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一章 燕国水师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一章 燕国水师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久后,倍感心累心伤的田冀跟着达子出了大殿,默默前行十余步,便听到后边有人在喊:

    “大将军请留步!”

    “公子请留步。”

    田冀闻言全身一僵,连连深呼吸后,才回头一看,却是谢子。

    “大将军,公子。”

    二人回礼后,达子奇怪的问道:“先生何来?”

    “大将军。”谢子拱手道:“之前我们诸子在学宫商议的时候,都对楚军水师出现在临淄城外倍感不解。

    其中原因有四:其一,从之前庄蹻止步东国来看,楚国并没有大规模进攻齐国的想法。其二,楚国水师从江水淮水来,路途遥远,还需绕道胶东,如此长的距离,却没有人发现楚军水师的踪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其三,以楚国实力,西部需要防备秦国,中间还要防备魏韩,东部更得镇守江东,而庄蹻手中还有二十万大军,更加上城外的楚军。

    所以,我们推算了一下,楚国现在已经没这么强的实力了。

    最后,淄水上楚军来得太巧了一些,而且先锋大军还携带了大量粮草,这样军队不合常理。”

    达子深以为然的点头:“先生所言极是,本将心中也有疑惑,不知学宫以为这支楚军从何而来。”

    此时,谢子慎重的道:“有,我学宫议事的时候,对此有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城外根本就不是楚军!”

    谢子说完,又摇头道:“只是因为这个推测没有证据,所以祭酒本打算稍后再说,并让大王派人去查探,但现在···只能对将军说了。”

    “不是楚军?”达子一怔,然后他想起在济西看到的燕军阵中楚军打扮的军队,脑海中灵光一闪,惊道:“难道城外是燕军。”

    “然。”谢子点头道:“我学宫也是如此以为,因为自从燕王职即位后,楚燕两国便相交慎密,甚至楚怀王还嫁女为燕王职之妇,这三十年来,楚国可是资助燕国许多。

    就像当年楚国为了打击吴国,而资助越国一样,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可是燕国水师从哪里来?”达子疑惑的问道。

    谢子迟疑道:“大将军可曾听说过,权之战燕军全军覆没后,燕王职自暴自弃,开始沉迷后宫女色以及向往长生之术,为此,燕王职曾多次资助齐燕之地的方士出海寻仙?”

    “所以燕王职根本就不是出海寻仙,而是打着寻仙的幌子训练水师以及寻找海路。”说着,达子脸色一变,猛然间想起这几年在临淄异常活跃的方术士,不禁悔恨到:“该死,被燕国蒙蔽过去了,那些方术士不仅在查探我齐国大海河流的水文,而且还在临淄打探情报。”

    说着,达子又惊惧的道:“现在竟然还用燕国水师冒充楚军来恐吓我齐国,而我齐国上下全都中计了。”

    谢子闻言,摇头一叹,学宫诸子推测的结果也是如此。

    那些方术士不是齐王地身边的人,便是大贵族的座上宾,学宫中也有人宣言服气食药长生不老之术,信者甚众。

    这些人有了信者资助,凑齐钱就造船出海,甚至没人资助就自己攒钱造船出海,然后浪迹大海,四处寻仙问药。无论大海,还是风浪,亦或者是死亡,都无法扑灭他们心中的火热。以这些人对大海的了解,可能连齐国水师都远远比不上。

    有了这些人的帮助,燕国水师避开齐人耳目,然后直扑临淄,也就不难理解了。

    此时,田冀听到达子与谢子的对话后,算是搞清楚了城外水师的问题了。

    于是,他看着达子道:“将军,既然城外水师根本就不是楚军,而是燕军,那就说明楚军并没有大规模入侵我齐国。

    如此,我们何不劝说大王继续坚守临淄。”

    谢子一听,眼睛不禁微微一缩,他可不敢触齐王地的眉头。

    刚刚在大殿上,尹文子正准备要说燕国水师的问题,来坚定大王坚守的信心的,但对策才说完,还没来得及说如何守城,便被齐王地打断了。

    连尹文子都不敢强行忤逆大王,他更加不敢了。

    那是要死人的。

    想着,谢子急忙开口道:“刚刚那些只是学宫的推测,推测,没有证据的,验证的事情就交给将军,待验证完毕,将军自可禀报大王。

    在下告辞。”

    说罢,谢子便急匆匆的走了,甚至连还在大殿中的尹文子都忘了。

    此时,达子见田冀正看着他,想起那个因为抗拒出兵而被杀的前任司马魏幸,便摇头道:“大王诏令已下,此时必定难以劝说。”

    田冀闻言,皱着眉头道:“那将军···难道我们真的要出城与燕军决战?”

    达子沉默了。

    “那将军有胜算吗?”

    达子微微一僵,摇头道:“难,太难了。”

    “那···”田冀本想问达子为什么不坚决抵制自己父王的命令,但他一想,连自己这个做儿子都不敢反驳,更何况达子呢!

    毕竟···他父王不久前才处死了一个司马,一个宗室大夫,逼走了前任大将军。

    达子这个才上任几天的大将军,但在他父王面前,也算不了什么。

    达子正快步向走着,听到田冀只说了一个开头便没有继续说,心中知道他想说什么。

    想了想后,达子停住脚步,然后看着田冀道:“公子是不是想问本将明知没有胜算,为何坚决抵制大王的诏令?”

    田冀满脸苦涩的道:“将军不必说,因为冀同样没有开口。”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很好,很好。”达子将田冀与齐王地对比了一下,然后欣慰的笑了笑,拍着田冀肩膀道:“大王心意已定,数月前群臣无法阻止大王伐赵,反而失去了太傅王蠋,司马魏幸,还有大夫陈举。现在,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也无法说服大王。

    本将死不足惜,但本将担心的是,本将死后,大王依旧不会改变决定,转而任命司马邶振为将,让邶振率军击燕。

    邶振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论曲意求全,我远不如他,论带兵打战,他远不如我。

    若是本将亲自率军击燕,即便不胜,也能尽量减少损失,若是邶振去,我担心齐国会一战亡国。

    而且···”

    达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的笑道:“等一下,等大王冷静下,本将还可以再试着游说一下大王,说不定···”

    达子也没底气的道:“说不定大王就幡然醒悟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