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二章 臣恨子弃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二章 臣恨子弃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幡然醒悟?”田冀闻言,回头向记忆中生活了十五年的后宫方向看去,然后齐王地的点点滴滴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

    刚愎自用骄傲自大的父王会幡然醒悟吗?

    他摇了摇头,心中颇为绝望。

    历史上,跟他父王相似的人有许多,这些人···几乎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等撞破南墙,大部分的人要么没机会收拾残局,要么自暴自弃,总之就是撞到南墙就晚了。

    当然,历史上也有头破血流后,有幡然醒悟收拾残局的,比如卫文公、中山武公、楚昭王等等,这以后,也有不少。

    而他父王,如果历史没记错的话,他父王就是极少数那些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甚至是那种到死不悟的人。

    所以···

    父王肯定靠不住!父王靠得住,除非母猪会上树。

    田冀心中一叹。

    达子满是沉重的走,但田冀却还留在原地,眉心紧锁的留在原地。

    原本,田冀认真的估算了齐国现在的形势,认为以齐国之强大,就算被四国围攻,也没有大问题。

    不仅是他,齐国其他人也认为现在的齐国没有大问题。

    甚至,就在刚刚,在全城的惊恐中,稷下学宫诸子还拿出具体可行的操作办法。

    只需要两···不,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齐国的困局就会迎来转机。

    如此多的选择,无论哪一种,都有可能带来转机,甚至,哪怕是不做出选择,矛盾重重的六国也会自动出现问题,然后改善齐国的不利环境。

    但,哪怕是这样,他父王却出人意料的选择了那一条不可能成功的路线。

    现在,田冀算是对他父王彻底失望了。

    原本他还想着,是不是还可以将他父王救下来,来个望父成龙。

    但,经过十几天的了解,他觉得他父王已经没救了。

    他父王纯粹就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那种。

    “冷静、冷静,别慌,别急,别乱。”田冀轻轻摸着自己的胸口道:“虽然父王没救了,但齐国的事情,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齐国之强远胜燕国,以强吞弱易,以弱吞强难,哪怕他是武庙十哲的乐毅也不行。乐毅不行,诸葛亮也不行,甚至后世的扶桑也不行。

    所以,一时的成败算不了什么,哪怕是临淄失守也算不了什么。

    我齐国就是强大,任性!”

    说罢,田冀离开王宫,然后向太子府走去。

    太子府。

    此时,田冀十分沉重的看着脸色同样沉重的太子荣,问道:“兄长,刚刚父王要求大军出城与燕军决战,不知兄长以为此战我齐军是否有胜算。”

    太子荣闻言,摇头道:“济西一战,我齐军精锐尽丧,甚至连最精锐的技击士,都十不存一。眼下我齐军兵无战心,将无战意,百姓惊惧而疲惫,这种情况下,根本打不过燕军。”

    “兄长,我也以为此战极难取胜。”田冀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那兄长以为可以劝阻父王吗?”

    “不行。”太子荣满脸苦涩道:“若是父王劝得住,那几个月前,大司马魏幸与大夫陈举就不会死了;若是父王劝得住,那二十多天前,大将军触子就会逃亡了;若是父王劝得住,那就在刚刚,群臣就开口了。”

    田冀闻言,立即一脸沉重的道:“兄长,我也以为如此。现在,我们即不能劝阻父王,而出城决战又必败无疑,如此,兄长何不早做打算?”

    “早作打算?”太子荣脸色一沉:“子冀,你是在劝我逃亡?”

    “不,是战略转移!”

    “有区别吗?”

    “当然有,逃亡是毫无目的的被动逃跑,而战略转移则是有目的选择战场并积蓄实力。”田冀咽了一口口水,解释道:“昔日吴国破郢,楚昭王流亡国中,终日惶惶,不知其所处,此为逃亡。昔日智伯率韩魏攻赵,赵襄子放弃大量土地退守晋阳,然后坚守三年,终于击败智伯。

    这就是战略转移。”

    太子荣默然。

    田冀又道:“兄长,临淄的局势演变到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有转机了。而兄长身为太子,乃国之储君,又有人望在身,此时此刻,能拯救齐国的就只有兄长你了。

    只要兄长离开临淄,无论是去即墨、还是莒城、亦或者是南城,甚至是平陆、阿城,然后振臂一呼,齐国各地必然应者如云。

    到时,兄长采用诸子之策,南和楚,西连秦,北助朝鲜,则齐国之危便可瓦解。

    这才是兄长拯救齐国的办法,而不是坐困临淄。”

    太子荣不耻道:“临淄受难,我身为太子,却临阵脱逃,如此,我何以面对国中父老,又何以服众?”

    “此言差矣!”田冀驳斥道:“我听说在国家面临危亡的时候,所有人都需要为国出力,但也有例外,家中独子者当先娶妻生子,有兄弟数人者,兄归,父子俱在者,父归。

    此时此刻,便是如此,在临淄与燕军作战,自有我替父兄上阵,而兄长当留有用之躯,以待将来。

    否则,连兄长也在临淄遭遇不幸,那我齐国还有救吗?”

    太子荣一怔,震惊的看着田冀,注视许久,然后问道:“那父王呢?”

    田冀急道:“兄长糊涂,孟子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后。现在百姓受难,社稷将倾,兄长何必拘泥于父王。

    若是父王与我等兄弟在临淄与燕军同归于尽,那兄长当振作起来为父王报仇,若父王与我兄弟不幸为燕军所俘,那兄长更应该振作起来,壮大齐国,然后发动大军逼燕国将我父子送回齐国,然后奉养父王终老便是。”

    太子荣闻言,呵呵大笑道:“好好好,听到子冀的话,孤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重担!”

    “兄长?”田冀迟疑的看着太子荣。

    太子荣笑道:“子冀放心,孤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齐国亡不了。”

    军营入口。

    田冀正欲入营,却见达子与邶振一脸沉重的带着一群护卫从营中走出来。

    “大将军,司马。”田冀迟疑的问道:“你们这是?”

    达子边走边应道:“本将与司马难以调动百姓出城,所以打算联名入宫劝说大王,请大王收回出城决战的命令。”

    田冀一听,立即跟着道:“既如此,冀也愿往。”

    宫中。

    四人见到齐王地后,达子向前一步越过众人道:“大王,我军连败,士气低落,城中男丁,多有老弱,将士百姓对出城决战,无不抵触非常。

    是以,臣万般无奈之下,冒死请大王收回诏令,让百姓据城而守。

    诚如是,合百姓之愿,则城中百姓必以死想报大王之仁德。”

    田冀邶振立即附和:“大王,达子将军所言极是。”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