的诸子汇聚尹文子的身边。

    尹文子再次重申了齐王地的诏令后,向长于兵事的谢子等三人问道:“大王欲击败城东楚军,不知诸位可有对策?”

    谢子立即拱手道:“先生,若是没有淄水,倒也可以一战,但面对据河而守的楚军,以临淄目前的情况,此事决无可能!”

    纪子附和道:“的确决无可能,但凡有一丁点可能,达子将军也不会坐困孤城,纹丝不动。”

    尹文子闻言,只得长叹一声:“老朽亦知之,可是刚刚在城墙上,因为大将军拒绝出兵,大王差点就杀了大将军。所以,事到如今,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拿出一个对策来。”

    听到尹文子的叹声,邹忌之孙邹循怒道:“先生,依我看,大王现在根本就没有搞清楚问题的关键所在。

    现在的关键,不在于城外的楚军,更不在于还在前来临淄路上的燕军,而是楚赵魏燕四国围攻我齐国的局面。”

    尹文子见邹循大怒,立即安慰道:“邹子勿忧,下邳虽为楚军所破,但以成侯的贤明,楚军未必会对成侯不利。”

    邹循闻言冷笑一下,却没有回应。

    他祖父邹忌与田忌的矛盾可谓人尽皆知,田忌因此逃亡楚国。后来先王即位,召田忌回朝,而将他邹氏一迈驱逐出朝,赶回下邳封地。

    直到齐王地即位,他邹氏一脉才能返回临淄,不过,也只有他常年混迹学宫,而他兄长成侯,却因为先王的缘故,一直被齐王地闲置在下邳。

    直到不久前,下邳被楚军攻破,他兄成侯也下落不明,可能···已经为齐王地尽忠了。

    此时,接子见邹循面有不虞,但好歹也被尹文子劝住,并未继续发怒开口。

    于是,他开口道:“邹子所言极是,现在的问题关键,不在于临淄这边,甚至也不在于齐国,而在于四国,在于四国欲伐齐自肥。

    尤其是,现在我齐国兵散卒溃,短时间内只有守城之力,而无进取之能,只有招架之力,而无反击之能。

    所以,依在下之见,要想破解眼下之困局,还要假借外力。”

    “外力?接子打算请秦国出兵吗?可是大王会同意吗?”

    因为最近临淄中许多人都在议论向秦国求助的事情,所以众人第一反应就是秦国。

    不过,关于秦国的事情,之前太子已经开口了,但被齐王地拒绝了。

    尹文子见众人露出迟疑之色,立即开口道:“诸位勿忧,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眼看楚燕联军将长期围困临淄,大王会改变心意的。”

    邹循冷笑:“呵呵!”

    “呃~~”众人全都尴尬不已。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