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六章 一触即溃

战国之东帝 第二十六章 一触即溃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古肥见田冀拱手回礼,全然不像军中那些高傲的将领一般,心中更是欣喜,连忙再拱手:“原···公子,我也久仰久仰了。”

    “呃?!”田冀见古肥手足失措,不仅一愣。

    此时,田礼开口道:“公子,之前济西之战,技击士都遭到重点打击,大部分技击士甚至包括前任技击士主将以及两位军帅在内,被五国联军围杀而死,但只有古将军率领本旅技击士突围而出,可是军中悍将啊!”

    “哪里哪里,本将只是侥幸突围而出!”

    田礼这么一夸,古肥听后越发欣喜了,而田冀听后却明白古肥刚刚为何会举措失当了。

    齐国军制,每旅两千人,每军万人,也就是说这个古肥之前只是旅帅,因为逃出来的技击士大部分都是他的部署,所以他就连跳两级,从旅帅跳过军帅直升主将了。

    所以,对于古肥这个家伙,不能当作真正的技击士主将来对待,甚至连古肥自己也将自己当作旅帅更胜主将。

    同时,田礼也向他说明了,这古肥的确很给力,有这样的人在军中,的确让人安心。

    接着,与诸将见礼完毕后,田礼便开始安排军务,并且每安排一项军务都向田冀询问他的安排是否有问题。

    田冀见此,心中了然,田礼询问是假,当下越加恭敬了,没有随便提出意见。

    不久,田礼将军务安排完,诸将领命而去。

    次日。

    大将军达子率领十五万中军居中,将军司马希率五万右军居东,田礼率五万左军居西,二十五大军分布在方圆数十里的地方,准备以逸待劳迎击燕军。

    不久燕军来。

    此时,乐毅看着前方的齐军,冷笑道:“若是齐军坚守临淄,或许还有一点小麻烦,但现在,齐军虽众,但不堪一击。”

    说罢,乐毅立即下令道:“传我将令,令将军张行率右军牵制齐军左翼,令将军屈庸率左军牵制齐军右翼。”

    “诺。”

    “传令,擂鼓,诸将士随本将扫平前方齐军。”

    “诺。”

    军令一下,燕军立即行动起来,中军飞快向前,两翼立即向齐军两翼扑去。

    齐国中军。

    达子见燕军来,立即大吼道:“现在,燕军为报仇雪恨而来,而我们的父母妻儿就在我们身后,击败燕军,那么我们父母妻儿就能活,若是我们败了,不仅我们要死,我们的父母也要死,而我们的妻女也将遭到燕人的蹂躏。”

    达子拼尽全力喊道:“战则生,退则死,诸将士随我杀。”

    达子说罢,当即下令擂鼓,然后亲自率领大军向燕军冲过去。

    未几,双方一接战,达子便率亲卫亲自与燕军士卒搏杀,欲鼓舞士气。

    但,齐军一触即溃。

    须臾之间,达子及身边数百将士被围。

    此时,达子亲卫统领田一见状,急忙冲达子喊道:“将军我军败了,请立即突围,否则我们将被燕军俘虏。”

    达子闻言,停止冲锋,绝望道:“大王将大军托付于我,而我无能至此,竟一触即溃,如此,我有何面目再去见齐国父老。”

    说着,达子回头看了一眼临淄,泪水长流道:“我无颜再面对临淄父老了。”

    说罢,达子长剑一横,自杀身亡。

    燕军阵中,乐毅见齐军一触即溃,正欲指挥大军围杀齐军主将达子,却见达子已经在战车上自杀身亡。

    见此,乐毅大喜道:“齐军完了!传令,先锋立即驱赶齐国溃军。令将军公孙纯率本部抢占秦周城,令将军秦开率骑兵跟在齐国溃军之后,准备抢夺临淄。”

    “诺。”

    “传令左右两翼,让他们立即击溃齐军左右两军,然后去临淄汇合。”

    “诺。”

    “传令三军,大军攻占临淄后,不可侵扰百姓,不可抢夺财物,违令者格杀勿论。”

    “诺。”

    “传令,收拾齐将达子尸首,不可怠慢。”

    “诺。”

    “传令,大军随本将去临淄。”

    “诺。”

    另一边。

    田冀立于左军阵中战车上,张侧驱车,田兆持戟,而他右边的马车上站着左军将田礼,左边的马车上站着技击士主将古肥。

    此时,田冀远远的看到一支燕军杀过来,认真的观看了一下燕军阵型,叹道:“行进之中,旗帜不乱,阵型不散,是一支精锐之师啊。”

    说着,田冀又听到东方传来战鼓声,当即向东方看去:“大将军已经与燕军交手了。”

    同样看向东方的田礼应道:“是啊,交手了。”

    “田将军,我们怎么办?”

    “公子,先等等,看看燕军打算再说,我们只需要护卫大军左翼便可。”

    “善。”

    不久,燕军还未杀到,一个斥候飞奔而来:“报——公子,大事不好了,我军与燕军交战,结果···我军一触即溃,大将军自杀身亡。”

    “什么?”田冀大惊失色,然后飞快的向东方看了看,远远的就看见一道烟尘正南边扩散,显然,中军的人马正在向南逃亡。

    接着,田冀又看了看正在杀来燕军,顿觉胸口大堵,堵的他喘不过气了。

    生平第一战,我方大军一箭未射,一刀未出,然后就战败了?

    这···

    正想着,田冀耳边传来一声大喊:“我军已败,速退。”

    田冀转头一看,却见田礼正指挥大军撤退。

    此时,金声一响,五万大军立即转身就跑,行不到一里,燕军还未追来,五万大军便自动由撤退变溃逃,阵型大乱。

    军中,被乱军挟裹前行的田冀,急道:“田将军,敌军未至而我军已崩,这该如何是好?”

    “公子勿忧!”田礼一边跑路一边应道:“我军溃败早在意料之中,本将早已在后阵布置好了大量军帐、树叶、树木等易燃之物,并浇之以热油,可放火阻敌。”

    不久,田冀路过后阵,果见有一群将士正在往乱摆一地的军帐树叶等易燃物上浇油,这才稍稍心安。

    齐军大部退走后,断后的将士立即放火,火势瞬间冲天而起。

    不久,燕军来,为大火所阻。

    燕将张行恨道:“不愧是齐人,跑得真快!本以为这次能抓住齐国公子,杀之为父报仇,结果却让他跑了,可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