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三十八章 接踵而来

战国之东帝 第三十八章 接踵而来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冀安排好田单后,便立即亲往河边迎接谢子,接到谢子后,又亲自驾车将谢子送到广益城,并亲自安排谢子的住所。

    赶了一天一夜的谢子,见田冀如此礼遇,不禁倍受感动。

    田冀亲自侍奉谢子睡下后,一离开谢子的住所,便见在广益主持防御工事的张侧快步走过来:

    “公子,大司田宋涣携门客来投。”

    “大司田来了。”田冀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大司田乃是齐国仅次于相国以及大将军的重臣,与大行令、大司马、大司理、还有御史大夫并为五官,分掌经济,外交,军事,司法,建议以及监察,而大司田正是掌管齐国的经济事务的主官。

    现在,齐国相国周最跑路下落不明,大将军达子战死,大司田就是齐国官职最高的五人之一。只要有了大司田的支持,他发布的命令就名正言顺的多了。

    而且,大司田掌管经济,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各地调取钱粮。

    此时,田冀一听大司田宋涣前来,心中一热,瞬间觉得自己底气足了,腰杆子也直了,连说话的声音都重了。

    想着,田冀喝道:“快,快随我出迎,迎接大司田。”

    府外。

    田冀一见大司田宋涣,立即迎上去,拱手行礼道:“大司田来了,冀倍感兴奋,大司田一来,冀的心就稳了,全城百姓的心也稳了,全军将士的心也稳了,我齐国也稳了。”

    “惭愧,惭愧,在下深受齐国之恩,享受齐国俸禄,齐国蒙难,在下却无一策可安国。愚昧如我,如何能当的起公子之言。”

    宋涣感慨了一声,然后躬身拱手行礼道:“若是公子不以臣愚昧,臣愿助公子一臂之力。”

    田冀见宋涣言语甚是谦下,并直接定下主次,欲投靠自己,更是欣喜道:“大司田能来助我,这是冀之幸,是齐国之幸,这下齐国可定矣!”

    说罢,田冀亲自将宋涣迎入府中。

    宋涣之后,又有稷下先生田巴、国子以及学宫学子鲁仲连携手到来。

    对于这三人,田冀是知道的。

    田巴、国子俱是齐国名士,其中田巴极善辩论,曾在齐国与人辩论,有日服十人,激辩上千人而不败的记录,直接震惊了齐王地,列为大夫,可谓风头无二,直到···

    直到他碰到了那年只有十二岁的鲁仲连,一场辩论下来,田巴被驳的哑口无言,从此便再也没有与人辩论了。

    事后,田巴开始修身养性,并与鲁仲连交好,二人亦师亦友。

    而国子与田巴交好。

    至于鲁仲连,乃齐国贵族出身,现在只是弱冠青年,还只是学宫中的学子,但他成名极早,名声极大,口才极为了得的,十二岁便辩倒了田巴,其后轻易不跟人争论,但只要有学宫学子想踩着他的名声上位,无不惨败而归。

    对于这三人前来,田冀亲往出迎。

    还有十余临淄下级官吏来投,对此,田冀并未亲自出面,而是让负责广益防务的张侧出面接待。

    当夜。

    田冀在城中设宴款待大司田宋涣,以及学宫的谢子、田巴、国子、鲁仲连等五人。

    一杯酒下肚。

    田冀沉吟道:“司田,还有四位先生,如今燕军攻占临淄,而楚赵魏进攻我齐国边邑,我甚忧之。

    之前,我曾听说过学宫关于退四国之策,深以为然,并对父王弃之不用而感到万分遗憾。

    如今,临淄破,我齐国形势发生巨大变化,此刻,不知诸位以为,学宫的退四国之策,还能用吗?”

    五人闻言,全都放下酒杯。

    接着,五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学宫四人见宋涣笑而不语。

    于是,学宫中地位最高的谢子开口道:“虽然临淄被攻克,但齐燕的强弱形势还是没有发生变化,还是齐强燕弱,甚至楚国那边也没有变化。

    在下不才,只需轻车一辆,便可说服楚将庄蹻退兵。”

    “不妥,不妥,此事极为不妥。”

    田冀正要答应谢子,准备让谢子去游说楚军,结果还没有开口便听到有人反对。

    他转头看去,却是坐在最后面的那个巍巍有君子之风,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的鲁仲连在开口反对。

    此时,田巴见公子冀微微皱眉,立即开口道:“连子,谢子的才能是我们众所周知的,而且谢子也极为熟悉楚国的情况,有谢子出马,必定能说退楚军,对此,你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鲁仲连见田巴开口,又见田冀看过来,先不急不缓地拱了拱手,然后面色如常的道:“公子,先生,连并非是担心谢子出使不成,而是认为谢子出使楚国实在是大材小用。”

    说着,鲁仲连向公子冀拱手道:“公子,谢子乃是我学宫墨者之首,墨者善守,天下皆知,而在此地,论守城的本事,连以为没有人能超过谢子了。

    而眼下之时局,连以为对齐国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说退楚国,而是拦住燕军的下一波进攻。所以,谢子的才能,对目前的齐国至关重要,让谢子出使楚国,实在是没有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田冀点了点头。

    今日他与田单策划的时候,十有八九能引诱齐军大举来攻,而广益城这边,无论是他还是田单,都准备放弃广益,然后退守淳于,依托潍水防御燕军。

    但是,现在潍水那边却缺一个重将去总览全局,并沟通胶东胶南各地。

    将军田礼倒是可以,可是田礼作为现在军中职位的最高将领,突然失踪,不仅对军中将士说不过去,而且燕国那边也不好弄。

    田单也可以,但田单地位不足,名望不够,功劳短缺,难以服众。

    原本田冀已经打算派技击士主将古肥去的,但对于古肥的才能以及威望,同样信心不足。

    技击士一向都是以勇猛过人著称,而古肥不久前才从旅帅升为主将,能力威望全都不显。

    而现在,田冀听鲁仲连这么一说,发现谢子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墨家善守,天下皆知,而谢子乃是学宫中的墨者之首,在齐鲁宋三国墨者中的地位仅次于齐墨首领田系,威望极高,而且谢子本身就有一个上大夫的身份。

    若是有谢子出面防守淳于,整个胶东胶南必定应者如云。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