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战国之东帝 第四十四章 翻手为云

战国之东帝 第四十四章 翻手为云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围诸子以及学子闻乐毅之语,无不悲愤不已,即悲王蠋之不幸,又恨齐王地之远贤臣而亲小人。

    就在此时,稷下先生卫郁大喊道:“昔日孟子有言:‘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暴君田地,杀魏幸,斩陈举,戮狐咺,矜功自能,良言不进,忠言不听,桀纣之君,不外如是。

    为这样的君王效忠,简直就是荒谬,简直是耻辱,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说罢,卫郁来到乐毅面前,拜道:“相国,在下不才,愿效法邹子(邹衍),弃暗投明,还请相国收留。”

    学宫诸子、学子见此,有的难过的撇过脸,有的悲泣的长长的一叹,有的露出意动之色,更有甚者,还有十余早有打算投靠燕国的人走到乐毅身前:“我等不才,愿为相国效力。”

    乐毅见此,微微一笑,立即扶起最先投靠的卫郁,然后开口道:“诸位免礼,齐国学宫群贤,毅闻之久矣,恨不能与群贤共事,今诸位不以毅愚钝,愿共谋大事,这正是毅的荣幸,也是燕国之幸。”

    一时间,乐毅与众人相谈甚欢。

    未几,乐毅带着众人,在学宫诸子以及学子的相送下,即将离开学宫时,一个燕将来报:“相国,不好了,刚刚斥候来报,护送唐子回燕的队伍遭到齐人刺客伏击。结果,唐子当场身死,护送唐子的士卒也伤亡大半,而刺客大部被杀,少部逃亡不知所踪。”

    “什么?唐子死了。”乐毅脸色一变,摸着胸口哀道:“我之前知道唐子在临淄比较为难,所以才送唐子回燕,不想,却···却是害了唐子性命。

    唐子之死,其罪在我,是我害死了唐子啊!”

    说罢,乐毅脸色一正,喝道:“传令,立即派人查找伏击唐子的刺客,一经查实,无论是谁,都要给唐子陪葬。”

    “诺。”

    “传令,让人收敛唐子尸首,送回燕国,厚葬之。”

    “诺。”

    “唉,走吧,回营,我要上书大王请罪。”

    “···”

    唐子被杀的消息传出后,齐人无不拍手称赞。

    不过,也随着唐子的死亡,齐人对唐子的恨意瞬间宣泄一空,顺带对燕军的抵触也渐渐消散,同时,临淄群臣百姓将齐国的所有悲剧全都栽到齐王地头上,对齐王地的恨意更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另一边,乐毅回到军营,看到唐子的尸首,脸色微黯,在心中默默道:“唐子,抱歉,我骗了你,其实我要杀的人是两个。你虽为我内应,有大功于燕,但你的行为也遭到齐人的敌视。

    临淄为我燕军所破,齐人最恨的人有两个,其一是齐王地,另一个就是你了。齐王地是齐人,需要吸引齐人的仇恨,所以他不能死。而你是我燕人,也会为我燕军招来仇恨,所以你不能活。”

    想着,乐毅又摇了摇头:“其实我给过你机会的,也提醒过你,可是你贪婪大王的赏赐,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论功劳,苏子(苏代)的功劳可比你大多了,可是苏子现在还呆在赵国邯郸,不仅不敢回燕国,甚至都不敢出门。

    利令智昏,愚蠢至此,此你所以死也。”

    想着,乐毅长叹道:“唐子请你放心,你对燕国的功劳,无论是大王还是我,都不会忘记的,大王必善待你的族人。”

    周围燕人闻之,即感动又哀之。

    此时,屈庸来报:“将军,探子来报,今日广益那边又有两万齐国援军赶到。”

    “嗯!?”乐毅一怔,眼睛冒出一阵杀机,道:“暂时不必理会。”

    说罢,他又吩咐道:“传令,立即以本将的名义,向临淄城中所有齐国卿大夫、学宫诸子、民间诸贤发请帖,就说本将今夜要与齐国群贤共商治理临淄的办法。”

    “诺。”

    不久,请帖传到各人手中,众人皆惊。

    “燕相乐毅相请,去吗?”

    “去,连大士田通都降了,当往。”

    “燕相乐毅相请,去吗?”

    “去,相国礼贤下士,我怎能不去。”

    “燕相乐毅相请,去吗?”

    “去,大王昏庸无德,燕王明而燕相贤,去。”

    “燕相乐毅相请,去吗?”

    “去,齐王地亲小人而远贤臣,燕相尊贤重士,去也。”

    “燕相乐毅相请,去吗?”

    “去,怎能不去,他乐毅连我齐国公认的大贤,身为太傅的王蠋都敢杀,更何况是区区的我,真当他乐毅杀不得人吗?

    若是就此身死能有益于国,那死亡也算不了什么,可是,我担心的是,即便我死了,也要被乐毅利用起来。

    与其如此,还不如留此有用之身。”

    ······

    溡水南岸齐军大营。

    太傅王蠋宁肯自杀也不肯接受燕国高官厚禄的消息传来,诸将士皆悲之。

    众人心中的悲意还未散去,学宫的事情以及乐毅邀请齐国群臣诸贤议事且齐人皆应之的消息传来,众人闻之,无不惊恐不已。

    司徒王益震恐道:“太厉害了,已经到了非人的程度了。投靠他,能为其所用,不投靠他,也能为其所用,大···”

    说着,王益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田冀,咽下一口口水道:“活着的敌人能为其所用,连死了敌人,也能为其所用。

    咱们要立即有所行动,不然,不等咱们吓到燕军振奋人心,而临淄百姓就归附乐毅了。”

    大司田宋涣附和道:“公子,司徒所言极是,我们必须要有所行动。”

    此时,田单有些为难的道:“司徒与大司田说的是,只是,我们现在也很为难。

    广益这边,经过数日的收拢溃军,现在也不过六万之众,加上我们伪装的七万人,也才十三万人,而且还都不是精锐,就凭这一点人,想要振奋临淄群臣百姓之心,甚至吓到燕军,显然是不可能的。

    还有临淄那边,我们的人才进入临淄没多久,而燕军对临淄群臣的控制甚严,而临淄群臣也都呆在家中,闭门不出,我们难以快速接触群臣,让群臣为我们提供臂助。

    此时此刻,我们想要在临淄闹出动静,不是想就能行的,还需要时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