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四十章 再杀一人

战国之东帝 第四十章 再杀一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乐毅见此,在齐人与诸将的注视中,惊叹道:“本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担心齐王地得知齐军战败后,紧闭临淄城门,发动城中百姓守城。那时,以临淄池水之宽,以临淄城墙之高大,难道我燕军还能飞进城中吗?

    兵法上说:围攻城池,打造攻城器械需要一月,填平护城河需要一月,堆土建坡又需要一月,三月过然后蚁附攻城,数月都见不到效果。

    倘若齐王地真的听从齐国贤臣胡远的建议,认真守城,恐怕我们还没有填平护城河,齐国各地的援军就已经抵达临淄了。

    那时,就该是我燕军逃亡了。”

    周围齐人闻之,皆有愤恨之色。

    此时,乐毅叹道:“所以本将军说,我们能攻破临淄实属侥幸,非齐国大臣不贤,非齐国贵族不忠,非齐国百姓不战,实乃齐王地之过,乃天意啊!”

    说罢,乐毅又看向送葬的队伍道:“忠贞是所有人向往的,贤能是所有人期愿的,德行是所有人尊敬的,齐王地有贤臣而不用,有忠言而不听,但我们燕人却不能如此,本将之所以重礼安葬齐太子三人,正是感念他们的忠贞才能以及德行。

    他们虽是齐人,但我们燕人也要尊敬他们,不应该因为各自身份而对他们无礼。不仅是齐太子三人,还有其他齐人,有才能的,有德行的,我们都要尊敬他们,对他们保持礼遇,向他们学习。”

    诸将闻之,皆行礼道:“谨受教。”

    周围齐人闻之,皆复杂的看着乐毅。

    连齐国死去的贤士尚且如此尊敬,更何况活着的大贤呢!

    见贤思齐,这燕国乐毅必定也是一个道德高洁的贤能之士。

    当日,乐毅的言论在临淄百姓中传开,大部分的齐人都即怜悯太子荣与达子等人,又佩服乐毅的人品,同时也更加痛恨齐王地。

    等乐毅回到军营,等候已久的屈庸,立即近前道:“将军,刚刚广益那边传来消息,齐国利邑派出两万人去增援公子冀。”

    “嗯?”乐毅一怔,看着屈庸问道:“查清楚了吗?真有两万人去增援?”

    “真的,我们的探子看得很清楚,虽然其中参杂老弱,但真有两万人去了广益。”

    “这不可能!”乐毅摇了摇头,万分确定的道:“虽然利邑距离广益极近,但利邑得到消息以及征召百姓难道就不需要时间吗?这才过去一天半的时间,结果利邑的人就去广益了?

    其中必定有诈!”

    “可是将军,今日上午真有两万人去了广益。”

    “这···”乐毅皱起眉头,沉默许久后,问道:“利邑那边的探子可传回消息。”

    “在下已经派人去问了,但目前还没有消息。”屈庸想了想,又道:“不过根据昨日利邑那边传来的消息,自从三天前齐军溃败的消息传开后,临淄周边的城邑,全都紧闭城门,意图守城自保,而周围的百姓,也以为畏惧我燕军而纷纷远离临淄。

    所以,利邑城中的情况,目前还没有具体消息。”

    “查!”乐毅立即道:“去齐国司马府调出利邑典籍,查看利邑人口,看看利邑究竟能调出多少人。”

    “我已经查过了。”屈庸应道:“齐国百余县邑,小邑超万户,大县超两万户,利邑不大也不小,计有一万四千户,凑出两万男丁绝对绰绰有余。”

    乐毅闻之,沉默许久,开口道:“无妨,利邑距离广益太近,快速增援只是特例。继续监视广益,时间还在我们这里,我们不急。”

    “···”屈庸迟疑了一下,应道:“诺。”

    又一天过去。

    燕军入城第四天,临淄齐人见燕军还是没有侵犯齐人,内心更加安定了。

    当日上午,唐子大喜的找到乐毅道:“相国真乃当世大才,仅仅两天功夫,临淄的齐人便不再敌视恐惧我燕军了,现在,临淄的齐人已经臣服我燕国了。”

    “先生不要高兴的太早,现在齐人可还没有臣服。”乐毅摇了摇头,轻笑道:“齐国强大,燕国弱小,我们趁齐国虚弱,这才攻破临淄,虽然临淄城中的贤能之士表面臣服,但内心深处却未必愿意臣服,而是认为我燕国乘人之危,实乃侥幸而已。

    只要我们露出破绽,只要有机会,这些齐人一定还会群起而动的。”

    “相国所言极是。”唐子叹道:“这两日我奉命拉拢齐国大臣以及学宫诸子,但应者了了,看来齐人都是面服心不服。”

    乐毅闻言,笑了笑,沉吟道:“若是燕国强大,齐国弱小,那么我们现在已经差不多了,齐国归附者必众。可是燕弱齐强,我们要想收聚人心,拉拢齐人,单凭现在这样施恩布德还远远不够,还得恩威并施,还得行杀戮,再杀一人才行。”

    说着,乐毅看向唐子道:“先生可知,齐国临淄宗室大臣以外,谁的声望最高。”

    唐子一怔,不解的看着乐毅,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在乐毅的注视中应道:“学宫祭酒尹文子。”

    乐毅摇了摇头:“尹文子声望倒是够了,但是他年岁已高,堪称祥瑞,杀之不祥。先生再说一个。”

    “这···”唐子微微拭了拭头上的汗水,想了想,再开口道:“前任太傅王蠋,学识过人,德行高洁,不仅是齐太子之师,而且还曾主持学宫多年,诸子皆服。

    此人声望不在尹文子之下。”

    “王蠋这人本将也有所耳闻,品行高洁,为太子之师,而齐太子又死在我手上,这真是绝佳的人物啊!”乐毅笑了笑,然后语气中带着杀气道:“就是王蠋了,此人在哪?”

    “王蠋被齐王地驱逐后,便返回了老家画邑,就在临淄西面不远处。”

    说着,唐子有些紧张的道:“相国,真要杀王蠋吗?王蠋在齐声望太高,在下担心,贸然杀之,肯定会让齐人离心。”

    “无妨!且看我手段。”乐毅笑了笑,然后吩咐道:“传令给将军公子纯,让他率三万大军包围画邑,封锁画邑通往外界的通道,但不能进入画邑。

    切记,不可走了王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